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把葡萄酒比人乳?皇帝都爱葡萄酒?

本文地址:http://v2r.cn/1b42ccbf43b357ec/

葡萄原产地并非在中国,据考古资料,最早栽培葡萄的地区是小亚细亚里海和黑海之间及其南岸地区。大约在7000年以前,南高加索、中亚细亚、叙利亚、伊拉克等地区也开始了葡萄栽培。多数历史学家认为波斯(即今日伊朗)是最早酿造葡萄酒的国家。欧洲最早开始种植葡萄并进行葡萄酒酿造国家是希腊。张骞凿空后,将这种水果带了回来,还告诉大家一个消息,这玩意儿能酿酒。

然后很快葡萄酒就成了上流社会的宠儿。据《后汉书》记载:“栗弋国出众果,其土水美,故葡萄酒特有名焉。”吃货魏文帝曹丕就特别喜欢喜欢这种酒,在给吴监的一封信中有这样几句话:“中国珍果甚多,且复为说葡萄,……酿以为酒,甘于曲蘖,善醉而易醒。”

唐朝以前,葡萄的种植和酿酒,在我国当属初级阶段,传播并不快,普及也不广。因此,葡萄和葡萄酒都被视为稀罕之物。南北朝时,有人向北齐皇帝贡献了一盘葡萄,居然得到了一百匹绢的重赏。东汉末年,有一个叫孟佗的钻营者,因为给张让送了一斛葡萄酒,便得了一个凉州刺史的官。当时的“一斛”大约相当于现在的二十升,也就是四十瓶葡萄酒吧,即换了一个刺史,足可说明葡萄酒在人们心目中是何等珍贵。

盛唐时期葡萄酒非常兴盛。王翰《凉州词》云:“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为后人形象生动地描绘了边塞将士不惜醉卧沙场而策马疾奔葡萄美酒的急切心情。李白“遥看汉水鸭头绿,恰似葡萄初发醅。”将黄鹤楼前的滔滔江水,比作新酿的葡萄酒。刘禹锡诗赞葡萄酒云:“我本是晋人,种此如种玉,酿之成美酒,尽日饮不足”。还有王维、杜甫、白居易等,都有葡萄和葡萄酒的吟咏佳句。民间则更为普遍,甚至在日常使用的铜镜上也刻有葡萄的图案。

唐朝时葡萄种植和葡萄酒的酿造之所以能普及流行,一方面是人们逐渐对葡萄有了更多的认识;另一方面,可能与统治者的提倡号召有很大关系。据记载,唐太宗李世民就是一个葡萄酒爱好者。他在征讨高昌(今吐鲁番)时,尝到了一个新品种葡萄,即今天新疆所说的马奶子葡萄,也喝到了这种葡萄酿制的酒,他非常开心,就带了包种子回渭城去试种。《太平御览》称:唐太宗酿的酒“凡有八色,芳辛酷烈,味兼醍盎”。皇帝亲自为马奶子葡萄代言了,都城还不疯了。而有趣的是,渭城,就是今天张裕瑞那城堡酒庄的所在地。

当然,唐朝盛产玩咖,社会风气宽松,女人喝醉都很正常。唐明皇李隆基特别欣赏杨玉环醉韵残妆之美,常常戏称贵妃醉态为“岂妃子醉,是海棠睡未足耳”。而晚唐时,女性化妆时,还喜欢在脸上涂上两块红红的姻脂,是那时非常流行的化妆法,叫做“酒晕妆”。李世民喝葡萄酒讲究氛围,也注重礼仪和细节,不管是邀月独饮、宴请群臣,还是与后宫皇妃、李氏家族团聚,都要斟上千日醉不醒,十年味不败的葡萄酒。他甚至还规定和尚也可以喝酒。

武则天也很喜欢喝葡萄酒,据《新修本草》载,葡萄酒具有“暖腰肾、驻颜色、耐寒”的功效,所以 她常喝葡萄酒以美容养颜,还专写了首诗来赞美它。《游九龙潭》,“山窗游玉女,涧户对琼峰。岩顶翔双凤,潭心倒九龙。酒中浮竹叶,杯上写芙蓉。故验家山赏,惟有风入松。” 同样这么干的还有李隆基。李隆基的《春中兴庆宫酺宴》很是大气,“不战要荒服,无刑礼乐新。合酺覃土宇,欢宴接群臣。伐鼓鱼龙杂,撞钟角牴陈。曲终酣兴晚,须有醉归人。”

但要说玩酒玩得最出彩的,还得说康熙帝。台湾作家黄荣郎的新书《大清时报二部曲:开创盛世》中,爆料康熙医术惊人,所谓久病成良医,康熙曾身染疟疾,经西医治好后,对西医、西药充满兴趣,所以时常向外国传教士询问医学知识。他中西医兼通,而且好奇心重,愿意尝试。

有一次他得了疟疾,这病中医没什么办法,几名西洋传教士进献了新药金鸡纳霜,总算救了他的命。为了他的健康,传教士还特别叮嘱康熙每天来点葡萄酒,1714年,在发生著名的“礼仪之争”之后,除了耶稣会以外,其他的传教士都被赶出中国,造成葡萄酒短缺,康熙特命人们在全国四处寻找葡萄酒。根据上海学者李天纲研究考证,最早向康熙敬献葡萄酒的是法国耶稣会的传教士们,其中LOUIS LE COMTE(中文名字李明)就是来自著名的葡萄酒产地波尔多地区,因此可以推断向皇帝敬献的葡萄酒中有波尔多葡萄酒。

康熙喜欢极了葡萄酒,他还把葡萄酒比作“人乳”,几乎每天都喝。光喝还不过瘾,他还想出了拿红酒泡澡的法子,这么会玩,难怪活那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