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别总轻易在你的故事面前哭泣

本文地址:http://v2r.cn/1e2b231dba92fb94/

图:xinhuanet.com

有些人总会过去,有些事情总是令人难以释怀!天空没有翅膀的痕迹,但鸟已经飞过。

心里没有被刀子割过,但是疼痛却还是这么清晰。这些胸口里最柔弱的的地方,因为爱的人,伤害过的伤口,远比那些肢体所受的伤害来得更犀利,而且只有时间,才能治愈....

文|暮达

“妈,要多久才能好啊?”

“急不来,这病去如抽丝,病来如山倒。”

九月七号,我离开家的第一天,我妈给我打来电话,她说她还以为我还在房间里上网,切好水果端过去才发现我不在那里了,她说不说了不说了,问我没事吧,我说没事,然后匆忙挂断了电话。

心里突然就酸起来,年过半百,之后我的娶妻生子,荒唐岁月,都再不是往日与她同行的幽冥小径,大一暑期,很少去见朋友,偶尔看一两场电影,其中的时间,一半在病,一半在原始的状态,预存未完的故事也都因此在笔下搁置。

家里确实是让一个自以为成了大人的孩子回归成童真模样的地方,我忘了我二十岁了,还奢望用奶声奶气的言语蒙蔽自我,只觉得她还是像从前那样叫我,都足以粉碎所有前因后果叙述次序。她和我都是倔脾气,执着于一个问题硬是要对方妥协,对错难解,我就闷闷回身,不跟她说话,第二天早晨起床,她叫我下楼吃饭,我说“好!”然后蹦跶地下楼,喝她给我泡好的燕麦蜂蜜,很多生活的琐碎我都全然是忘了的,毕竟它存活在血液里,你要无缘无故抽我的血,我定是不肯,要是为了生活磨难的解救,我定会重拾所有忘却的,然后倾付。

我的确是个很爱哭的人,从小到大,小时候是因为自己的软弱,现在大都是因为别人。上次看过一本书,书名就不提了,内容大概如此,一个莫名出现的留学男子,在角一的家里做刺身和龙虾,饭好后,角一跟他说,你快走吧,一会赶不上车了,话出口,才觉不对味,可心意不假,男子走后,角一才想起来他给自己买刺身和龙虾身上早已经没钱了,怎么回家,匆匆出门找他,昏黄的公交车站,男子坐在石椅上看书,“你怎么来了?”那是黑暗里的磷亮眼睛,角一拽着他的手就往回走,往回走。我实在难想这样的画面会打动我,恍惚难测,生活的大多数,并非我们设想的泪雨滂沱,而恰是这种濡沫偎暖的泪流。

我时常这样与你对话,季和,我目睹你望着的车流之街,几年后开肠剖肚,我看见你哭,自己也难受起来,我操纵你的命运,也妄想你与我分离,十八岁的羌白与猩红,血色的侵染,那会是我赠与你的磨难,你要的生存。

你说你有三次受难:流浪、爱情、生存

你说你有三次幸福:诗歌、王位、幸福

***

微信:bailingniao66

既相遇、何苦不相识?关注我,拥有我,让你的生活不再单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