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毕竟真心陪伴过

本文地址:http://v2r.cn/1915d6fcf6b9b2f9/
卢思浩

大头上个月找我,冲到我面前直喊:“你猜我今天干嘛去了?我今天相亲的时候... ...”

我说:“什么?你再说一遍?你居然去相亲了?相亲?你确定?你?”

大头说:“傻逼!听我说完,你猜我相亲的时候遇到谁了?”

我说:“我怎么知道你遇到谁了?你总不见得相亲遇到前女友吧?”

大头一脸正色说:“没错,就是她!她就坐我们旁边那桌。”

我没再埋汰他,也不知道说什么。

郭大头是我的初中同桌,高中室友,他的外号还是我叫出来的。因为他留着近乎光头的平头,打球的时候显得格外耀眼,很影响我的传球路线,于是开始叫他大头。大头在高一的时候喜欢上我们班的一姑娘:胡丹。

因为读书晚,他是我们班里最大的,而胡丹偏偏是我们班里最小的,大头大了胡丹三岁。那时候班里流行小灵通,几乎人手一个。我和大头经常在上课的时候偷偷给互相发短信,有天课上我发了三条短信给大头,他一条都没回。我正惊叹他居然能集中注意力上课,他一脸暗喜地和我说他跟胡丹发了一节课的短信。

我正色道:“大头,你这样就是在带偏我们班最小的小姑娘你知道不?”

大头说:“我知道,我不止要把她带偏,我还要把她带到我身边!”

我说:“不过就是发了一节课短信,你就树立起了这么伟岸的目标了?”

大头说:“她的一条短信对你来说没什么,对我来说就是一大步。”

接下来的两个月,大头居然破天荒的每天都能提早半小时到班级,这个原本是我们寝室最贪睡的懒人,居然不用闹钟每天六点就能自然醒。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因为大丹每天都是班级里最早到的人,这个信息我当然无从知晓,因为我通常都是踏着铃声进教室的那个。自从大头抛弃了我,我就变成了最晚进教室的人。

从那天起,胡丹变成了大头的闹钟。

当班里有你喜欢的那个人,你起床都会有动力。

那年大头19,胡丹16。

大头对胡丹的喜欢几乎到了人尽皆知的地步,每次他们走到一起的时候,我们班里就开始起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在高中时代始终没有在一起。

高考前大头对我说,他要改自己的志愿,说要去厦大。

我说厦大不错啊,只是你不是一直想去南京吗?你喜欢离家又近。

他说你不懂,厦大是一个恋爱的好地方。

我说得了吧你,跟哥说实话。

他说好吧,因为我昨天和胡丹聊天,她说她想去厦大。

之后的日子,就和所有人经历的一样。无数张讲义,无数道题目,黑板上的数字越来越小,谁都没心思去管其它。

转眼高考就结束,在爱情的力量下,大头顺利地考到了厦大。那天他跑到胡丹楼下去找她,胡丹见到大头直接刷的一下就哭了。最终胡丹去了北京,大头去了厦门。

那天我假期结束,准备飞回堪培拉。大头来浦东送我,我问他:“你准备怎么办?你在厦门,她在北京。”

大头说:“放心吧你就,我一定要把她带到我身边。”

大二时,我接到大头的电话。

一阵寒暄之后,我说:“大头,你有什么事就说吧。”

大头说:“没有啊,哥就是想念你了,给你打个电话。”

我说:“得了吧你,你是那种会为了这种事情就给我打越洋电话的人吗?”

大头说:“哈哈哈,还是你了解我,今天我收到了胡丹给我打的围巾!”

隔着电话,我都能听出大头的喜悦。

等夏天回国时,我终于看到大头牵着胡丹的手出现在我的面前。

这年大头23,胡丹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