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此生不负卿

本文地址:http://v2r.cn/b390f94fbd817ef2/
吴先生终于,陶在7.28的上午9点50分,剖腹产诞下了元溪。手术很成功,陶被推出产房的那一刻,安静的睡着了。亲了一下她的嘴唇,冰冷,颜色也不再红润。术后的第一天,因为麻醉和药物的关系,陶在沉睡中度过了。第二天,开始感觉到痛,刀口的痛,从里往外。子宫的痛,一阵阵好似刀割。陶一声也不吭,忍着。我只能无助的帮她擦掉因为疼痛一阵阵渗出来的冷汗。下午,挂水结束以后,疼痛略微好了些,医生便让陶忍着痛活动。陶照做了,我知道每动一下都会痛入心扉。手术前我猜陶会哭,因为她那么害怕打针吃药,更何况是手术。可是术后的她异常坚强,看着她挤出来安慰我的笑,眼泪就在眼眶里不争气的出来了。陶摸着我的额头,哑着嗓子说“傻瓜,哭什么,我不疼,只有一点点疼”随后的子宫复位,看着医生的手在陶脆弱的腹部不停的揉压,我只有紧紧握着她的手。纵使我有千般的能耐,也无法分担她一丝丝的苦痛。第三天,我就要离开她回来上班。我说,干脆我辞职留下来照顾你,她不许。她说,“我已经能下床了,我会好好的,宝宝也会好好的。你周五回来,我就是生龙活虎了,你只要每天打个电话给我就好”。就是这个女人,她包容我的怪脾气,她理解我的不成熟,她照顾我的小情绪。她为我生下一个孩子,承受切肤的痛。她不埋怨,甚至不愿意表现出一丝不快。这个瘦弱的身体,为了我承受了太多。我能给她的却太少,那些风花雪月,山盟海誓的爱情,我一点也不需要。我只要她快一点从这些苦痛里解脱出来,仍旧是那个活蹦乱跳的傻大姐。此生不灭,不负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