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那一年,我从莱茵河上走过

本文地址:http://v2r.cn/6c731536d2e9d517/

文 / 剑钧

说到德国的历史和文化,就不能不提起那条亘古流淌,被德国人称作“命运之河”、“父亲之河”的莱茵河。出国之前,我就读过朱自清先生早在1934年写就的散文《莱茵河》,先生“坐在轮船上两边看,那些古色古香各种各样的堡垒历历的从眼前过去;仿佛自己已经跳出了这个时代而在那些堡垒里过着无拘无束的日子。”文中还提到过德国诗人海涅当年曾就莱茵河的古老传说写过一首诗。

我还听说过,19世纪初,年轻的英国诗人拜伦离开英国,经比利时、从荷兰溯莱茵河而上,途经德国,直到瑞士。他写下了一首诗赞叹莱茵河的美丽。德国作家罗曼罗兰在神游莱茵河之后,也满怀激情地留下过这样一句名言:“莱茵河是滋润人心的美丽河流。”

当我从莱茵河畔的小镇码头乘上游船时,心里装得更多的是莱茵河迤逦风光之外的遐思。这条源于瑞士的阿尔卑斯山脉,途经奥地利、列支敦士登、法国、德国,最后从荷兰的阿姆斯特丹注入北海的河流,在我心目中充满了神奇的色彩。

如同黄河之于中国,伏尔加河之于俄罗斯、尼罗河之于埃及,塞纳河之于法国,泰晤士河之于英国一样,每个泱泱大国的悠久历史和古老文化都牵系于一条悠悠文明长河。莱茵河,一条承载着西方古老文明的大河,就代表了德国的历史文化与德国的浪漫主义精神。如今,莱茵河又流淌在现代文明最发达地区,自然吸引着无数的人们来顶礼膜拜。

我伫立在游船上,迎着微微的河风,放眼风光秀美的莱茵河,心中有种莫名的激情在逐随着脚下哗哗的河水涌动。沿岸蓝天白云下,峰峦迭翠,丘陵绵亘,芳草萋萋,绿荫漫坡。,山腰下有着数不清的葡萄园,依地势错落有致的乡间人家,白墙红顶的农家小楼别墅与门前停放的各种颜色的小轿车,组合成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的生动场景,似一幅铺天盖地的绝美油画,垂悬于天际之间。

凝望着滔滔不尽的莱茵河水、两岸如诗似画的美仑美奂的景致,我不由想起法国著名历史学家费弗尔说的一句话:“整个欧洲没有一条河能与莱茵河匹敌”。这话出自历史学家之口,就足以验证莱茵河的博大而精深的神韵。

其实,莱茵河并不是由于景色秀美而迷人,而是由于文化底蕴浓厚而迷人。莱茵河水养育了许许多多名垂史册的文化名人:贝多芬在莱茵河畔的那幢三层小楼里,倾听着莱茵河水的旋律,创作了一支又一支优美的乐曲;歌德也在莱茵河支流美因河畔那幢四层的楼房里写出了脍炙人口的《少年维特的烦恼》;还有那位写出《莱茵交响曲》的舒曼竟在莱茵河边如痴如醉中一头栽进莱茵河的巨浪……

他们喝的是莱茵河的水,吹的是莱茵河的风,踏的是莱茵河的浪。也许是莱茵河太美了,才焕发出他们内心深处的才情;也许是莱茵河太诱人了,才促使他们为之留下了不朽的传世之作。

我登上游船的甲板极目远眺,一阵清风徐来,那一座座耸立在起伏山峦上的残破的古城堡跃入我的眼帘。我恍然领悟到,莱茵河带给我的不仅仅是流淌的诗歌、飞溅的音乐、旖旎的景色、葡萄酒的芬芳,还带给我古老的历史与传说。

选自剑钧新书《浪漫之都录梦》,欢迎免费订阅今日头条《剑钧文化》,更多详情请关注剑钧微信公众号 jjwxgzh 及剑钧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