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末代皇帝溥仪弟弟溥任去世溥仪有几个弟弟?都是谁?

本文地址:http://v2r.cn/26310ab4f3d28fd8/

爱新觉罗·溥仪(1906年2月7日—1967年10月17日),字耀之,号浩然。清朝末代皇帝,也是中国历史上最后一个皇帝。也称清废帝或宣统帝。醇亲王奕譞之孙,载沣长子,母亲苏完瓜尔佳氏。1909年到1912年、1917年7月1日到1917年7月12日两次在位。

溥杰

二弟,溥杰(1907—1994年),字“俊之”。娶嵯峨浩,生两女,享年88岁。父亲是第二代醇亲王爱新觉罗·载沣,母亲瓜尔佳氏,荣禄之女,是家中的次子。生前为中国书法家协会名誉理事,全国人大民族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溥杰自幼精习书法、诗词,具有坚实雄厚的诗、书功力,是海内外知名的书法家。他的书法作品为海内外所珍藏。他将自己的书法经验总结为:“腕头力气刚浑劲,纸上临摹守碎离。心正自然丰笔韵,形拘自得趋丰姿。”,在书界可谓自成一家。由于他身世独特,有感而发,感情真挚,意境求新,他所有的诗词也很有特点。著有《溥杰诗词选》传世。

三弟 溥倛(1915—1918年),四岁短命。

四弟 溥任,字“友之”,更名“金友之”;娶金瑜庭,生三子两女,现年92岁。

溥任 资料图

事实

“末代皇弟”溥任的人生

1918年的秋天,当溥任降生在什刹海边的醇亲王府时,他的同父异母的大哥——溥仪被赶下皇帝的龙椅已有七年。七年前爆发的辛亥革命,结束了中国几千年的封建帝制,溥仪成为中国的末代皇帝。童年时的溥任,几次为数不多的“出门儿”就是和父亲一起到紫禁城的后殿去看退了位的大哥。溥任有时也会到什刹海和故宫旁的皇城根公园散步。

在溥任居住的胡同里,老街坊们都知道自己有位“皇弟”邻居,见面总称呼他“金四爷”。溥任身份证上的名字叫“金友之”。按照清帝逊位时的规定条款,爱新觉罗家族的人在辛亥革命后全都改了姓氏,“金”是其中的一个。

“成为自食其力的劳动者”是溥任对自己的要求,也是对子女的教诲。溥任曾在一篇文章中写到自己:不靠爱新觉罗家族,不吃祖宗饭,愿做自食其力的人。1947年,29岁的溥任在父亲的支持下,在王府的家庙办起了竞业小学。1957年,溥任将小学连同房产,全部交给了国家。之后,他先后在西板桥小学和厂桥小学教书,直到70岁才退休。

溥任的儿子媳妇女儿女婿中,有五个共产党员。毓嶂说,父亲很支持孩子们入党,他认为是“积极向上的表现”。溥任和自己的5个孩子全都出生在醇亲王府,都是见识过王府生活的皇裔子弟。1949年10月,溥任出面将醇亲王府卖给了国家。同年底,他搬离了这个自己生活了31年的家。如今,这里是国家宗教局的办公地点和宋庆龄故居。

淡泊名利的溥任在新中国成立后多次将家藏文物、珍版图书无偿捐献给国家,其中包括醇王府的金印和《二十四史》等。晚年的溥任还设立了友之奖学金,用来资助民族学校里的贫困孩子们,而资金来源全部靠自己的书画作品。

末代皇弟的生平

溥任有妻金瑜庭(1971年病逝)、张茂滢(1975年续娶,已去世)。与前妻共有三子二女,分别为长子金毓嶂、二子金毓峑、大女儿金毓琨、二女儿金毓珵、幼子金毓岚。

溥任自幼学习旧学(旧时的历史文学)、书画。未随溥仪出任满洲国“执政”,而在1947年,在其父亲醇亲王载沣的支持下,利用醇亲王府旧宅开办北京竞业小学,并自任校长,父亲载沣任董事长,妹妹当老师。过后将学校赠于政府,自己仅以一名教书匠的身份继续为学校服务,直到1988年方才退职。溥任将其大半生都奉献给了教育事业,退休后则开始研究清史。

醇亲王府的历史变迁

溥任出生的醇亲王府在清末几十年里,曾经非常显赫,先后出了两个皇帝。一个是溥任的二伯父光绪帝载湉,一个是溥任的大哥宣统帝溥仪。在宣统王朝溥任的父亲载沣是监国摄政王。溥任是醇亲王府的第三代传人。1911年12月6日溥任的父亲辞去监国摄政王位,退归王府。1912年1月1日中华民国成立,孙中山在南京就任临时大总统。1912年2月12日皇太后隆裕率宣统皇帝退位,至此中国最后一个封建王朝、绵延268年的大清帝国结束了。

“9·18”以后,溥任曾陪同父亲以私人身份去过一次东北,看溥仪和溥杰。亲眼看见他们处处受制于日本人和任凭关东军飞扬跋扈的样子,载沣很痛心。他对溥任说,当人家的儿皇帝有什么好处?连石敬瑭都不如。后来他装病不吃东西,溥仪怕出事,只得让他们回北京。

历史是沉重的。绝非如影视中“戏说”的那样稀奇古怪、荒诞不经。第一代醇亲王奕譞五十大寿时,曾做了一面桦木镜。镜面上他手书“有镜之名无其用,吾人鉴之宜自重”。这是他一生涉险政治漩涡的真实感受,他堂名“九思”,自号“退潜”,时时自警,如履薄冰。这一点第二代醇亲王载沣领悟较深。他每日读书,不涉政局。直到1947年,溥任利用后海府里的空房子,办了个竞业小学,是私立的,靠变卖家里的东西维持。载沣是董事长,溥任是校长,老师不来他就代课,学校办得很有起色,最多时有200多个学生。

解放前夕,国民党军队进驻王府正宅,特务机关也看中了这座幽深的王府,里面秘设了监狱。全家住在花园里,载沣病重只能坐轮椅活动,里里外外全靠20多岁的溥任。大哥二哥自满洲国覆灭后生死不知,解放大军势如破竹围困北京势态不详,而每日艰难不安的生活又受到府内军、特的骚扰,困苦可知。“那真是度日如年的日子!” 溥任回忆说。

1949年1月30日北京和平解放,盘踞府里的军统特务一扫而光。王府又恢复了往日的宁静,然而卧病在床的载沣心里总不轻松。全家赖以生存的王府产业会不会被人民政府没收,一家老小今后的生活怎么办?答案出人意外,又令全家皆大欢喜。当时的市领导请示了中央,醇王府作为载沣的私产,政府可以出钱收购,以解当时办公用房短缺之急。1949年10月,载沣让溥任出面将王府出售给高级工业学校,年底全家迁到东城魏家胡同一个挺大的宅院。1951年3月,遵父命,溥任把王府的金印、银册等珍贵文物40多件和《廿四史》等七千多册图书献给文化部文物局。还陆续把府藏的一大批图书献给北京大学、北京图书馆等单位。

长子也是政协委员

溥任的长子金毓嶂就读于北京地质大学,1968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青海省地矿局第二地质队工作。直到1985年才从青海调回北京崇文区环保局做技术工作。

金毓嶂从1999年开始担任北京市政协常委,崇文区政协副主席,兼任北京市民族事务委员会副主任。

历史最大的价值就是可以照亮未来。

《中国历史的侧面Ⅱ: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作者:冯学荣

公众号搜索:小马连环 查看各类历史小说最新连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bocaiyaji

公众号搜索:每日好书推荐,精品书摘,新鲜书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