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唐朝名人的爱情:杜甫

本文地址:http://v2r.cn/270453e355bc1c98/

杜甫(公元712年-公元770年),字子美,汉族,祖籍襄阳,生于河南巩县。自号少陵野老,唐代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与李白合称“李杜”。

杜甫在三十岁的时候娶洛阳司农杨怡的女儿杨氏为妻。杜甫娶妻的时候,家境已经开始败落,父亲杜闲去世,自己又有病,哮喘病伴随一生。

开元二十九年(741年)杜甫和杨氏成婚,至德二年(757年)回羌村探亲,后携家属去长安。这期间的十五年,杜甫频频出游,或漫游,或为官,但因距离妻子不远,离别的时间一般不长,只有在天宝十五年(756年)被叛军拘押长安之时,虽距不远,但相见之期却不能以杜甫的意志为转移,离别眷恋之情自然而生。

杨氏聪明贤惠,为杜甫生有宗文、宗武、宗红两男一女,还有一个孩子,在出生不久饿死了。杜甫因此写有咏怀五百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的名句,杜甫被困在长安住了几年后,才带着妻儿来长安的。后发生安史之乱,妻子杨氏自己在家靠乞讨和种植土地养活儿女,杜甫被困长安,后逃出金光门,投奔凤翔肃宗所在。这几年里,杜甫在凤翔做谏官,左拾遗官职,从八品。因房琯门人案件,杜甫受到牵连,虽未治罪,也被肃宗反感。

杨氏在家不知杜甫的情况,独自带着孩子生存,还受兵荒马乱之扰。至德二年(757年)秋,杜甫被“放假”回到羌村,杜甫平安抵达羌村,与分别一载、朝思暮想的妻儿团聚。抵家时,写《羌村三首》以表达久别重逢、惊喜交加之情。只因“世乱遭飘荡,生还偶然遂。”所以“妻孥怪我在,惊定还拭泪。”“夜阑更秉烛,相对如梦寐。”

不久因饥饿,举家搬迁秦州,到了秦州投奔老友和尚主持赞公,见不是安全之地,被白水一官员骗到了白水,冬日里茅屋被大雪压塌。一家人只好随着逃亡的人流,奔往成都。

到了成都,在高适和严武的帮助下,盖了草堂。这些年日子是安逸的,妻子杨氏陪伴杜甫散布,在河里划船,画棋格供杜甫下棋。高适和严武相继去世,杜甫失去了政治靠山,只好到了夔门。在夔门是杜甫一生最富有的时候,拥有四十多亩的枣园,一家人思乡心切,三年后就沿江而下,到了湖北,来到岳阳、耒阳一带,在船上漂泊了四年之久。

在湖南潭州还遇到了骚乱,多亏苏涣相助,摆脱了骚乱。正往家走,遇见了昔日的李龟年。杜甫在四十岁的时候,出入洛阳岐王府,时常听李龟年唱歌,“岐王宅里寻常见,崔九堂前几度闻。正是江南好风景,落花时节又逢君。”

此刻此诗是有着无限的感伤的,李龟年因安史之乱逃亡到江南,每每唱歌都让人落泪,流亡之人,感伤不已,尤其是怀念唐玄宗皇上。杜甫自然是一阵感伤。

“青春作伴好还乡”杜甫好不容易可以往家乡走了,遗憾的是又发生了大水。杜甫一家被困在船上,五日没有吃饭,聂县令派人送来牛肉,一家人食后,杜甫病逝。三十多岁的杨氏,只好将杜甫的尸体厩在湖南,带着孩子回乡,四十三年后,杜甫的孙子才将杜甫的尸骨迁回到河南,安葬在偃师的首阳山。

杜甫的妻子杨氏,自进了杜家的门,就没有享受到所谓的幸福,整日为吃穿犯愁。然而,她的贤德和贤能,给杜甫带来了慰籍和欣慰。杨氏可以称谓华夏最贤惠的女人,堪称为人妻的榜样。

杜诗中述及妻子的诗有二十多首,专咏妻子或思念妻子的诗有两首:《月夜》

今夜鄜州月,闺中只独看。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香雾云鬟湿,清辉玉臂寒。

何时倚虚幌,双照泪痕干。

天宝十五载(756年)春,安禄山由洛阳攻潼关。五月,杜甫从奉先移家至潼关以北的白水(今陕西白水县)的舅父处。六月,长安陷落,玄宗逃蜀,叛军入白水,杜甫携家逃往鄜州羌村。七月,肃宗在灵武(今宁夏灵武县)即位,杜甫获悉即从鄜州只身奔向灵武,不料途中被安史叛军所俘,押回长安。八月,被禁长安望月思家而作此诗。

《一百五日夜对月》

无家对寒食,有泪如金波。

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

仳离放红蕊,想像嚬青蛾。

牛女漫愁思,秋期犹渡河。

于唐肃宗至德二载(757)寒食节,当时正值安史之乱,诗人身在长安(今陕西西安)。诗人不说寒食,是由于冬至离妻出门,近计算其日,足见离家之久与思妻之久。

杜甫虽然生活贫困,但对妻子的爱却是真挚的,甚至是至死不渝。他们当初的结合,也许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结果,或许谈不上爱情,但在以后的日子中却产生了真挚、深厚的感情,以至在战乱、流亡、饥寒交加不断折磨他们的时候,依旧保持着天然淳朴的爱情关系,直到生命的尽头。

杜甫一生有三次大逃难(分别为避安史之乱、徐知道叛乱及臧玠叛乱),但夫妻二人一直厮守在一起,偶有分离也是短暂的。他们“共饥渴”,同生死。

天宝十五载夏,安史叛军逼近潼关,在长安供职的杜甫担心寓居奉先县的家属会遭不测,就返回奉先,带着妻儿向北逃难,经历了许多艰难险阻。“北走经艰险”(《彭衙行》),但“泥泞相牵攀”,“野果充食侯粮,卑枝成屋椽”(《彭衙行》),一家人相互扶持,终于走出困境。

再有从秦州到同 谷,又从同谷到成都,翻山越岭,踏栈道,渡嘉陵,步履维艰,加上饥寒交迫,身体病弱,如同共 赴鬼门关。

“常恐死道路,永为高人嗤”(《 赤峡》)

“百年不敢料,一坠哪得取”(《龙门阁》 )

一旦从死神手中挣扎出来,就会更加珍惜生命,珍惜彼此 之间的感情。杜甫也不例外。

“妻儿待米且归去, 他日杖藜来细听”(《别李秘书始兴寺所居》 )

“未能割妻子,卜宅近前峰”(《 谒真谛寺禅师》)

“昼引老 妻乘小艇,晴看稚子浴清江”(《进艇》 )

“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做钓钩”(《 江村》)

可谓“并蒂芙蓉本自双”(《进艇》)

“相亲相近水中鸥”(《江村》),岂可分离!

这种爱主要表现在别离时的相思,重逢时的喜悦,困难时的同甘共苦,以及穷其一生的长相厮守与忠贞不二。

杜甫和妻子结婚三十年,始终相依相伴,不曾纳妾,不曾蓄养歌妓,做到了忠贞不二、生死不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