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团体治疗中原先家庭的矫正性重现

本文地址:http://v2r.cn/55e6fc48aa8f300e/

如果该团体的领导者在团体中被视为父母的角色,那么团体成员将会把领导者与父母/权威形象联系起来:或极度依赖领导者,赋予领导者不切实际的全知与全能;或盲目地反对领导者,认为他们把自己当成小孩,并加以控制;或对领导者们,如同当初挑起双亲之间的不和;或在其中一位协同治疗师离开时,才暴露得最深刻;或和其他成员激烈竞争,努力争取团体的注意和治疗师的关心;或当领导者注意力集中于其他人时,有些学员就笼罩在妒忌中;或在其他成员之间寻求联盟,企图颠覆治疗师的领导;或完全将个人利益置于脑后,而看似无私地努力满足领导者和其他成员的需要。

显然,类似的现象也出现在个体治疗中,不过,不同的是,团体提供了大量矫正的可能性。在我的一个团体之中,有一个在几次聚会上都保持沉默且绷着脸的来访者——Betty,哀叹团体心理治疗不如个体心理治疗。她说团体治疗使她感到压抑,因为团体成员无法满足她的需求。她说自己无法在团体中发言,却可以自由地和治疗师或任何一个成员单独谈话。后来,这个来访者在追问下才透露她不愉快的原因,即她认为团体中其他人都比她受到重视。原来,在最近一次聚会中,有一个成员度假归来时,受到大家热烈欢迎,而她最近也同样度假回来,但并没有得到相同的关注。而且,一个成员因为给另一个成员提供了重要的建议而被赞扬,然而她几个星期前也做过同样的事,但并未引起注意。有时,再分配时间上,她逐渐感到不满;在等候发言时,她很不耐烦;当注意力从她身上挪开时,她也感到生气。

Betty是正确是吗?团体治疗对她是一种错误的治疗方式吗?当然不!所有的这些批评——皆深深地根植于她早期与兄弟姐妹的关系——并不是她不想参加团体治疗的真正理由。恰恰相反,团体治疗方式对她有特别的意义,是她对于“被注意”的羡慕和渴求浮到表面。在个体治疗中,这些特别的冲突即使有,也出现得相当迟,因为治疗师总是注意到来访者的每个词语和每种需要,来访者可以占用所有的时间。

早期家庭冲突的复现是重要的,矫正性的复现更加重要。再次暴露而不进行修复只会让情况变得更糟。抑制个人成长的人际关系模式的人际关系不应该成为许多家庭结构中僵化、不可改变的特征。反之,固着的角色需要不断地被探索和挑战,并建立不断地鼓励探索人际关系和尝试新行为的基本原则。对许多成员而言,与治疗师和其他成员一起解决问题也是在处理一直以来悬而未决的事情。

【耳朵心理咨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