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给儿子开的一张中药处方

本文地址:http://v2r.cn/7a699abeb9155143/
张筱

张 筱

给儿子开的一张中药处方

年轻时曾拜一名老中医为师,后粗通岐黄之术,也曾在乡村行医数年,但后来由于种种原因又放弃了这门“手艺”。对于医术的放弃,这件事已由来已久,搁置日久,技艺日渐生疏、荒废。为此还曾受到家人及亲友们的责备与惋惜。而自已开的最后一张中药处方,大概是在十年前吧。那张处方是为自已开的。

那张为自已开的处方,也是迫于无奈。那年还在黄渚,当时得了胃病,胃痛得厉害,可看过几个大夫均没有见效,想来病是严重了,于是就请假,想去县医院做一次彻底检查。从黄渚到泥阳,路过家门前时却临时改变主意,让司机拐了一个弯,车子离开柏油路朝家开去。那天晚上,我根据症状,自已开了一个处方,然后让妻子去村上的药铺抓药回来,煎着吃了一幅后,胃痛就止住了。便依方再抓两幅煎了来吃,吃完胃病就痊愈了。

没有想到的是,十年之后,我还是忍不住为儿子开了一张中药处方。

那天下班刚回到九米斋,儿子就跑过来对我说他头发脱了几块。看着儿子闷闷不乐的样子,我心下一惊,忙在儿子头上察看,果然在看到头顶一个部位,还有后脑勺处,已有三块铜钱大的斑块。掉光了头发的三个斑块,头皮看上去很鲜亮,在浓密的发间,看上去很醒目。见此,我知道儿子患上了俗名“鬼剃头”的“斑秃”顽症。这病,是很难治的一种慢性病,特别是一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得了此病,在心理上更容易产生恐慌,形成思想上较为沉重的一种负担。

望望儿子的神色,从他的眼睛,我感觉到了他内心的慌乱。再看着桌上那本打开的《中医症状鉴别诊断学》,以及我妻子期待的眼神,我知道在我回来之前,母子二人已查过书了。为了稳定儿子的情绪,我故作轻松地说,没关系,吃几幅药就好了。后又对儿子分析原因,估计是吃那治少白头的药,引起的脱发现象。因为这药是家里人给侄儿配的,儿子回家后,出于疼爱,来时就给我儿子带了一部分。因为是中草药配方,儿子吃时我也没再意,生现了这样的症状,我就让儿子先停药,然后明天去医院检查。吃过饭后,我也翻了翻《中医症状鉴别诊断学》,对照儿子的症状,当属“血热生风脱发”。想给儿子开张处方,但想自己己多年未弄过这活了,还是让儿子去医院看病吧。

安慰了一会,儿子便过去睡觉了。和妻子说了会话,晚上躺下后却翻来翻去睡不着,于是披衣下床,再翻到折角的那一页,“血热生风脱发:头发突然成片脱落,头皮光亮,局部微痒,一般无全身症状……”仔细与儿子的症状对照,我再次确认后,为儿子开了下面这样一张处方:

当归20克 生地30克 丹皮15克 黑芝麻15克

女贞子12克 旱莲草9克 桑椹子9克 侧柏叶6克

取两剂 水煎分五次服用

第二天上班前,喊醒儿子,让他起床后去药房抓药。快十点时又给儿子打了个电话询问,儿子说伏龙坪那家医院缺一味侧柏叶,过会他下来到市上大药房去抓药。中午两点我忍不住又给儿子打了个电话,听儿子说药已取回去,他正在煎药时,我才略感宽慰。按常理,我该请假陪儿子去医院检查、治疗。但看到儿子很信任我的样子,还是自己开了这张处方。

虽然如此,可我心中却很忐忑,对自已如此的行为感到气不足。因为我还记得自己十几岁时,父亲也患过这种病,虽然吃了很多药,脱发却越来越严重,一头浓密的头发,最后竟象荒山秃岭般让人不忍心多看一眼。后来父亲坚持吃药,他的朋友们也从各种渠道给他搞了几个偏方,那个春天父亲还用柳枝煮成水每天洗两遍……不知是药物治疗的作用,还偏方洗的效果,反正父亲的头上,开始长出新发了。直到痊愈,前后整整两年。那时我不懂事,倒没有什么担心,可母亲却在两年中喊我们帮父亲去河边折柳枝,帮父亲煎药。现在回想起来,我才真正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关切之情……

那天晚上,我和母亲通电话时,就想问一问父亲曾用过的偏方,可话到嘴边我还是打住没有往下说。因为我知道一旦家里的亲人们知道儿子患了脱发这事,又得为此事担心了。因为父母知道,患上这种病是多么地烦。我和母亲聊了聊别的,报了平安后,我就挂了电话。

儿子每天吃药,还用生姜在脱发处蹭。那两天,很少对着镜子的儿子,每天要对着镜子看许多次,看看有没有变化,有没有开始长新发。吃过两剂,儿子似乎着急了,他对我说,头发咋还没有长。我笑了笑对儿子说,症状没有加重就不错了,说明药起作用了。又取了两剂,四剂中药吃完后,儿子脱发症状减轻,后脑勺上有一块开始有了生长新发的迹象。那天下班回去后,妻子欣喜地对我说:儿子被同学一个电话喊去玩了,头发开始长了。听妻子这样说,我一颗悬着的心才放下。

昨天让儿子又抓了两剂,吃完也就是一个疗程了。这个疗程后,我想让他歇上两天,然后再开一张处方继续治疗。自然,我是知道中医治疗中要“守方”的重要,但老守着一个方子,不利于患者心理。还是得把配伍变化一下,这样对儿子的治疗会更有效。

其实我这样做,只是用行为给儿子一个信息,这不是什么大毛病。从另个角度而言,我也想教会儿子——一个男子汉,该怎样面对生命里发生的一切事情,虽然许多是我不能教也无法教的,但起吗要让他感受到这点,无论发生了什么,都要坦然面对,正确应对。

2007-10-27 伏龙坪·九米斋

………………………………………………………………………………………………………………

张 筱

上世纪六十年代生,独立写作者,中国文学网总编

本名张志明,网名九米斋主,自号三合居士,又署半破居士

二十多年来进行散文、散文诗、诗歌、小说、评论多种文体写作,创作300多万字作品,已出版自选集6种。

媒体号:九米谵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