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金榜题名未必流芳百世:那些千古留名的落第者

本文地址:http://v2r.cn/77258d808f0405e5/

古时科场落第是很不幸的事,但也有人因落第而另辟蹊径,花开他处。

在唐代诗人中,张继不是大家,《唐诗三百首》里只选了他一首,而就这一首,便足以使他千古不朽,这就是无人不知的《枫桥夜泊》。“寒山寺”也拜其所赐,成为远近驰名的游览胜地。这首诗,其实是他的落第诗,是他生活中最暗淡冷凄的日子里的作品。当年,自视甚高,又志在必得的张继,没想到会名落孙山,铩羽而归。落第是读书人的奇耻大辱,他欲哭无泪,亦无人可言,一肚子郁闷无处宣泄,这时,归船来到了苏州,停泊在寒山寺外。夜里睡不着觉的张继,愁肠百转,万念俱灰,面对点点渔火,耳闻夜半钟声,突然诗意大发,灵感喷涌,随口吟道:“月落乌啼霜满天,江枫渔火对愁眠。姑苏城外寒山寺,夜半钟声到客船。”从此,张继成了诗坛不朽传奇,《枫桥夜泊》红遍天下,寒山寺香火繁盛至今。

诗圣杜甫,也是科场的倒霉蛋,几次科场失意,最终也没有插花游街、马蹄轻疾的风流,衣锦还乡、袍笏加身的荣耀。而他最负盛名的《望岳》,就是第一次科举失败后的产物。“少年心事当拿云”,24岁的杜甫自然也不例外,满腹经纶,雄心万丈,在他眼里,中个把进士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他落第了。落第归来,怀才不遇,他是满腹的怨气、怒气、戾气、不服气,无颜见江东父老,正好家里还有几个闲钱,就让他外出游历,其实就是散心。一路东去,晓行夜宿,不觉到了泰山脚下。来自平原巩义的杜甫,还从来没见过这样雄伟磅礴的大山,不禁眼睛一亮,胸襟舒展,多日郁闷于胸的晦气一扫而空。登高四望,只见峰险松奇,白云缭绕,远处黄河如带,顿时诗性难耐,不假思索,一行行隽永而壮美的诗句便如颗颗明珠连缀成串,历史上最伟大的诗篇闪亮登场:“岱宗夫如何?齐鲁青未了。造化钟神秀,阴阳割昏晓。荡胸生曾云,决眦入归鸟。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

科场遭受重创最甚者,莫过于柳永,他是皇帝亲自拿掉的。他本来考得不错,自己也信心满满,曾对人夸口说,“定然魁甲登高第”。可没想到,宋仁宗认为他政治上不合格,就把他给黜落了,并批示:“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落第后,柳永心灰意懒,无脸见人,干脆自称“奉旨填词柳三变”,从此无所顾忌地纵游妓馆酒楼之间,致力于民间新声和词的艺术创作。

科场上的不幸,反倒成全了才子词人柳永,使他的艺术天赋在词的创作领域得到充分发挥。《雨霖铃》缠绵悱恻,凄婉动人,离愁别恨,催人泪下;《八声甘州》痛苦愤懑,愁绪如水;《望海潮》极尽铺陈,美不胜收,竟引得金主完颜亮“遂起投鞭渡江、立马吴山之志”。一时间,“凡有井水饮处,皆能歌柳词”,柳永成了婉约派的“龙头老大”。今日想来,还真得感谢宋仁宗,如果不是他把柳永一脚踢出科场,历史上就可能多一个浑浑噩噩的芝麻小官,而少了一个辉耀古今的词坛巨擘。

科场失意文坛得意者的名单还可列举很长,譬如李白、孟浩然、贾岛、苏洵、唐伯虎、吴承恩、吴敬梓、蒲松龄、归有光、郑板桥、魏源……和他们同场考试的状元、探花、榜眼,早已被人忘记了,而这些落第者则千古留名、熠熠闪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