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唐朝名人的爱情:卢照邻

本文地址:http://v2r.cn/216ae44df25b5fac/

卢照邻(约636—约680),字升之,自号幽忧子,汉族,幽州范阳(治今河北省定兴县)人,初唐诗人。

卢照邻出身望族,曾为王府典签,又出任益州新都(今四川成都附近)尉,在文学上,他与王勃、杨炯、骆宾王以文词齐名,世称“王杨卢骆”,号为“初唐四杰”。有7卷本的《卢升之集》、明张燮辑注的《幽忧子集》存世。

卢照邻尤工诗歌骈文,以歌行体为佳,不少佳句传颂不绝,其中“得成比目何辞死,愿作鸳鸯不羡仙”被后人誉为经典。而他自己的爱情有时怎样的呢?

卢照邻在邓王死后,到益州(今成都)新都当县尉。没想到来达蜀地后,卢照邻竟遭到了一桩横祸,在县尉的位置上,屁股还没坐热,就被抓进了监狱。多亏朋友出手相助,他才免除了牢狱之灾。

这时候,有一位姓郭的女子,一个美丽痴情的川妹子,走进了卢照邻的生活。

郭氏是一名平民女子,没人知道他们是怎么认识的。反正,卢照邻与她相爱,她为他怀了孩子,卢照邻发誓一辈子对她不离不弃。

后来,卢照邻因为要到长安参加“典选”与郭氏分别,郭氏虽千般不舍,但为了他的事业,也只能含泪答应。

卢照邻与郭氏相约,等他一回来,就娶她。卢照邻走后,郭氏就生下了孩子,只是,孩子不久就夭折了。满心伤悲的郭氏望穿秋水,盼着卢照邻早点回来和她团聚,然而一晃两年,仍杳无音信。

郭氏很伤心,以为卢照邻早已忘了她。一次偶然机缘,她认识了骆宾王,向骆宾王诉说这事,骆宾王写了一首《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为她打抱不平:

迢迢芊路望芝田,眇眇函关恨蜀川。归云已落涪江外,

还雁应过洛水瀍.洛水傍连帝城侧,帝宅层甍垂凤翼。

铜驼路上柳千条,金谷园中花几色。柳叶园花处处新,

洛阳桃李应芳春。妾向双流窥石镜,君住三川守玉人。

此时离别那堪道,此日空床对芳沼。芳沼徒游比目鱼,

幽径还生拔心草。流风回雪傥便娟,骥子鱼文实可怜。

掷果河阳君有分,货酒成都妾亦然。莫言贫贱无人重,

莫言富贵应须种。绿珠犹得石崇怜,飞燕曾经汉皇宠。

良人何处醉纵横,直如循默守空名。倒提新缣成慊慊,

翻将故剑作平平。离前吉梦成兰兆,别后啼痕上竹生。

别日分明相约束,已取宜家成诫勖。当时拟弄掌中珠,

岂谓先摧庭际玉。悲鸣五里无人问,肠断三声谁为续。

思君欲上望夫台,端居懒听将雏曲。沉沉落日向山低,

檐前归燕并头栖。抱膝当窗看夕兔,侧耳空房听晓鸡。

舞蝶临阶只自舞,啼鸟逢人亦助啼。独坐伤孤枕,

春来悲更甚。峨眉山上月如眉,濯锦江中霞似锦。

锦字回文欲赠君,剑壁层峰自纠纷。平江淼淼分清浦,

长路悠悠间白云。也知京洛多佳丽,也知山岫遥亏蔽。

无那短封即疏索,不在长情守期契。传闻织女对牵牛,

相望重河隔浅流。谁分迢迢经两岁,谁能脉脉待三秋。

情知唾井终无理,情知覆水也难收。不复下山能借问,

更向卢家字莫愁。

如果没有这首诗,后人压根不会知道卢照邻制造了这样一段凄美的爱情。

其实,卢照邻并不是不想回来找郭氏,原来,卢照邻到达长安参加“典选”以失败告终,正是心情万分低落之时,家中又发生了变故,父亲去世了,他到太白山下为父亲守丧。卢家这时也是大不如前,早已不是原先的“衣冕之族”了。

偏偏这时候,正值壮年的卢照邻患了“风疾”,这种病发作起来,相当厉害,疼痛剧烈。他后来在《释疾文·序》中写自己得病后,只能在地上爬行,“寸步千里,咫尺山河”,他在《五悲·悲穷通》则更加详细地描述了自己病后的惨状:“形枯槁以崎嶬,足聊蜷以缁厘……骸骨半死,血气中绝,四支萎堕,五官欹缺……毛落须秃,无叔子之明眉;唇亡齿寒,有张仪之羞舌。仰而视睛,翳其若瞢;俯而动身,羸而欲折。”

自身难保,卢照邻自然不能再回蜀地娶郭氏,兑现诺言。可怜的郭氏,对这些全然不知,要是知道卢照邻逢此变故,她恐怕也不会怨他了吧。

骆宾王写《艳情代郭氏答卢照邻》,卢照邻从来没有反驳过,也没有申诉过,因为他也知道,是他对不起郭氏。

对于自己欠下的情债,卢照邻后来写的一首诗里,还是隐约地表达了对郭氏的想念:忽忆扬州扬子津,遥思蜀道蜀桥人。鸳鸯渚兮罗绮月,茱萸湾兮杨柳春。

“蜀道蜀桥人”,或许就是郭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