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男人7秒想一次性?

本文地址:http://v2r.cn/6840cc2698eec264/

译者:陈太| 壹心理 X 译言

作者:Tom Stafford

我们都知道,一些数据显示男人每7秒钟就会想一次 “那事儿”。我们大多数人对这个观点喜闻乐见太久,以至于没有怀疑。然而,先不去想这是不是真的,我们想一想如何能够 —— 或是不能够证明这一点。

如果我们相信这个数据,每7秒想一次,就是每小时514次。或者是每天醒着的时候大约7200次。是不是太多了?在我听来是个挺大的数字,我可以想象甚至比我一天中想任何事物的次数都多。所以,这里有一个有趣的问题:怎么可能去统计一天中,自己或者其他任何人的想法(性或者其他)呢?

心理学家把系统的试图测量想法叫做 “经验取样” 。它包含在人们日常活动时要求中断,要他们记录此时此刻的想法。

Terri Fisher 和她在俄亥俄州立大学的研究小组使用了“点击器”。他们给283名大学生分发了点击器,将学生分为三组,并让他们每次想到性或者食物或睡眠时,就按下点击器记录下来。

通过这个方法,他们发现实验中男性平均每天会想到性19次。比他们实验中的女性 —— 平均每天10次要多。然而,男性想到食物和睡眠的次数也更多,说明也许男性普遍更倾向于放纵型冲动。或者他们更可能将模糊的感觉看做想法。或者二者兼有。

研究中有趣的一点是想到的次数参差不齐。有人说他们一天只有1次想到性,反之受访者最高记录是每两分钟一次。

然而,关于这项研究的最大的混淆因素是 “讽刺程序” 的心理学原理,一般更多被称作 “白熊效应” 。如果你想和小孩子开个残忍的玩笑,告诉他们想到白熊的时候就把手举起来,不想的时候才能放下。一旦你开始想到某事,试图忘记它只会适得其反。

这正是 Fisher 的研究中参与者们所遇到的情况。研究人员给了他们点击器让他们去记录下自己想到性(或者食物、睡眠)的次数。试想下,他们从心理学系走出来,手里还拿着点击器,努力试着不要总是想到性,但是还要试着每次想到的时候记得点击按键。我敢打赌那个可怜的按了388次的家伙,不单单被自己的冲动所害,更是这个实验设计的受害者。

我常想到 Wilhelm Hoffman 和他的同事用到的另外一个方法,给一些德国成年志愿者分发智能手机,手机被设定为这一星期每天都会随机提醒他们7次。要求参与者记录下他们收到随机提醒时最主要的想法,但是这种方法,让参与者觉得有责任一直想着这事儿,本身就会让他们更容易遐想。

研究结果是,最多的人记录下每天想到性7次,和 Fisher 的并不相近。但是很清楚的是,人们想到性的次数要远远少于那个7秒神论。他们记录到只有大约4%的场合,会在(手机提醒)前半个小时里想到性,大概一天1次,而 Fisher 的研究结果是19次。

Hoffman 的研究真正使人震惊的是,在参与者的想法中,性相对并不重要。人们说他们更多地会想到食物、睡眠、个人卫生、社交、休假和(直到下午5点左右)咖啡。一整天中,看电视、查收电邮以及其他媒体的使用都完胜 “性”。事实上,仅仅是在一天结束时(大概午夜),性才会成为主要的想法,甚至这样也只稳居第二,排在睡眠后面。

Hoffman 的方法也同样受白熊效应的影响,因为参与者知道在一天中的某个时间会被要求记录下当时所想的东西。这会使他们夸大一些想法。或者,人们也许羞于承认整天都想着性,因此会少报数据。

那么,尽管我们可以肯定地不予理睬男性平均每7秒想1次性这个瞎话,我们依旧不能确切知道实际的频率。也许因人而异,而且同一个人也要看场合。更让人困惑的是这样一个事实,只要试图计量别人想法的次数,都会影响这人原来的想法。

同样棘手的问题是,没有计量想法的自然单位。想法不像距离,我们可以用厘米、米和千米来衡量。那么究竟想法是什么组成的?多重的念头和想法才需要被计量?当你读到这句的时候,你的想法是没有、一个还是很多?还有很多值得去思考呢!

原文:How often do men really think about sex?

欢迎加入 | 心理学与生活:专注翻译趣味实用心理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