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历史差一点就此改变

本文地址:http://v2r.cn/bc95812c594aa786/
鸿门宴

这天晚上,项伯听到的对话远远不止这一点。在接下来的时间中,他听到范增和项羽的谈话时而紧密,时而舒缓,正当他为营帐中降低的音量而发愁的时候,传来了项羽粗犷的声音。

“传令兵!传令兵!”

项伯立即走进去,说:“我在。刚才卫士太多,恐怕走漏什么消息,我特地将他们屏退了。”

范增满意地点点头,项羽也很自然地请叔父坐下来。

“刚才,我和亚父商议了一番,打算今晚就写信让快马送到刘邦那里,请他明天到鸿门来赴宴。我打算在宴会上再观察一下他,如果这家伙真的忘恩负义,打算自己在关中称王,我一定要杀了他!”项羽恨恨地说。

项伯自然连连称是,范增却还有些许不悦地说:“将军,刘邦的意图已经很明显了……”

“哎,”项羽伸手阻止范增说:“亚父,我们项家乃是楚国名门之后,杀人当然可以,只是要杀的让天下人心服口服啊。”

范增也就不好再说什么。他叫来笔墨,开始草拟书信。

看着运笔如飞的范增,项伯并没有太担心刘邦,但他却想到了当年的兄弟张良。张良现在名义上是韩王的下属,但留在刘邦身边,一旦真的爆发冲突,张良肯定会有危险。

于是,项伯找了个借口,辞了项羽和范增,走出营帐。

他抬头看看天色,已经不早了,便迅速去马厩挑了一匹快马,来到刘邦军中,找到张良。

张良看见项伯,惊喜不已。他抛下手中的书卷,把住挚友的臂膊问道:“项兄,近来可好?”

项伯咽了口唾沫,擦着汗说道:“好,好——只是,张兄你要不好了!项将军明天打算杀掉你们沛公,你今晚先跟我走吧,或者,你跑回韩国也行!”

张良却很从容不迫,他安抚着项伯坐下来,喝了口水,请他详细说了事情的经过。然后,张良将事情转告给刘邦。

刘邦后悔不已,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听了无名小辈的建议,封锁了关隘,结果却要招来杀身大祸。

跑,是来不及了,打,面对项羽的四十万大军,刘邦又知道自己不是对手。

“那么,这位项伯现在还在我军吗?”刘邦脸色苍白,半天挤出这么一句。

得到张良肯定的答复,刘邦喜出望外,连忙让张良将项伯邀请入内。

张良刚介绍完双方,识趣的刘邦立刻称呼项伯为兄长,并约定了彼此两家的婚姻。项伯原本不想趟这么多浑水,硬是挂不住朋友的面子,无奈之下,只好将事情一一告诉刘邦。刘邦自然是千恩万谢,拿出当年在沛县混江湖的义气,说是将来一定鼎力报恩。

临走前,项伯再三丰富,第二天一大早,就要来向项羽道歉,刘邦唯唯诺诺,将项伯送出军营。

回到军中,项伯左思右想,觉得还是不放心,于是他找到尚未就寝的项羽说:“我听说,偏听则暗,兼听则明。曹无伤是个背叛主公的小人,他的话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刘邦派军队守卫关隘,这是安境护民的职责所在,至于关闭宫室和封锁库府,也足以证明他并没有胆量在关中称王。如果我军现在杀掉有大功的刘邦,必然会失掉天下民心,更何况,我听好朋友张良说,刘邦原本就俯首帖耳等待将军,半点在关中称王的勇气也没有。”

此时的项羽,已经从怒气中平复过来,他听到项伯说的情况,又想了想,觉得并非没有道理,便同意暂时不杀刘邦,决定第二天观察后再做定论。

第二天,刘邦果然早早地带着上百骑兵来到鸿门,一同前来的还有樊哙和张良。

刘邦迫不及待地来到项羽帐中,立刻跪倒,口称迎接来迟、望将军恕罪。然后又立刻解释,说自己在咸阳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保护好地方治安,是为了等待项羽的到来,并没有任何称王的想法。

看着年纪比自己大而此刻又无比诚恳的刘邦,项羽心软了,他想,是不是情况真的像项伯所说那样?是不是自己太性急受到了曹无伤的挑动?

刘邦看都没看项羽,跟没敢看范增,继续絮絮叨叨,模仿着沛县的那些老大妈,似乎眼泪随时就能下来。

他说:“臣和将军,原本是共同攻打秦国,将军在黄河以北作战,臣在河南作战,只是一不小心走运,就攻破了关隘,推翻了秦国,才有幸能和将军在这里相见。现在,都是一些小人,故意挑拨,想让将军和臣有矛盾,他们好从中取利啊!”

范增赶紧向项羽示意,没想到项羽坐不住了,他不好意思地站起身,扶起刘邦说:“沛公,这个也不能怪我项藉啊。都是你手下那个左司马曹无伤说的。”

张良看了看樊哙,发现樊哙眉头皱了起来。

项羽扶起了刘邦,两人落座,各自交谈些战场上的事情来,矛盾一时间缓和了不少,看看天色过午,项羽传令,准备酒宴,要和沛公共饮。

很快,酒宴准备好了,士兵们鱼贯着出入,将丰盛的酒菜一一罗列上来。

项羽、项伯朝东而坐,范增年纪最大,面向南坐在帐内,刘邦谦逊地坐在面向北的下手位置,张良则面向西而侍奉。

酒宴开始后,气氛似乎有些尴尬,模糊着一种怪怪的感觉,既不是上下级的欢饮,也不是主客之间的客套。只见刘邦不断地赔笑敬酒,项羽对此还算过得去,频频还礼,而范增只是冷冷地用鼻子看着刘邦,懒得搭理。

过了一会儿,范增开始不断地举起身上佩戴的玉珏玩弄。珏的发音同于“决”,无疑,他是想以此引起项羽的注意,立即处决刘邦。

但项羽好像是忘记了之前的决定,并没有动手,而是同项伯谈笑自若,听着刘邦不断说出的奉承话。

范增急了,他起身走了出去,叫来项羽的亲兄弟项庄,向他面授机宜。

范增刚回到位置上坐好,项庄就大踏步走了进来,说:“我们君王和沛公饮酒,军中没有什么助兴的,就请舞剑。”

项羽点点头,项庄立刻起身舞剑。

反应过来的项伯马上舞剑,用身体遮挡刘邦,项庄围绕着刘邦转圈却没办法刺出最要命的那一剑。看到这种情况,张良立即来到营帐门口,找到樊哙。

樊哙粗声粗气地问道:“情况怎么样了?”

张良装作很惊慌的样子说:“危急了!现在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啊!”

樊哙立即蹦起来说:“那这就是要命了啊!我要进去,跟主公同命!”

说完,樊哙也不管张良,带着剑、竖着盾牌就冲入营帐,门口的卫士交叉起戟阻挡,被樊哙用盾牌两下就撞到了。于是樊哙冲了进去,瞪着项王,头发都要竖起来,眼眶就要瞪开裂了。

项羽虽然杀人如麻,看到如同恶魔一般的樊哙,也不由得不吃惊,于是按住剑竖起身子说:“你要做什么?”而项伯项庄,俱是惊呆了,手中的剑也早已停下。

喘着气赶来的张良连忙说:“这是沛公的卫士,樊哙。”

项羽这才放下心来,便命令赏赐酒肉。樊哙一口气喝了一斗酒,吃着刚煮好尚未再加工的猪腿,毫无角色。项羽看他吃得高兴而无畏,不由得也赞了声:“真是壮士!”然后又问道:“怎么样,还能喝吗?”

樊哙大大咧咧地重新竖立起盾牌说:“我死都不怕,还能怕喝点酒吗?只是秦王如同虎狼,杀人无数,天下都反了。怀王曾经和大家约定说,谁先进入咸阳,谁当王。我们家沛公先入了咸阳,什么财产也没动,将宫室封闭起来,驻扎霸上,等着大王您来。所以派遣将领镇守关口,只是为了防范强盗啊。现在这些功劳在这里,大王您不封侯也就算了,还要听从内奸的建议,杀了沛公这样的有功之人,真是为大王觉得不应该啊!”

项羽低下头,不知道如何回答,只好说:“坐吧。”于是樊哙坐在张良身边。

过了一会,沛公出去上厕所,于是樊哙也跟随了出去。两人商量了一会,决定逃走。于是让张良留下来向项羽道歉。

张良并没有马上答应,而是反问说:“沛公您带了什么礼物来?”

刘邦回答说:“我带了一双白璧,一双玉斗,刚才他们正在发怒,我不敢献。你帮我献了吧。”说完,开始四下打量道路,然后招呼一同来的夏侯婴、纪信他们,准备步行而走。

张良笑了笑,他当然理解刘邦的紧张,从四十万大军的虎狼之口逃出来,不紧张的人恐怕天下少有,平心而论,刘邦今天演技的发挥已经相当不错了。于是,张良便接下了东西,看着刘邦一行远遁而去,然后重新走入帐中。

项羽早就等得不耐烦,看到张良便问:“沛公去哪里了?”

张良不愿意说谎,便说:“听说大王想处罚他的过错,便脱身而走,现在已经到了军中了。”说着献上了东西。

项羽“哦”了一声不置可否,只是将玉璧放在座位上,观赏了一会。

一旁的范增却站起身来,猛地把玉斗摔在地上,然后拔剑击破,怒气冲冲地说:“哎!这帮小子,不能够跟他们一块谋事!夺取项王天下的一定是沛公啊!”

然后是范增一连串痛心疾首的咳嗽声音,加上项羽安抚他的劝解声,似乎和刘邦有大仇的倒是范增,而项羽是个和稀泥的……

张良没有去多理睬这略显讽刺的一幕,他早已深施一礼,走出了营帐。

帐外,皓月当空,繁星密布。张良深深吸了一口夜色中清凉的空气,告诉自己:刘项两家的争斗才刚刚开始,鸿门宴只是序曲而已。

想到这里,张良向在黑暗处张望的项伯注视良久,心中暗暗表达着谢意。过了会儿,他爬上马背,调转缰绳,向远方疾驰而去。楚军的卫兵们看见,张良那瘦削的身躯逐渐远去,在黑暗中被军营的火把光芒剪影成令人难忘的画面……

——《大谋略家张良》

=======================================

公众号搜索:小马连环 查看各类历史小说最新连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bocaiyaji

公众号搜索:每日新书推荐,精品书摘,新鲜书讯一手掌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