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爱情绝缘体的爱情故事

本文地址:http://v2r.cn/535349d006b4436f/

图片发自简书App

研究生毕业,身高不算矮,长相不算坏,收入不算低;品行端正,不抽烟不喝酒,拒绝黄赌毒;兴趣广泛,爱好诗歌,也热爱姑娘。

就是这么一个大好青年,却没有女朋友。并不是说我在此时点上没有女朋友,而是在我走过的二十八年的人生旅程中始终没有过女朋友。简直没有天理不可思议。

但我并不承认自己没谈过恋爱。

虽然姑娘们不喜欢我,我还是顽固地喜欢着姑娘的,因此我并没有与男生谈恋爱的兴趣。

事实上,我只是没谈过一场成功的恋爱。两个人(无论同性还是异性)相识相知相恋最后确立恋爱关系,并且在一起了,就是成功的恋爱,而不考虑两个人在一起的时间是一分钟还是一辈子,也不考虑最终是否修成正果,结婚生猴子。

我没有谈过一场成功的恋爱,也就是说我从来没有与一个姑娘确立过男女朋友关系并且在一起,一秒钟也没有过。

元宵节休假过后,我又得返回到那个寡淡的城市去上班,我在凌晨三点的火车站候车厅等车,思维却在跑野马。

等待总让人心焦,哲学家安慰我们,人生就是不断的等待与希望。所幸我的“希望”终于准点到来,步履不停,脚下生风,直奔我所在的车厢。

人间三月,冬意渐消,而春寒未歇,晨风裹着丝丝寒意袭来,让我不禁打了个寒颤。站台上,对面一姑娘款款而来,让我眼前一亮。

我的眼光全停留在她腿上,一双修长结实的腿上,一双光溜溜没穿裤子的腿上。当然,她并不是什么也没穿,还是穿了一条牛仔短裤的,短的不能再短的那种。从御寒的角度讲,跟没穿也差不多了。

休假半月没出门,不想春色已如许。

所谓人海中邂逅一场,只不过意味着,你和他的缘分就是目送她的背影渐行渐远,你站立在月台的这一端,看着她逐渐消失在出站口,而且,她用背影默默告诉你,不必追。

我没有追,虽然春天是恋爱的季节,也是适合思春怀春的季节。我是个理性的人,不会做傻事。

每次坐火车,都期待邻座是个美丽可爱的姑娘,这种期待并不像彩票中五百万一样奢求。换句话说,每次坐火车,都不希望邻座是个满身臭气的抠脚大汉或如胶似漆你侬我侬的情侣。买一瓶可乐没有再来一瓶的惊喜,是可忍,喝了一口发现它过期变味了,不可忍。

墨菲定律说,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所以我从来没在火车上遇到一个美丽可爱的姑娘,换句话说,我的邻座经常是满身臭气的抠脚大汉或如胶似漆你侬我侬的情侣。对此我已习惯,毕竟买过很多次彩票也没中过奖,喝过很多瓶可乐也没中过再来一瓶。

穿过拥挤的人潮,找到我的座位。不出所料,旁边又是一个抠脚大汉,将腿放在对面座位上酣睡。

眼光逡巡之处,众人皆睡,当我看到她时,眼前又一亮,是把镜片擦洗得再干净也不能及的那种亮。

小时候写作文,有很多常用句式,比如“什么让我眼前一亮”,“使出了吃奶的力气”。事实上我一直怀疑,吃奶是一件需要很大力气才能完成的事吗?同样的,我也不清楚何为让人眼前一亮。

直到六年级的那个晚夏,我来到新的学校新的班级看到一袭白裙的她,眼光的焦点全停留在她身上,且自动开启了长焦大光圈模式,周遭的背景全都虚化暗淡,她比班里的其他女生发育的都要好,黑溜溜的自然卷长发扎成一个马尾。

白色长裙、乌黑长发,我第一次有了眼前一亮的体验。此后我变得近视,这种体验成了家常便饭,只要戴上眼镜或者把镜片擦洗干净就行。

眼前的女孩坐我斜对面,中间隔着银河一样的过道,这并不影响我将眼光的焦点全停留在她身上,且自动开启了长焦大光圈模式,周遭的背景全都虚化暗淡,我没有注意她发育的好不好,是否有一头黑溜溜的自然卷长发。

吸引我目光的,是她正在做的事,在深夜的火车上没有人会做的事,即使不是在火车上,不是在深夜,现在会做这种事的人也极少,并且越来越少了。

她在看书。

看一本纸质书。

看得很认真,在深夜的火车上,在周围的鼾声里,在我的注视下。

我揉了揉疲劳酸涩的眼睛,用湿巾擦了擦镜片,仍没看清她看的什么书。

墨菲定律说,越想要什么就越不能得到什么。可越是得不到的就越想要,于是我眼光守着她,不错过一丝风吹草动。

目光是有能量的,时间短情绪少的时候被看者不会轻易发现,当你盯着看而且情绪和想法比较多的时候,被看者能感受到这种眼波的存在。她似乎感受到我灼灼的目光,朝我这里瞥了一眼,只是轻描淡写的一眼。

我实在有些困,小睡了一会儿,醒来后发现她也睡着了,头倚着窗子。我的眼睛再一次亮了,吸引我目光的并不是她销魂的睡姿或可爱的表情,而是那本书,封面上赫然有五个字,犯罪心理学。

一个妙龄少女在深夜的火车上看《犯罪心理学》,到底是怎样一种心理,我再次仔细打量她。这是多干净的一个姑娘啊,戴黑框眼镜,短发垂肩,面目清秀,看起来像个在读大学生,或许是心理学专业的。

在我看来,看犯罪心理学这种书的,要么是警察,要么是罪犯或者准备犯罪,要么是感兴趣的路人。她柔弱的模样绝不像警察,她善良的样子更不像罪犯,看来只是兴趣所致。

一个妙龄少女竟然对犯罪心理学感兴趣,这更加勾起了我对她的兴趣。

瞌睡是会传染的,大家都睡了,我也不能独醒。

当我再次睁开眼,天色已明,她也醒了,仍在看书。

为了不让她发现我在看她,我尽量收敛起目光里的情绪,装作云淡风轻,一会儿看她,一会儿看窗外的风景,我看她时很近,看风景时很远。

旁边的大叔起身去抽烟,这时她也起身,我突然心跳加快血液上涌,她竟然径直朝我走过来了。四目相对的一瞬,我却慌乱起来,下意识收回目光扭过头看向窗外。我不知道怎么会有这种反应,总在关键时刻掉链子。

或许是我想多了,她其实并不是朝我走来,而是径自走向了车厢尽头的卫生间。

她回来后继续看书,而我波澜不惊的心却荡起一圈圈涟漪,再难平息。

风乍起,吹皱一湖春水,她就是吹皱我心波的那一缕春风。

我在心里预谋该如何与她搭讪。“同学,可以认识下你吗?”太没特色了;“同学,你看的什么书?”太没亮点了;不如直接表达倾慕之情,可是“我爱你我喜欢你”这些话是万万说不出口的,不如学学夏目漱石说“今晚月色很好”。

我是个理性的人,看到树上诱人的桃子而必须爬树才能摘到时,理性告诉我可能因此从树上摔下来,于是我选择放弃。

我一遍遍说服自己鼓起勇气去搭讪,但理性告诉我她很可能会拒绝我,而旁边的大叔们会对我投以鄙夷的目光,我会因此很没面子,于是我虽然柔肠百转纠结万千却始终无动于衷。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十年前高考结束后的那个夏天,我曾向一个女孩表白,如你所料,我被残忍果断地拒绝了,大大出乎我的意料。

我是个理性的人,不会冒险干傻事。表白是因为有十足的把握,觉得成功是个大概率事件。这种把握来自于有且不止一个同学私下告诉我那女孩喜欢我,而我恰恰是在得知这秘密之后才喜欢上她的。她并不是那种可以让我眼前一亮的女孩,可人们总是会对对自己有好感的人产生好感。

她会在每天晚自习后等我一起并肩走回宿舍,风雨无阻。在不到五百米的路途中,我们谈天说地,看星星看月亮,我能感受到她看我的目光里饱含的热切能量和温柔情绪。解风情的晚风将她的长发吹拂过我的耳畔,不解风情的我觉得在夜空下与她并肩,即使不说话,也十分美好。

我一辈子没牵过她的手,甚至没想过要牵。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表白,目前来看也是最后一次。我不知道她为什么会拒绝我,或许如墨菲定律所说,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背后到底有什么复杂的缘由却是我不得而知的。

被她拒绝的那个夏天,我的青春似乎突然崩塌了。从此我的心变成了一座小小的寂寞的城,小小的窗扉紧掩,遇到心仪的姑娘,从不敢靠近。

大一时我喜欢上同专业一个姑娘,从本科到研究生毕业,暗恋她七年,在这漫长的岁月里,我总在不远处守望,等在季节里的容颜如莲花般开了又落,静静地看着她吐露、枯萎,狂喜或心疼,却从不敢靠近。

在爱情面前,我把自己藏在厚重的壳里,寂然被动地自我保护,哪怕只要踮起脚尖就能摘到树上的桃子,也不会主动伸手。

我也知道理性只不过是我一贯的借口,实际是我的懦弱和羞怯作祟。所以,我28岁了还没谈过恋爱没有过女朋友,似乎也就不难理解了。

快到站了,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假如她与我在同一个站下车,就很有可能与我生活在同一个城市,我要不顾一切完成搭讪。假如她在下一站也就是终点站下车的话,说明我们并没有缘分,那就只好作罢。

然后我就在心里默默祈祷她会与我在同一站下车。我突然有点悔恨自己没有信仰上帝或者我佛如来的习惯,这时想抱个佛脚,佛祖会否让我如愿呢?

火车到站前十分钟,我收拾好行李,她在看书,我心里有一丝不详的预感。

到站前五分钟,她还在看书,我紧张起来,甚至怀疑她看书入迷而忘记要准备下车。

火车终于到站,我背起双肩包,提着手提包,她还在看书,我的心沉了下去。她丝毫没有下车的意思,这一刻,我竟然希望这列火车永远不要停。

火车停稳,到站的人鱼贯而出,我起身站在过道,她还在看书。

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如果我不担心,情况是否会反转?可是,我没办法不担心。

这时候我又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再等一分钟。或许是她生性淡定,甘为人后。

我的心咚咚直跳,每跳一下就沉一分,每跳一下就凉一分。这一分钟甚至比我在候车厅等的那一个小时还要漫长,还要难熬。直到后面的大叔不耐地说,走不走,我才无奈迈步,并且不时回头,直到她消失在我的视线。

我的心彻底凉了,像个木偶跟着人潮走向出站口,汹涌的悔意袭上心头,或许要永远错过她了。

下车后,我才知道虽然只不过在人群里多看了她几眼,对她却已经这么留恋,这么牵肠挂肚。在人生漫长又短暂的旅程中,我们会遇见很多人,总有一个是我们命里注定的,她会不会是我命里注定的那个人呢?

人潮拥挤中,不知道谁的手机铃声响起,“没有你以后,我灵魂失控,黑云在降落,我被它拖着走,静静悄悄默默离开,陷入了危险边缘,我的世界已狂风暴雨……”一曲惊醒梦中人。

“爱情来得太快就像龙卷风”,难道我已经爱上她了。

“离不开暴风圈来不及逃”,这次我不想再逃,我要把她追回来。

我再顾不上修养,逆着人流折返,挤开人潮,步履不停,脚下生风,奔向她所在的车厢。

检票员拦住我,我说我刚下车,东西落在座位要回去取,看我一脸焦急不似有诈,就放我进去了。

来到她的座位,我的心再次沉入谷底,她竟然不在了。“爱情走的太快就像龙卷风”,耳边又回响起那句歌词。

“嗨!”我转身,是她,我的心咚咚直跳。

我侧身让她回到座位,长舒一口气,“今晚月色很好。”

她瞪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看着我,我的脸唰一下红了。在一个姑娘面前羞红了脸,真是丢脸。因为太紧张而说错话,更是丢脸。目光真是有能量的,背后大叔的眼光让我如芒在背。

“今天阳光很好。”我看着她的眼睛。

“啊?”

我顿了顿,“你看,外面阳光多好,路上草绿,陌上花开,桃花一片深红,樱花一片粉白,油菜花一片嫩黄,在这么好的时光里,在这个平凡又伟大的清晨,你可以认识我吗?”

“啊?”

我的脸一定比窗外的桃花还红,比清晨的阳光还热,“不是,是我可以认识你吗?”

“啊?”

“施耐庵说,人生三十而不娶,不应更娶,我今年已经28岁了,还未娶,并且从来没谈过恋爱。”我仍然牢牢盯着她的眼睛。

没谈过恋爱这件事我没告诉过任何人,十年来我第一次在一个人面前完全袒露自己,在她面前我把自己脱光,卸下所有的伪装和保护色。

去它的理性,我豁出去了,“我没行过很多地方的桥,没看过许多次数的云,没喝过许多种类的酒,却正喜欢着一个正当最好年龄的人,那个人就是你。”

“啊?”她脸上露出笑意,如春花初绽,冰雪初融。

墨菲定律说,所有的事都会比你预计的时间长,所以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也不算太夸张,我用了十年的时间才能与她坐同一辆车同一节车厢,不过我们认识的一年零六个月后就共枕眠了,在我三十岁生日的前夕,终于修成正果,结为连理。

结婚的那天晚上,我们相拥而卧,她红着脸说,“其实一直有个秘密没告诉你。”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心跳加快血气上涌,“什么秘密?”

“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就有眼前一亮的感觉,眼光的焦点全停留在你身上,且自动开启了长焦大光圈模式,周遭的背景全都虚化暗淡,这是多干净的一个男生啊,干净的头发,干净的眼神,干净的肤色,干净的衣着。”

“啊?”

“目光是有能量的,怕你发现,你看我的时候,我就看书,你看窗外的时候,我就看你。想跟你搭讪来着,可你旁边讨厌的大叔一直在假寐。终于等他去卫生间,我鼓起十分的勇气走向你,四目相对时,你竟然扭头看向窗外,我的心一下子凉了,于是机智地装作去卫生间。”

“啊?”

“你下车后,我才知道我原来这么不舍,汹涌的悔意袭上心头,知道要永远错过你了,于是我做了一个重大的决定,想赶上你要个联系方式,走出去时,却发现你已经消失在人海。悻悻然回到车厢,你却傻傻地站在我面前。”

“啊?”

任何事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事实上,任何事也都没有表面看起来那么复杂。当幸福来敲门时,记得赶紧开门,当幸福没来时,要勇敢去敲幸福的门。在这大千世界的千门万户中,总有一扇心扉是为你打开的。

哦,对了,她真的是个警察,刑警。

喜欢就评价一下吧!

穿衣打扮,爱美的女人,一定不要忘记关注小编的微信公众号:xiumeinvren(←长按复制)不要错过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