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谈情说爱,屈尊的男人不丢人

本文地址:http://v2r.cn/5793bef60a3fcb7a/

文 / 剑钧

在男人的眼里,爱情是高贵的,因而也往往是脆弱的,脆弱得犹如一只精美的瓷器,一次不经意的失手,就会变成无法修复的碎片。就好像春天里满园的艳丽桃花,只消一夜晚风就会落红遍地。于是我便想起了《红楼梦》里林黛玉的《葬花词》:“花谢花飞飞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游丝软细飘春榭,落絮轻粘扑绣窗……”有人说,爱上一个心仪的女孩儿,真难!有人说,爱上一个漂亮的女孩儿,真美!也有人说,爱上一个挑剔的女孩儿,真累!

尽管爱情之海,每天都上演潮起潮落的变幻爱情,但还是有无数男孩儿“飞蛾扑火”般地寻觅美丽的爱情。有的人历尽艰辛找到了,但又转瞬失去了;有的人费尽周折很失望,但却又峰回路转;有的人有心栽花花不开,有的人无心插柳柳成荫。难怪有人大声疾呼:“爱情啊,你姓什么?”

有人把爱情比作一盆富贵竹,她在适宜环境下容易吐绿,也容易繁茂,浓绿得会让人陶醉,但育花人如果太在意它的浓绿,过多地把繁枝茂叶束缚在一起,缺少了自由的空间,它的恣意的浓,它的潇洒的绿,就会在“精心”呵护下,变得发黄甚至枯萎。

有人把爱情比作一叶小舟,她在风平浪静的海面上游弋很浪漫,也很养眼,船上的情侣会很惬意,但船上的人若太迷恋心目中的海市蜃楼,缺少了爱的激情,缺少了爱的罗盘,就会迷失了前进的方向,撞上礁石,再有一个大浪打来,就会将船儿打翻。

说到了罗盘,就不能不提到最先发现美洲新大陆的哥伦布和实现环球航行的麦哲仑,六百多年前,他们是靠着我们老祖宗发明的航海罗盘,来搏击风浪的。英国著名诗人亚力山大·波普对之产生了诗的联想,他说:“在这一人航海的人生浩瀚大海中,理想是罗盘针,热情是疾风。理想使你微笑地观察着生活;理想使你倔强地反抗着命运。理想使你忘记鬓发早白。”在这里,我倒是想将这句名言“剽窃”一下,引申到当下的爱情上,来换一个说法:“在这一人航海的人生爱情之海中,自尊是罗盘针,热情是疾风。自尊使你微笑地观察着生活;自尊使你倔强地反抗着命运。自尊使你忘记爱的苦涩。”

当然,我这话是说给男孩儿听的。因为对男孩儿而言,自尊来自男人的天性,来自男人的心境,来自男人的洒脱。暂且抛弃男性的优越感、超越感和支配感,男孩儿在恋爱中还是会放下身段的,主动向女孩儿示爱的。我想说的是,男孩儿这个“屈尊”的度有多大?自尊的罗盘会将男孩儿的心引向何方?

男人的时尚求婚缘于西方的习俗,男孩儿在向女孩儿求婚那一刻,一般都会捧着一束红玫瑰,单膝跪地说出让女孩儿怦然心动的求婚蜜语。眼下的中国,西方的情人节也走进了情侣的爱情生活,一到此时,就是巧克力店和花店的黄金时节,男人们都在忙不迭地向心仪的女人献殷勤,蘸了蜂蜜般的话语让女孩儿乐不可支,一掷千金的礼物换取了女孩儿的微笑。女孩儿一时间“享受”到了女皇一样的感觉,以为这就是日夜企盼的爱情来敲门了。女孩儿都清楚,漂亮与青春有如流水可随岁月遗失,故喜欢在人生有限的光阴里,尽快地收获爱情,

这里既有静观云卷云舒的沉着,又能望穿秋水的心境。但是,爱情并非都是一个模式,都是这般“克隆”出来的童话。古往今来,悲欢离合的爱情不停歇地上演了一幕又一幕。原本有缘千里来相会,到头来却由于女孩儿的矜持,男孩儿的自尊而使爱情的“一江春水向东流”,空留下无尽的悲伤和遗憾。有的男孩儿走近了爱的窗前,望着虚掩的门却没有胆量去推开,有的女孩儿坐在门里,望着窗外的背影却羞于起身。原来爱情也是像雨像雾又像风,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男孩儿和女孩儿往往都会止步于爱情港湾的门口,忍看花开又花落,错过了一次又一次的缘分。想想,这又是谁的过?

选自剑钧新书《我愿用温柔对你,赶走这个世界的阴霾》,欢迎免费订阅今日头条《剑钧文化》,更多详情请关注剑钧微信公众号 jjwxgzh 及剑钧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