V2R.CN·阅读之路

为什么我们要用辛辣的食物折磨自己?

本文地址:http://v2r.cn/0921933392b4f869/

译者:红莲

当我写这篇文章时,嘴巴像着火了一样,因为刚吃了点辣味豆(准确的说,放了一个墨西哥辣椒)。纵观全球,人们多少都有吃过辣或者辛辣的食物。表面上,这个行为确实很怪异,因为辛辣的食物会让你难受。想要快速了解这是什么感受,你只需要吃点香料就可以了,但是你会想吃个生洋葱或者辣椒,尽管想想就会很难受,YouTube能够再次帮助你。理所当然,大家喜欢不同分量的辛辣食物,为了更好地了解奇怪的味道,我们需要深入分析下。为什么人们喜欢/讨厌吃辣?

偏食的确存在;产生这种偏好的原因在于,我们身体内在地需要或者避免某些潜在的食物源。有些偏好易于理解:例如,我们吃的被称之为“甜味”的食物——糖——能够为我们身体提供高热量(当我们体内热量不足时,就显得尤为重要。由于它们基本生在在第一世界——因为偏爱,我们大量的培育并提炼糖——吃太多的代价是肥胖)。相比之下,我们讨厌变质或腐烂的食物,这帮我们避免了食物内病菌的侵害;我们不会去刻意沾染病菌。同样,我们也会避免有毒的食物,它的味道糟糕极了。当我们不小心吃了有毒的食物,会感觉恶心想吐;这种条件反射可以帮助我们尽可能地排出有毒食物。

那么,谈到避免或者受益,辛辣食物到底属于哪一方面呢?因为好多类似的食物确实不好吃。辣椒提供直接营养的方式似乎不同于其它美味的食物。也就是说,我们不喜欢辛辣的食物,因为它们含高卡路里。事实上,食物中辣的部分代表着植物的化学武器。因此,这些植物也有自己适应环境的方式,保护自己在某些时候不被吃掉,或者不被一些物种吃掉。因此,它们发展了特定的化学武器,以防掠夺者吞咽(这就是为什么连虫都不敢吃的植物,对人类的毒害会更大。不用杀虫剂,并不意味着你就可以避免有毒化合物)。如果这个分析正确,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明知这些植物有些化学成分阻止人们吃,他们还是要去吃呢?在某种程度上,种植辣椒就要种植可食用的刀片一样。

最有可能的原因是,这些化学武器不会对人们做什么,而不是它们会对食物中的病菌做什么。如果这些化学武器会伤害我们的身体——能明显感觉到疼痛或不舒服——这就说明它们同样会伤害食物中病菌。只要我们的身体能够更好地消化食物中一定剂量的有害化学物质,那么吃辛辣的食物就犹如一场权衡——杀掉食物自带的病菌和冒着自己中毒的危险。只要辣对我们身体的伤害小于病菌的伤害,那么适当的辣也是可以的。

一项健康程度的实验证据与全世界的自适应假设一致。其中最广泛的数据之一集中于来自全球36个国家的93本传统食谱。在这些食谱中,肉类中有加入43中香料。书中大约有4500种荤菜,常用的香料有4种,93%的食谱会至少用一种香料。重要的是,这些香料的分布是随意的。气候温暖地域的食谱更倾向于放香料。造成这个结果的原因可能是,以前肉没法冷冻,相较于寒冷的地域,更容易变质。因此,在相对温暖的地方,食物更易变质,使用香料可以对抗食物自带的病菌。举个例子来说,典型的挪威食谱中每道菜平均有1.6种香料,但这食谱中仅仅提到了10种不同的香料;在匈牙利,平均每道菜放3种香料,食谱中提到了21种香料。继续前行并不是不着边际的,土生土长的人也会慢慢地越来越能吃辣。

更有趣地是,相较于寒冷地区,温暖地区更倾向于使用强抗微生物香料(例如大蒜,洋葱)。效果较弱地香料,最终会不复存在。尽管如此,全球使用最广泛的香料也是最有抑制性地香料。而且,作者也讨论了平衡病菌与食用大量香料带来的毒性之间的权衡。有趣的事,孕妇的饮食偏好。当一个成年女人的身体足够适应香料中的毒性时,胎儿却不能适应。因此,孕妇在头三个月偏向于不吃辣,正如她们也会避免吃肉。饮食偏好地转变也能反应不同胎儿对香料的偏好。

关于这项分析,Sherman和Billing于1999年提出了一个有趣的问题:肉食动物会吃类似的香料吗?毕竟,如果这些化学合成物对对抗食物自带的病菌有效的话,肉食动物,尤其是拾荒者,可能也会使用这种饮食技巧(只要他们没有自己凑巧找到一种适应方法)。然而,动物没法像人类一样给食物加香料,作者确实有提到植物是需要肉食动物饮食的一部分。在我的一生中,有养过一些猫,我发誓我经常看到猫在外面吃草,安静地怪异:并不仅仅因为草不是猫的主要饮食,而且通常吃草会让它们觉得恶心。然而他们并没有出示任何数据证明这个观点,Shenman和Billing确实提到这个可能,肉食动物吃植物就犹如人吃香料一样:肉食动物吃植物并不是为了营养,而是为了体抗微生物病菌。这个观点确实值得验证,尽管现在没有研究证明。

坦白说,我觉得这种分析是很迷人的,在这里,我想说,这些迷人的观点并不会因为没有进化理论做指导而终结。典型的解释是,当你问别人为什么喜欢辛辣食物时,你可能会得到这样的答案:因为我们喜欢加辣;这个回应并非深思熟虑,就像说“大多数情况下这样”(如果你不相信最后这部分,去试试生洋葱和大蒜)。味道太相似,你将无法辨别香料使用的地域差异,吃太多会觉得恶心(这里指的是相对大量,绝大多数的人都不敢吃一片墨西哥辣椒),还有怀孕期间饮食的转变。饮食偏好——就如任何心理偏好——需要深层次的了解。知道人们倾向于放香料和了解人们为什么倾向于这么做是有区别的。我认为,这类发现将对适应性思维的研究大有帮助。最起码,我希望他们能把食物纳入考量范围。

本译文仅用于学习和交流目的。 非商业转载请注明译者、出处,并保留文章在译言的完整链接。商业合作请联系 editor@yeeyan.com

原文:Why Do We Torture Ourselves With Spicy Foods? | Psychology Today

欢迎加入 | 心理学与生活:专注翻译趣味实用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