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火花勋章

本文地址:http://v2r.cn/47ca8668efec94a7/
王若虚

当天下午四点左右,女孩的遗体被打捞上来。

由于距离事发只有两个小时,她的五官面貌并没有多大变化,白皙的脸蛋上耷拉着几抹粟色的刘海,嘴唇发白。身材娇小的她神态安详得好像只是刚游完泳上来,然后就在岸边大意地睡着了,呼吸声轻得你不仔细就听不到。

跪在一旁的救援人员没有在她身上发现身份证和学生证之类的东西,但她的身份依旧很明显:夏粤然,L大学工商管理系二年级6班。

因为那批落水失踪的学生里,就她一个女生。

其他几个最后同样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上岸来的男生则有三位,分别叫:童城,付天瑞,还有孟尤。

请记住他们的名字,这很重要。

一、考考

进大学之前,考考还不是夏粤然的昵称。

夏粤然同学毕生所受家教严格,粗话脏话是不能说的,即便是在网上聊天或者发短信,这一度在中学时代给她带了来“伪淑女”的私下评价。没想到进了大学,该女子走错一步棋,误入了学生会那口染缸。里面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排山倒海,以至突破了夏粤然前十八年的人生准则,于是遇到不平之事都用一句“考”来概括。

还有例如竖中指这样大逆不道的动作,本来也是不允许的,但夏粤然后来时有忍无可忍的时候,所以就用竖无名指代替。比如大一下半学期刚开始那会儿,她终于看不惯学生会里的某些作风,愤而从宣传部辞职,临走前,在行政楼大厅里对着学生会副主席和指导老师远去的背影比划了一下无名指,远看上去和隔壁邻居做的效果一模一样,也算是心意到了。

除了以上这几次偶尔出格之外,夏考考的人生都是矜持不已的。她有个当国企领导的父亲,一个中学副校长的母亲,家境和家教成合理对比。另外还有个不提也罢的前男友。

那男孩和他同系,两人大一恋爱,甜蜜蜜过了一年多,到大二刚开学,系里要选派几个人去法国作交换生交流一年,两人都在争议名额内。考考知道自己的男人虽然家境平平,此生却无限热爱法国的事物,且交流生的费用学校承担三分之二,就主动退出竞争,打算自己花钱去法国旅游,相当于分兵两路,最后还是在塞纳河畔会师。

谁知道就在她办签证的时候,“先走一步”还不到一个月的爱人就卸磨杀驴,宣布哗变,和另一个在法国作交流生的中国女孩恋爱了。

考考于是这辈子就没去法国。

而这也成了她一生中的唯一也是最后一次恋爱。

在接下来的很长一段时间里,夏粤然基本上把你能想象的一个失恋的内敛女子能做的事情都给做了,其中也包括自杀。不幸的是,新手上路,知之甚少。考考同学首先选择了在宾馆房间里一口气灌下大半瓶黑方威士忌,在醉得天旋之际割开手腕。无奈下刀不够狠,又忘记把伤口泡在热水里,等她酒精褪散后在床上一觉醒来,那个伤口早就结住了,动一动就疼,流量倒还不如每个月的护舒宝吸得多;跳湖吧,学校没湖;想吃安眠药,没医生的证明买不着;传统项目的跳楼,却有人捷足先登,是个压力过大的研究生,死状凄惨,吓退了考考的念头。

恋爱后的自杀和恋爱本身一样,都是冲动所致,时间一拖久,那念头就开始淡了。夏粤然眼看着手腕上用镯子掩盖着的那条血痕的颜色渐渐淡去,心里反倒起了股恐慌,想以后要是留了疤痕就完蛋了。于是悄悄买了各种各样的祛疤软膏,每天趁着没人注意的时候勤快擦拭,还按照不知道哪儿搜来的偏方猛吃香蕉预防留疤,搞得室友有段时间以为她被大猩猩灵魂附体。

以上这些都发生在距离锦水江事件的半个月前,如果不是后来的那场灾难,有理由相信夏考考不久之后就能走出阴霾。

后来在报纸和新闻网站上出现了很多次的锦水江,位于L大所在的城市南郊,此前可谓默默无名,极为低调。它在风和日丽的时节确实是春和景明,岸芷汀兰郁郁青青,但前提是不要随便下水,尤其是秋冬季暗流湍急温度又低的时候。而出事的地段正好处于江水回流区域,水流湍急,坡陡水深,浅处有四五米,最深处达八米。

这天结伴骑车来锦水江边上的七八个L大学生,都是考考她们班级的。因为系里要拍摄一部DV宣传片来迎接百年校庆,全系11个班级都分配到了不同的拍摄场景。6班的就是蓝天白云的郊外,地点就选在锦水江畔。因为整部片子是相对比较浩大的工程,辅导员顾不过来,所以当时没有老师在场。

根据事先的分工,夏考考负责拍摄现场花絮,为此她还被分配到一台数码相机。但她显然无心于正业,因为对一个失恋的人来说,在野外散步呼吸下新鲜空气比什么事情都要具有诱惑力。所以在他们抵达现场后不久,夏粤然就撇开大部队单独行动了——她独自漫步到锦水江边的一座木头小码头那里,并不时拍点风景照。

这个距离江面一米多高的小码头又脏又旧,走上去有些摇摇晃晃,是后来一切灾难的源泉。当初搭建它大约是为了临时给船靠岸,结果用完之后忘记拆除,“临时”就变成了“永久”。不过在小码头上她并不孤单,因为还有三名像是初中生的少年在那里打闹嬉戏——事后查明他们是逃课来到江边的。

不幸的是,这种美好平和的景象没有持续多久,灾难就发生了。谁也不知道这座破破烂烂的木头小码头到底在江边矗立了多久,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三名少年实在太闹,向本就破旧的木质结构施加了无形的压力,总之,当时在草坪上刚刚摆开阵势要拍摄DV的学生们听到岸边一阵尖叫,有几个人立刻跑向那里,发现码头上的人都不见了,而码头本身也只剩了小半个,余下的都落进了湍急的江水。

后来从被救的一名少年口中得知,码头忽然坍塌时,他就在那个女大学生边上。女生站在码头相对靠里的地方,掉下去时一只手下意识地抓住了码头破碎部分的一块木板,另一只手则正好拉住了他自己。两个人完全依靠那根夏粤然曾经割腕的手臂支撑着,才不至于完全掉入江流中。

但相信夏考考当时也意识到了一个致命的问题:她自幼身体较差,从小到大跑步俯卧撑之类的体育课成绩总是颤颤巍巍,倘若不是她那个当副校长的妈妈的保驾护航和托关系,高考前的体检之路说不准要坎坷很多。而她各项身体素质中最最差的,除了八百米长跑,就是臂力了。

所以,一手抓住落水少年的夏粤然苦苦坚持了十秒钟不到,另一只手终于没能继续抓住那块救命的木板。

于是一场梦魇在下午两点二十七分正式降临。

二、童城

童城是发现有人落水之后,第一个跳入江水下去营救的。

商科类学院男女比例的悬殊仅次于影视和外语学院,童城是这里面少数极富男人味的男生:个子一米八四,体重一百五,嗓音嘹亮,从小到大都是体育课代表,在考进大学之前篮排足乒羽每样都喜欢,当然还有游泳。但是进了大学之后这些东西都玩得少了,因为他除了上课,其它时间基本都用来打工作兼职。

童城家在农村,一个单名“城”字,包含了父母对他人生路途的寄寓。他也属于千千万万出身农村的大学生里最有良心的那一类:十八岁之前,还在没心没肺地热衷于拉一支队伍去球场打球;十八岁之后,当他揣着父母东拼西凑的学费来到这座城市念大学时,倒没有沉迷于花花世界。

L大属于综合类大学,人口众多,所以兼职中介不少,机会多多,虽然普遍待遇很低,但只要你肯做,一个礼拜三四份工作是可以跑下来的。所以如果赶巧了,你在某天上午会发现童城在教学楼的宣传栏贴公务员考试培训的海报,中午发现他在食堂围着围裙收脏盘子,下午他在西校门口为奶茶店发传单,晚上他又骑着老破车去给附近的小孩补数学。

这么忙碌下来,童城每个礼拜的生活费是正好足够了,因为他爹妈只凑得起学费。

童城刚进大学时不抽烟不喝酒,不玩电脑游戏,也没有手机,有事你只能打他们宿舍的固定电话。后来他谈了个恋爱,不得已花二百多块大洋买个二手国产杂牌机。此手机比他女友还要任性,屏幕时好时坏,短信更是常常只进不出,总遭童城责骂。但骂归骂,其实很受他宝贝,睡觉都护在胸口,宛如第二心脏,也不怕辐射。

后来,锦水江事件的救援人员在紧接着夏粤然之后打捞出他的遗体,发现他当时连外套都没来得及脱就跳了下去,那台宝贝不已的手机还揣在兜里,已经像他的主人那样完全损坏,无力回天。

除了节俭,就事论事地说,童城也有不少臭毛病。比如晚上不刷牙不洗脸,五天一洗脚,十天一洗澡。这给他的宿舍生活带来了很不和谐的影响。每次他不在的时候,在气味上深受其害的下铺总是在别人面前嘀嘀咕咕说童城坏话。听的人总是点头附和,但不会添油加醋,因为童城平时待人还是很客气的,只要你不问他借钱,请他帮什么忙(尤其是体力上的)他总是爽快地答应。比如锦水江事件事发时,童城完全是来做DV宣传片剧组的劳动力来搬道具的。

关于背后的坏话,终于还是有人传给了童城本人。为了避免以后继续发生矛盾,他倒是主动向辅导员申请搬到隔壁宿舍。

新的宿舍住了三个烟民,中外各类卷烟的味道长年集结于此切磋交流,原来的第四个人就是因为害怕毕业的时候带着肺癌一起踏入社会才逃走的。童城不洗脚的味道在终年缭绕的云雾里倒也显得不那么刺鼻。而且他后来也学会了抽烟,是那种4块钱的软壳牡丹。

童城学会抽烟也就是大二刚开学。那时候他接到母亲的长途,说父亲得了很不好的慢性疾病,需要花钱。父亲自己不知道这件事,更不知道治疗的费用累计起来简直是个天价,基本上要赔进去童城未来两年的学费还多。在老爹和大学之间,童城开始面临了艰难的抉择性思考。那时他打工慢慢有了点积蓄,四块钱的牡丹还是偶尔消费得起的。他的室友时常能看到童城独自坐在阳台上吞云吐雾,那根烟不烧到烟屁股就决不扔掉。

除此之外,他女友也不让人省心。那姑娘也是外省考来的,在他隔壁班,出身工薪阶层,长相平,胸部和长相一样平。当初她大约是看中了童城强健的体魄和忍辱负重的性格,觉得在茫茫大学男生中,童先生乃当之无愧的真男人也。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很多费用都是AA制的,而且基本就在学校附近,勉强还能过得来。但两个人在一个问题上的意见却从未统一过,那就是童城毕业后想回老家,女友却想去上海,二人总想说服对方跟着自己走——方向问题就是原则问题,原则问题不解决总是很麻烦的。就在出事前一个礼拜,童城还和他女人为这事吵了一架,并且气不过,还出手打了她一巴掌。

一拍两散,大抵就是这意思。

出手图了个痛快之后,童城也冷静了。他苦苦思索了一夜,觉得男人打女人不象话,自己也太天真。其实他们本来就是要各奔东西的人,况且自己这个大学能不能继续念下去还是问题。在一口气抽了半盒牡丹之后,他做了个决定:既然注定要分别,那就分了吧。仔细想想,谈了半年多,自己居然一件礼物都没给自己女人买过,作为一个男人来讲实在是有些不堪。于是他摸出五十块钱,委托一个同学在淘宝上给女友订购了一件小礼物。

当然,他还没准备好提出分手时的说辞,所以在等快递的这些天,他一直在打着腹稿,至少几十种草稿在他肚子里尸堆成山。

但和说话艺术的精心推敲不同,在夏粤然他们落水时,童城的反应迅速无比,但又有些麻痹大意。他是会游泳,但他老家的那条河很小,水流也不急,他闭着眼睛也能游过去——而且这是好多年前的事了,去县城的高中念书之后他就没再下过江河。

可他觉得自己没问题,连衣服都没脱就跳了下去,动作熟练得一如当年下河去模鱼捉虾。

差不多也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快递员抵达了他们宿舍楼下,将一个小包裹交给了管理员阿姨。阿姨知道童城他们班出去搞活动了,一个小时之后就该回来了。而更早之前,就在童城他们出发之后没多久,他们隔壁班的一个女孩来找过童城,错过了,留了一封信在她这里——到时候这两样东西可以一起交给他。

三公里外的锦水江畔,童城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救上来一个落水少年。江水寒冷直刺骨髓,湍急的水流让人游起来非常吃力。当他犯着喝了江水的恶心爬上岸边时,发现又出了一件意外:和下水前比起来,现在落水的人居然只多不少。

童城骂了一句家乡方言特色的粗话,又一头扎了回去。

这是他在岸上说的最后一句话。

三、付大宝

付大宝绝对是个“坏人”。

如果没有锦水江事件,他身边的人一定会这么告诉你。

绰号大宝的付天瑞自从在高考后的暑假里玩上网络游戏之后,大学对他的学习意义就不复存在了。刚进大学时他还没带电脑,只好去网吧,生活作息极有规律,只不过和正常人是相反的:每天玩游戏到凌晨六点才回宿舍睡觉,下午四点准时醒来直奔网吧,在那里叫一客饭,边吃边玩。所以在大学最初的三个星期里,付天瑞属于那种神龙见尾不见首的人物,他的下铺基本上没和他说过话,因为他早上起床的时候付大宝已经睡下了;等他傍晚上课回来,付大宝早就出发去网吧奋战了。反正管理学院的课平时不大点名,考试抱个佛脚或者打小抄就可以了,付大宝小聪明总是很多的。

谁知大一下半学期的时候,他连续在网吧不眠不休奋战三天,终于昏厥过去。好在抢救及时,没有成为“上网猝死”的反面典型。打那之后,网吧里就没了付大宝的身影。

他是很惜命的。

后来买了笔记本,付大宝除了上网看碟,偶尔也玩玩单机游戏,但从不超过一段时间。

因为当年在网吧通宵苦战的经历,付天瑞同时养成了吸烟和不注重卫生的习惯,晚上不刷牙,五天一洗脚,十天一洗澡。当初童城搬到付大宝他们宿舍,顿时有种万分亲切的感觉。而且两人在这“一五一十”的周期上是保持着精确同步的,每到那两个特殊的日子,你就能看到付天瑞和童城一人一个洗脚盆坐在那里笑侃风云,或者提着洗脸盆、穿着拖鞋,一起走在去学校澡堂的路上。

因为这个缘故,童城后来每到想抽烟又没钱的时候,付大宝总是及时递过来一根红梅、白沙或者黄鹤楼,然后童城很感恩地谢过,独自走向阳台。付大宝也不跟着他,总是默默地看看阳台上那个蹲着的背影,然后扭头去看笔记本屏幕。

如前所述,付天宝是很聪明的,也很识趣。童城的细微变化他看在眼里,基本都能猜出点什么,但他和童城始终表现得像烟酒朋友加洗澡朋友,什么实质性的敏感话题都不说。只有一次,那年的中秋节在学校过,中午付天宝和童城喝多了啤酒。付大宝醉醺醺地拍着对方厚实的肩膀,在吐出酒菜之前吐出了一句看似有点假的心里话:这个学校,我付天瑞谁也不佩服,就佩服你童大城!唔,唔,哇……

除了这段真情流露之外,付天瑞平时在学校就是大懒虫外加有点小愤青。比如那个上课只会念课本、放幻灯片,开大会时却能滔滔讲上两个小时的管理学院副院长,这厮居然关了那堂课一半以上的人,还美其名曰“压力教育”——付大宝就偷偷在副院长那辆雷克萨斯车身上撒了两次尿。

最后那次在雷克萨斯上作案,正好是他们班去锦水江拍宣传片的前一天。当晚付大宝看电影看到凌晨三点,本来第二天不打算去的。但这天他起来刷了个牙,吃了个代替早饭的午饭,迅雷上正在下的一部电影距离下载完毕似乎遥遥无期,他觉得呆在宿舍里无聊,外面又晴空万里,就心痒痒了,坐上童城的老坦克后座,想把DV拍摄活动当作一次郊游。

在锦水江畔发生紧急情况时,付天瑞还在草地上盖着外套打瞌睡。猛地醒来之后跑到江边。考考她们班这天来的人也就七八个左右,大部分是女生,剩下的男生里会游水的都已经跳了下去,岸上还留了五六个人。他听其他人说,落水的足足三四个人,跳下去救人的也就童城和另一个男生,明显人手不足。

所以,男生再不下去一两个是不行的。

付大宝之前在学校里的游泳课只上了三节,比旱鸭子微微只潮了那么一丁点,此刻不会盲目下去。但他是那种很有小聪明的人,危机关头居然还能想起他们来的时候带着一个饮水机桶装水的空水桶,是作为拍摄道具用的。浮力的问题是解决了,可他是否能在湍急的江水里抓到人再游回来?他的眼光落了在同样是拍摄道具的一大卷黄色封箱胶带上……

现在回过头来看,抱着一个空的大水桶,身上绑着一圈连到岸上的封箱带下到江里救人是九死一生的行为。但当时是星期三,锦水江畔人烟稀少,肉眼能看到的渔船也在很远的江面上。付天瑞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反正,他绝不能眼睁睁看着四个人在水里挣扎、一共却只有两个人去救。

在此之前,付天瑞跟童城吹嘘过自己从小到大多少大难不死:两岁的时候和父亲去澡堂,一不小心掉进了大池子,快要淹死的时候被人家捞了起来;高中时过马路,有人酒后驾车,把一个走在他前面一米处的行人撞到半天高……如果说童城过于相信自己的游泳技术,付天瑞就是拿自己的好运气来赌一把。

几十米长的封箱带被火速地全部拉展开,一头缠在岸边的栏杆上,另一头在付天瑞身上缠了好几圈,然后他就跳下了江水。

“其实他下水后没多久,那根袋子就断了。”一个女生事后回忆说。

水里的付天瑞可能还不知道这件事情,岸上的学生一开始还能看到他抱着那个空的塑料水桶往一个快要没顶的落水者那里游洇,但后来不知道怎么的,人一下子就不见了。再后来只能看到那个水桶在江面上漂,而付大宝再也没有浮出头。直到落水半小时后,他的遗体被打捞上来。

就在他从江面上失踪的同时,L大的男生宿舍里,伏天瑞的笔记本电脑还开着,上面挂着QQ,初中同学群的头像一闪一闪,讨论着同学聚会的事情。而迅雷小窗则显示下载完成了78.3%。

他永远也看不到这部电影了。

后来跟付天瑞一起住了两年的室友在接受学校电视台采访的时候说,大宝这人平时一点也看不出什么英雄气概,有一次他还对着门户网站上的一条大学生为了抓小偷而被歹徒捅死的新闻,说这人怎么这么傻,偷就偷了吧,又没偷你的钱包,还是命要紧啊,是我的话在那里喊一嗓子最多了,然后自己赶紧跑。

当然,这段话被学校电视台的编辑在后期制作时删除了。正式播放的版本里,那个室友在画面切换后说了句让观众看不大懂的话:真没想到,真没想到……

四、孟尤

孟尤就是付天瑞在绑封箱带时,负责在岸上拉住带子的人。

凑巧的是,就在高一的时候,他那个双胞胎兄弟同样为了救人,被车子压死了,所以原本一起参加高考的兄弟两个,最后只剩下他一个,如愿考进弟弟本来要考的学校。

但他的性格也越变越怪。

认识孟尤的人都觉得这人沉默寡言,但是其实很好说话,进了大学以来,从不和任何人争执。老师让他做吃力不讨好的男生班长,他毫无怨言。他家相对富裕,不少人问他临时借钱,少则五块多则一百,都很频繁,他也来不会说不字,也不会想起来问你讨。日子一久,粗心的债务人忘了,就没还;有的人存心不还,也就成了无头债。所以大家都觉得他很好欺负,对他在工作上的事情也是经常不配合。

比如锦水江事件当天,本来他们班拍宣传片的应该有十二个,但出发时只来了七八个不到,也说明了他这个班长毫无号召力和威信可言,很多人都没把他放在眼里。

除了付天瑞。

在懒懒散散、粗枝大叶、有点小愤青、又从来不问别人借钱的付大宝看来,孟班长属于那种阴里怪气、不知道成天在想点什么的人,还有点大老爷们不该有的洁癖,宛如娘娘腔。他自然不知道孟尤那个双胞胎兄弟的事情。倒是当初孟尤被分在他们宿舍,住了没几天就被香烟熏陶坏了,但他也不明说,某天下午四点付大宝醒来,发现对床上铺空空如也,一打听才知道孟尤已经征得老师同意,换到斜对门的宿舍去了。

最讨厌这种人了。付天瑞后来对童城说过:做事情不声不响的,最会害人。

另外,孟尤的胆小如鼠也是付天瑞笑话他的原因之一。比如此人每天晚上都要打电话给省城老家的父母报平安,告诉他们自己儿子还活着。这也就算了,关键是通话的结尾,他居然还提醒母亲“窗户关关好,煤气阀门关关好,防盗门和屋门都记得闩上”——每晚都是雷打不动这番话,从不落下。

每次付天瑞拿这个来开玩笑,童城总要为孟班长辩护几句:这叫孝顺。

就是这样一个被付天瑞嘲笑和鄙夷的班长,在锦水江事件的紧要关头,首先用手机拨打了110求救电话,然后又被付天瑞委以了负责拉绳子的重任。

“我要是不行了或者抓到人了,就朝你挥手臂,马上把我往回拉!”这是付大宝最后向他交代的。

接受任务的时候,孟尤自己也是有点哆嗦。自从亲兄弟出事之后,父母对他总是格外关照爱护,当初他考上L大,父母都巴不得举家搬来陪读。这种教育导致他遇到大事总是没有主见,只好等着别人分派任务然后自己去完成。

然而付天瑞下水之后不久,孟尤就发现那根不堪重任的封箱带断掉了,付大宝估计是有去无回。童城救出第一个少年后上岸,发现自己的旱鸭子好兄弟居然就这么下水了,于是又回到了水里。

当时留在岸上的几个女生,有几个已经往远处跑去喊人,或者朝下游的渔船狂奔而去。当她们带着几个其他人赶来时,岸上的孟尤已经不见了。她们还以为他也是去哪里喊人了,因为连抱着空水桶的付大宝也没挺过来,何况孟班长那体质,应该不会跳下去救人。

但她们都错了。

一直到后来,人们检查孟尤放在学校的遗物,才在那台苹果笔记本电脑里发现了一个名为“K K”的文件夹,里面都是同一个女孩各种各样的手机照片,从角度看应该是偷拍。

夏粤然,夏考考。

这是孟尤笔记本里唯一存放的女生人物照片。而唯一的男生人物照片,则是当初他和他弟弟的合影。

其实就在事发的前两天,孟尤还在做噩梦做到自己死了,是在火里。他特意到学校外面马路上的瞎子算命,得来的都是连猜带蒙的东西,却让他心里得到慰籍。自从家里的小孩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之后,他就格外害怕死亡,也格外憎恨“英雄”这两个字。当年他弟弟出事后过了一个星期,他才回到学校上课,一个同学把一张写着弟弟英雄事迹的报纸给他看,孟尤闷了几秒钟,忽然将报纸撕得粉碎,用从未有过的高亢喊:什么英雄!我弟弟不要做英雄!我也不要!滚!

从此再也没有人向他提起这件事,他也不对任何人说。

这也是他在弟弟死后唯一一次表露了自己的情绪。

至于夏考考,也没人知道他对她到底算什么意思。两个人在一个班级,却几乎不怎么说话。孟尤是什么时候开始有这么多照片也不得而知。那个文件夹里唯一几张不是偷拍的照片,都是夏粤然放在校内网个人空间上的。锦水江事件之后,四个人的名字被广为传扬,校内网上除了童城,三个人的空间被访问了几万次。但孟尤限制了陌生人的访问,只能隐约看到,他校内网上的好友连十个都不到,其中之一就是夏考考。

他是为了得到她的照片,才去注册的么?

答案应该是肯定的。

除了苹果笔记本里的线索,人们还在孟尤的课桌立柜里发现一只养在笼子里的小仓鼠。显然这是偷偷养的,因为宿舍条例规定不能养宠物。孟尤的室友说,这是他一周前买回来的,说只是放养几天,到时候要送给一个朋友,那朋友前段时间似乎心情不大好,送这个能帮助恢复。当时他室友还很纳闷,想性格古怪的孟班长居然还有别的朋友,而且还这么上心这么体贴,真是稀奇。

现在一想,下个星期三,就是夏粤然的生日了。

而当时的一个女生回忆,那次拍摄宣传片时,孟尤因为是班长,所以负责摄影,连DV机也是他的,所以从头到尾都很忙,夏考考什么时候离开了大部队,他也未必注意。可落水事发时,他倒是第一个冲到岸边的人之一,想来,其实他心里一直很清楚她在哪里的。

他是第一个到岸边的,也是最后一个跳下去的。那边千钧一发的时候,他是为了救落水的夏考考,才在犹豫了这么久之后一跃而下的?还是因为童城和付天瑞他们几个都下去了,他终于也克服了长期以来对死亡的恐惧和懦弱,要把他们几个都救回来?

这是个永远无法回答的问题。

锦水江事件发生后的第五个小时,也就是晚上七点,最后一个下水失踪的孟尤的遗体在江河下段的水草丛里被发现,而之前的三具遗体已经被运走。

他终究没有救起想要救的人,更没有和暗恋的人躺在一块。

这场事件中唯一不遗憾的是,最早落水的三名少年,有两名被成功救起。

五、火花

管理学院工商管理系05级6班最近的一次班会,由孟尤发起,当时他站在讲台上宣布主题是“畅谈理想”时。其实现在的大学生似乎很少谈理想了,或者大家的理想几乎都统一了,那就是好工作、好收入,撞大运能买套房子。

时隔若干年后,关于锦水江事件已经成为了尘封的记忆,只活在少数人的脑海里。而当年6班的大学同学在聚会时,说起他们四人当初谈到理想,都唏嘘不已。

夏粤然的理想几个女生记得很清楚:周游世界,除了法国。

童城的理想是他嘴上说了好几次的:挣大钱,给父母养老,城里房子太贵,乡下盖个别墅就行。

付天瑞对理想就四个字:滚蛋,戒了。

孟尤呢?没人能记得他说了什么,他似乎什么也没说。

对这个纷繁的世界来说,生如鸿毛,死得重如泰山,他们都是无声无息的。

火花出现前无声无息

耀眼在刹那之间

存于记忆的光晕

只是一闪

却是永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