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巨鹿被困,分兵埋下的相争格局

本文地址:http://v2r.cn/4e1a02545fbdd08d/

乱世中的人生,永远充满太多的际遇和可能,但冥冥中,缘分也会让该到一起的,最终都走到一起。而左右着人们聚散的力量,永远也不会消亡。

张良和刘邦的再一次见面,很快就发生在一年以后,那时,恰巧是秦二世三年(公元前207年)四月。

然而,在这短短的时间中,神州大地几乎如同巨鼎中翻腾的沸水,没有一刻能呈现安然稳定的局势。

最开始,义军面对的就是疯狂反扑的秦军主力。

在大将章邯、丞相李斯之子李由的率领下,秦军由骊山刑徒和边防军组成的主力,扫荡了陈胜残部后,迅速向关东扑去。他们首先攻破了最弱小的魏国,魏王咎被迫自杀,齐王田儋则死于战场上。好在齐国毕竟有充足的战略回旋余地,田儋的弟弟田荣收拾了残兵败将,逃到了东阿城中(今山东聊城东南),固守待援。而其他的齐国贵族们,则陆续前来投奔,他们将战国末期齐国的宗室田假推上王位,又让田角担任相国、田间担任将军,继续维持死亡线边缘的国家。

秦军当然不愿将垂手可得的胜利放弃,他们继续猛烈地围攻东阿城。幸好,虽然项梁厌恶这个平时事不关己、出事就到处求救的田氏齐国,但出于义军的立场,他还是毅然带领主力击破秦军的前锋,暂且缓解了恶东阿的压力。

没想到,被解救出来的田荣,根本没想感谢项梁、共同对付秦军,反而转身闹起了内讧——他挥兵猛攻田假,结果,这位“假”王干脆放弃王位,逃到项梁军中。于是,田荣将自己的侄子田市重新任为齐王,自己则成了相国。

项梁对此当然无可奈何,毕竟,现在最大的敌人是秦国,田荣这种小人,只要不来找义军的麻烦,也只好暂且不去过问。而在解救东阿城的作战中,楚军第一次对阵秦军主力,却获得了战场上的优势,这一点又让项梁油然升起了别样的兴奋和希望——难道,秦军并没有传说中的那样厉害?

的确,经过东阿的战事,楚军士气高涨,而秦军一路攻城拔寨的锐气受到挫伤。从这点来看,项梁的判断没有错。在这样的判断下,他开始部署起反击的战役。

在项梁的计划下,一部分军队被交给项羽和刘邦率领,去攻取秦军占领的城阳(今山东甄城东南),而主力部队则由他亲自率领,向濮阳推进。

项梁方面的攻势相当猛烈,刚刚在濮阳站稳脚跟的章邯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你们组织起反击,结果,仓促迎战的部队迅速被击溃,秦军很快放弃了濮阳这座战略要地。几乎同时,项羽和刘邦的部队进展也相当顺利,他们攻占了城阳,然后按照项梁的授意绕过定陶,在雍丘突袭秦军,斩杀了三川郡守李由,然后回兵专攻外黄、陈留等地。

听到这样的好消息,项梁当然高兴,他决定自己带主力部队回到定陶,打算趁章邯西撤的机会,拿下这另一块战略要地。

然而,当全军上下被主帅项梁的骄傲情绪而感染时,厄运就这样不期而至了。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定陶城中的秦军精心准备,开城偷袭楚军大本营。结果,猝不及防的楚军一败涂地,项梁本人则被彪悍的秦军骑兵所杀。

这个消息很快传到了陈留附近的楚军营帐中。

“什么!你胡说!”项羽一把拎起了前来报信的败兵,怒吼道,“我叔父怎么会打败仗?他从未败过!”

虽然败兵被吓得面无人色,但事实终归是事实。

项羽悲愤地一声长啸,让守卫在营帐外的卫兵也情不自禁地哆嗦了两下。

“传我的军令!”项羽瞪着布满血丝的双眼,定定地看着营帐外黑洞洞的夜色,“全军立即转向定陶,我要屠城为叔父报仇!”

坐在一边的刘邦求助般地看向范增,范增虽然也很难过,但却不失冷静地说道:“将军,武信君是一手抚养您长大的叔父,更是整个义军的领袖。如今,他为国捐躯,悲痛的不仅是您,更是我们整个楚国上下啊。只是,将军您现在最要紧的不是去复仇,而是稳定军心,保存实力啊,千万不能意气用事!”

刘邦也趁机说:“将军,别忘了武信君的嘱托!”

这一句话,瞬间将项羽拉回到现实中。他想到,自己临行前,叔父千叮咛万嘱咐,生怕因自己的脾气而导致不利,特意让老成持重的范增做随军的谋士,并劝他一定要凡事多和范增商量。

想到这里,项羽又是一声怒吼,颓然跪倒在席上,两行热泪滚滚而下。

看到项羽不再坚持己见,刘邦不由得长出一口气,再看范增时,老先生却已经去吩咐偏将们,全军星夜拔营返军,回往彭城。

原本顺利的西征,因为武信君项梁突然的阵亡,而全面停顿下来,各条战线上的诸将也先后退回到彭城,连楚怀王也被人接到这里,共同商讨下一步的计划。所有人一致同意,接下来的计划,应该是重振士气,让因为项梁之死而遭到打击的楚军尽快恢复正常。

但是,军不可一日无主帅,更加当务之急的是,谁来接替项梁的位置。

如果从项家子弟兵的意见来看,项梁战死,那自然应该是项羽接替,项羽经常和将士们一同在前线出生入死,连用餐也是同一个大锅中抡勺子,平易近人而不怒自威,因此在普通将士中有着莫大的威望,

然而,此时的义军并非单纯是一支军队,更是一种政治实体。

按照众人相互平衡斡旋之后的意见,新的权力格局产生了:以楚怀王的名义,封项羽为长安侯,号鲁公,率领所部驻彭城以西;封刘邦为武安侯,担任砀郡守,率领所部驻扎砀郡;封大将吕臣为司徒,率领所部驻扎彭城以东。另外,楚国的临时首都被义军将领们迁到了彭城,让吕臣的父亲吕青担任令尹,由怀王的名义来直接节制驻扎彭城的项羽和吕臣。

很快,楚军从作战不利的情况下,获得了及时的收缩和调整,士气面貌焕然一新。

但这一切,章邯却并不知道。在项梁阵亡之后,章邯获得的消息是楚军已经全面败退,和幕僚商讨之后,他决定率军北渡黄河,攻打赵国。

对于章邯来说,这也是必然的战略选择。因为相对于远在江淮的彭城来说,紧挨在函谷关以东的赵,才是咸阳的心腹之患。

此时,赵国的国王是前赵王室的后裔赵歇,而掌握军权的,则是以前陈胜的旧部陈余和张耳,他们俩分别担任将军和相国,在信都(今河北邢台市)维持着政权的独立。

现在,章邯决定将这个小政权当做第一打击对象了。

强大的秦军渡河之后,迅速攻占了邯郸,为了防止以后围绕这个城市再发生争夺战,章邯下令,立即将所有尚存的百姓迁往河内郡(今河南郑州西北),然后将整个邯郸城化作平地。

这样,信都的门户尽失,已经直接暴露在秦军铁蹄的面前了。张耳、陈余感到形势不妙,他们很快放弃信都,退守巨鹿。

巨鹿,古名大麓,远古时期就是兵家必争之地,有着重要的战略价值。但是,此时困守这样的要地也不是办法,因此,赵王和相国张耳守在城中,而将军陈余则向北收拾兵力,准备对抗秦军。

当陈余返回巨鹿时,他突然发现,自己辛苦收编的几万人,可能派不上什么用场了。原来,章邯在扫平邯郸城之后,下令让大将王离和涉间继续前进,包围巨鹿,而他自己则在巨鹿以南,开拓道路、运输粮草,供应前锋以方便长期围城。因此,陈余只好在城北远远扎下营寨,然后派出使者,四处求援,请求燕、齐、楚诸侯援救。

燕国和齐国此时已经明白,如果再坐视不理,最终将唇亡齿寒。他们很快派来了援军,但看到秦军那铁通般的围城阵势、坚实的粮草供应路线,深知秦军此战势在必得,于是,他们也就按照次序在陈余营垒的旁边驻扎下来。

最后到来的,是项羽的楚军。当然,如果这样说被一个人听见,他会相当不满。

这个人就是楚军将领宋义。

按照众人的意见,楚军的上将本应是项羽,但楚怀王不知道听了谁的“建议”,特地任命资格较老的宋义作为主将。一方面,怀王考虑的是项羽威望发展太大,不利于各部队之间的平衡,另一方面,他也听说当时项梁的失败,也是因为没听说宋义的劝告。

因此,严格来说,宋义才是楚国援军的主将,项羽纵然再勇猛果敢,也只能屈居其次,当然,怀王没忘记,让范增作为末将相随,以便约束住这个性如烈火的年轻人。

同时,还有人提出,趁秦军主力章邯被吸引在巨鹿城下,不如另选一支部队,向西前进,出其不意地向咸阳进发。

楚怀王欣然同意,但问题是,选谁呢?他马上想到了刘邦。

比起其他将领,刘邦似乎显得没有多少特色——作战,他的部队决不懦弱,但也谈不上多么勇猛精锐;政治,似乎这个小小的亭长也没多少兴趣,从没见过他四处活动。

但刘邦最大的特色,是他的仁爱。每次攻略一地,刘邦必定最早出现在民众当中,安抚他们的情绪,关照他们的生活,真心诚意地和他们载歌载舞,庆祝脱离暴秦的统治。

这样的刘邦,即使占领了咸阳,也应该会传播我大楚的美名吧,更重要的是,他一定会保护我的人身安全。

带着这样的想法,少年聪颖的怀王暗自决定了西进的人选。

正是这样的决定,促成了刘邦和张良的重逢,也埋下了未来楚汉相争的格局。

=======================================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bocaiyaji

公众号搜索:伴读(ID:bandu_2015),精品书摘,新鲜书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