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那些被遗忘的南宋名将

本文地址:http://v2r.cn/c380ed397c8e2f4a/

看宋史,发现孱弱的南宋居然是名将如云:

孟珙---孟珙(1195—1246),字璞玉,原籍绛州(今山西新绛),南宋杰出的军事家、统帅。

孟珙生于将门世家。曾祖孟安是岳飞部将,祖父孟林也是岳飞部属,随军至随州,定居于枣阳(今皆属湖北)。父孟宗政(?—1223),字德夫。开禧二年(金泰和六年,1206)宋军北伐时,率领义士进行游击战抗金,被任为枣阳县令,后升京西路钤辖军职,驻守襄阳。嘉定十年(金兴定元年,1217)四月,金军南攻襄阳,围枣阳,孟宗政与扈再兴、陈祥等率军出击,连败金军,又驰援枣阳,枣阳解围,遂兼权枣阳军(县升军)使。嘉定十一年二月,金军主将完颜赛不率军数万攻枣阳,枣阳军使孟宗政在援军扈再兴、刘世兴的协同下,抗击达三月之久,金军不支退兵。嘉定十二年二月,金军再次攻枣阳,在孟宗政多方抗击后,金军溃退。孟宗政又奉命出击金境内的湖阳县城(今河南唐河南湖阳镇),「一鼓而拔,燔烧积聚,夷荡营寨,俘掠以归,金人自是不敢窥襄、汉、枣阳」。后任荆鄂都统制仍兼知枣阳军,积官至右武大夫、和州防御使、左武卫将军。嘉定十六年(1223),病死于枣阳任上。后赠太师、永国公,谥忠毅。

张浚--张浚(1097--1164),字德远,汉州绵竹(今属四川)人,南宋大臣。字德远,汉州绵竹(今属四川)人。政和进士。

建炎三年(1129年)任知枢密院事,力主抗金,并建议经营川陕,被任为川陕宣抚处置使。次年因东南形势紧张,乃集军反攻,牵制金军。后用吴蚧等坚守秦岭北麓,使全蜀安堵。绍兴四年(1134年)再任枢密,次年为宰相,重用岳飞、韩世忠,废黜席懦的刘光世。秦桧执政后,被排斥在外近二千年。曾在永州(今属湖南)贬所连上五十疏,反对议和。三十一年金完颜亮攻宋,才重被起用,封魏国公,主持孝宗隆兴元年(1163年)的北伐,因将领不和,符离之战失利,又被主和派排挤去职。著有《中兴备览》等。

刘琦---(1098-1162年),字信叔,甘肃静宁人。

最早做陇右都护时,与西夏人作战,屡战屡胜,以致于西夏的小孩哭的时候,只要有人吓唬说:“刘都护来了!”小孩就不敢在哭(好像在那里都有这样的说法).但让刘琦一战成名的却是顺昌大捷.绍兴十年(1140年),刘琦出任东京副留守,率兵3万前往赴任,行到顺昌(今阜阳市),遇金兀术率金兵南侵,遂决计留守顺昌,到了顺昌,他首先去找知府陈规,问城中是否有粮,当听到有米数万斛时。就大笑说:“可矣。”(由此可见其明察细微之处:要守城,除了要有必死的决心,也要有一定的物资基础.不然那就不是决死而是送死了).为表示守城抗金的决心,他下令凿沉船只,将夫人安置寺中,寺门前堆满柴草,说了句:“脱有不利,即焚吾家,毋辱敌手也。”准备打败了就焚家全节(此是为了鼓舞官兵士气,思想政治工作做的很好)。在他的鼓舞下,顺昌军民坚定斗志,誓死与金军决战。

刘琦所部在群众支持下,首战挫敌前锋,继而夜袭敌营,先后杀死数千敌军(此是趁敌不备,先挫其锐气,并激励自军的士气也).然后等金兀术的大军来了,又募得曹成等二人,谕之曰:“遣汝作间,事捷重赏,第如我言,敌必不汝杀。今置汝绰路骑中,汝遇敌则佯坠马,为敌所得。敌帅问我何如人,则曰:‘太平边帅子,喜声伎,朝廷以两国讲好,使守东京图逸乐耳。’”已而二人果遇敌被执,兀术问之,对如前。兀术喜曰:“此城易破耳。”即置鹅车炮具不用(这是故意示弱,以骄敌心.果然金兀术上当了,放弃了投石机等攻城器械.)。在接着在颍水及其岸边的草中下毒,当时天气闷热,金兀术带军到后人马饥渴,结果“食水草者辄病,往往困乏。“而相反“锜军皆番休更食羊马垣下。“(使得敌军未战先乱,而本军则以逸待劳)到此时胜负之数已分.果然金兀术10万精锐战未多时即已崩溃,“兀术拔营北退,锜遣兵追之,死者万数。“尤其血战中,先后破敌铁浮屠、拐子马队,使金兀术的铁浮屠、拐子马战术首次失败.是役也,刘锜兵不盈二万,出战仅五千人。而金兵号称数十万,光是兵营就连绵十五里.刘琦指挥若定,取得南宋对金第一次大胜的顺昌大捷.后人赞曰:“军非歼颍水,马已蹴关山”。“寺门之薪”亦传为佳话。后因秦桧张俊的陷害,刘琦被贬官,后忧愤成疾,以至呕血数升而卒。死后谥武穆(好像与岳飞同)。

据说后来金主完颜亮南下,一一列举南朝诸将,问自己下面的将领有没有敢与之作战的,每说一个,下面的人都响亮的回答敢,但举到刘琦时,没人敢说话.完颜亮只好自嘲到:我自己来吧.

刘琦慷慨深毅,有儒将风。宋史上说:锜神机武略,出奇制胜,顺昌之捷,威震敌国,虽韩信泜上之军,无以过焉。后世史书认为南渡名将以张、韩、刘(刘光世)、岳并称,其中却未包括刘琦.事实上张俊的人品实在不好,而刘光世更是庸才一个.比起这两个,刘琦无疑更能称得上名将之谓.即使是同岳飞相比,刘琦也不逊色:岳飞进军郾城,直抵朱仙镇,连败金兵;而刘琦同样力守顺昌,连败金兵.后世只知岳飞大败金兀术的铁浮屠、拐子马,却不知刘琦早在顺昌大捷时就已同样大败金兀术.且取得了南宋对金的第一次大胜.可惜的是现在大家能记住岳飞、韩世忠,而知道刘琦的却少之又少.

虞允文--中国南宋抗金名臣。字彬甫。仁寿(今属四川)人。

绍兴三十一年(1161),金海陵王完颜亮统率金军主力越过淮河,进迫长江。两淮前线宋军溃败,金军如入无人之境。虞允文时任督视江淮军马府参谋军事,被派往采石(今属安徽马鞍山市)犒师,正值金海陵王大军谋由采石渡江。虞允文见形势危急,毅然把散处沿江无所统辖的军队,迅速组织起来,挫败金军渡江南侵的计划,赢得了采石大捷(见采石之战)。金海陵王移兵扬州,虞允文又赶赴镇江府(今江苏镇江)阻截。金军北撤,虞允文在南宋朝野上下获得极高声誉。乾道三年(1167),召为知枢密院事兼参知政事。

四川名将吴璘死,虞允文接替他出任四川宣抚使兼知枢密院事,积极整顿正规军和民兵,减缩军费开支。五年拜右仆射同中书门下平章事兼枢密使。八年秋,再度赴四川综理军政事务,后病死。在淳熙四年(1177年),宋孝宗诏赠虞允文太傅,谥忠肃。而宋孝宗在虞允文死去後便失去了收复中原的斗心,从此不再打算收复中原。但虞允文的报国事迹仍广为人传颂,名留青史。毛泽东亦曾在《续通鉴纪事本末》批道“伟哉虞公,千古一人”,虞公即虞允文。虞允文曾为唐书及五代史加注,并著有诗文十卷,经筵春秋讲义三卷、奏议二十二卷、内外志十五卷,传颂於世。

余玠--南宋末期名将,字义夫,号樵隐。生年不祥。

出生于蕲州广济县太平乡。幼时家贫,就读于沧浪书院、白鹿书院。失学后投奔淮东制置使赵葵作幕僚,不久即以功补进入副尉,又擢升作监主薄。1236年2月,蒙古军侵入蕲、黄、广。余应蕲州守臣征召,协助组织军民守城,配合南宋援兵击退蒙古军。1237年10月,余玠在赵葵领导下率部应援安丰军杜皋,击溃蒙古军,使淮右以安。

次年,朝廷论功行赏,余进宫三秩,被任命为知招信军兼淮东制置司参议官,进工部郎官。同年9月,蒙古大帅察罕进攻滁州。余玠率精兵应援,大获全胜。1240年9月被提升为淮东提点刑狱兼知淮安州,主持濠州以东、淮河南北一带防务。1241年秋,蒙古军察罕出兵安徽寿县,余玠率舟师进击察罕军,激战40余天,使蒙古军溃退。以功拜大理少卿,升淮东制置副使。

次年12月,宋理宗因见四川战局不利,任余玠为兵部侍郎、四川安抚制置使兼重庆知府。余玠受命于四川危亡之际,表示“愿假十年,手掣全蜀之地,还之朝廷”。余抵重庆后,广纳贤才,修筑工事,恢复经济,安抚民心,统率十万军民到合州修筑钓鱼山城;又在三江沿岸山险处筑10余城。各城皆因山为垒,棋布星分,屯兵聚粮,形成坚固的山城防御体系。入蜀当年,便在资州、嘉定、沪州等地,赢得了与蒙古军大小36战的初步胜利。1246年春,蒙古军大将塔塔歹贴赤分兵四路入侵四川,余玠率军抗战。以新筑之山城为屏障,重创蒙古军。1252年10月,蒙古军汪德臣、火鲁赤部大规模入侵,进抵嘉定,余调集蜀中精锐部队,组织大规模会战,将蒙古军击退。余玠因抗蒙治蜀有功,于1252年晋升为兵部尚书,仍驻四川。

第二年,朝廷反战派谢方叔任左相,诬告余玠“擅专大权,不知事君之礼”。理宗听信谗言,召余王还朝。余知有变故,愤懑成疾。于是年7月服毒自尽。次年,朝廷权奸削去余生前职务并迫害家属和亲信。

余死后,“蜀人莫不悲慕如失父母”南宋王朝为维系蜀中军民之心,于1258年追复余官职。后来,故乡人民纪念他,为其造衣冠冢,墓址在今太平山风景区横江(岗)山下青蒿村余公林。东边是沧浪书院景区,西边是梅川的源头。

为了纪念英雄余玠,当时广济县用余姓作为地名,余川,余蒷由此命名。现在英雄的故乡人,正准备兴建余玠钓鱼城景点。

吴玠---抗金名将。

吴玠,字晋卿,和岳飞是同时代人,生于1093年,卒于1139年。宋时德顺军陇干(今甘肃省静宁)人,后迁居水洛(今甘肃庄浪)。吴玠出身卑微,父亲吴扆少年从军,由于作战勇敢,从一名普通士兵逐渐被升为指挥使。吴扆为人宽广,对部下管教不严。在一次作战时,吴扆的士兵怯战,致使宋军吃了败仗。吴戾的上司—一水洛城的寨主非常生气,动用了杖刑处罚吴戾。这让吴戾感到羞辱,常常心不在焉。在一次作战时,猝不及防被一箭射死。父亲死后,吴玠便随母亲从陇干迁往水洛城。

地理环境及区域文化对一个成长有重要作用。吴玠便很好的印证了这句话,《宋史·地理》在记载陕西时说:“被边之地,以鞍马、射猎为事。其人劲悍而质木。”秦陇由于地理的特殊自古便是匈奴、突厥等游民民族于汉族对垒的战场。长期的战争使这里不同于中原少,而吴玠居住的水洛城,是一个以军人为职业地区。这里除了士兵就是士兵的家属,在这种环境下生长的吴玠为人“深毅有志节,知兵善射骑,读书能通大义”而且为人慷慨豪爽具有了一个典型的军人气质。

吴玠北宋末年“以良家子”入伍从军,隶属于泾原军(方镇名,治所在今甘肃省平凉)。靖康初年,西夏犯边,吴玠率百余人追击,斩获颇多,因其武勇晋升为第二副将,在军中初露锋芒。1128年(建炎二年)时,金兵进犯陕西,直趋泾原。吴玠受陕西制置使曲端之命,率军迎击,至青溪岭,一鼓击退金兵,后又奉命东进,收复华州(今陕西省华县)。在1129年,吴玠升迁为忠州刺史。不久,由于刘子羽的推荐,张浚在巡川陕,会见吴玠兄弟,见吴玠兄弟颇具才勇,十分器重,遂任命为统制。

1130年秋,金大举攻宋,江淮局势吃紧,为了牵制金军精力,减轻江南压力。张浚决定主动出击,牵制金兵。但张浚是个文臣并不懂军事,没经过准备就贸然集合刘锡、孙、锜、赵哲、吴玠等五路大军于陕西富平,令刘锡为统帅,欲与入陕金军决战。吴玠 刘锜都不同意。吴玠入谏说:“兵以利动,此间一带平原,敌人多为骑兵,容易为其所乘,恐有害无利,应先据高阜,凭险为营,方保万全。”而张浚自大的认为:“我众彼寡,又有苇泽相阻,纵有敌骑前来,也无从驰骋,何必转陟高阜呢!”刘锡因众议不同,尚在迟缓之时,金兵猝然大至,皆担柴兜土,填投泽中,霎时间泥淖俱满,与平地相似。于是,金骑纵辔而过,进逼宋军各营。兀术也率众赶到,与金将娄恃分左右翼,列阵挑战。吴玠、刘锜在左翼与兀术军大战,吴、刘身先士卒,奋勇驰杀,金军渐渐后退。但由于右翼的赵哲临阵溃逃,使金军左右夹攻吴、刘,吴、刘遂败。富平战役之后,吴玠受命为陕西都统制(官名,原来是在有战事的时候临时在诸军将领选一个为都统制 战后取消,到南宋为正式官名),扼守大散关以东的和尚原。

此时宋金的局势十分微妙,在江淮战场上,韩世忠、岳飞及各地的义军沉重的打击了入侵的金兵,但皇位坐稳了的宋高宗只想偏居江南不想收复失地。金虽然想灭宋,却忌惮中原的韩世忠 岳飞。金看光靠军事灭不了宋,便换了政治手段。扶植傀儡,册立刘豫为“大齐皇帝”又把秦桧派回国让人让他“倡议和”。战略上,金把川陕做为战略重点,妄想以此迂回灭宋。而宋也发现到蜀中的重要,认识到“守川陕”就是“保江南”于是双方兵力集结,酝酿着一场大战。

1131年,经过精心策划,金军进攻和尚原。有人劝吴玠退入汉中,以避其锋。吴玠力主抵抗,慨然说:“我在此,敌不敢越我而进,保此地就是保蜀。”吴玠这话很有见地,和尚原位于宝鸡以西南 大散关以东。户四面陡峭 顶上平宽。进可攻入蜀的金兵 退可防御攻蜀的金兵。金兵想要攻蜀就得先攻和尚原。五月,金分两路军从正面 侧后进攻。吴玠激励将士,寄托地形以弓弩杀伤金兵。四战四捷,士气大振。金兵都是骑兵,吴玠命令将士专挑山高沟深的地方伏击,和尚原都是山谷,战马发挥不了作用而山地战远远不是宋军的对手,无奈金兵只得退回凤州。另一路金军也发起攻击了,被吴玠事先派出的部队顽强击退。吴玠又派一小部绕小路迂回到金兵后面, 奇袭金兵,金军大败。

金帅兀术闻败,十分震怒,当年秋,亲率10万金兵进抵宝鸡结连珠营,垒石为城与吴玠相拒。为了引诱兀术到和尚原,宋军主动放弃神岔关。十月十日中午时,到达和尚原的金兵马上发起进攻。做了准备的吴玠胸有成竹,依托有利地形以强攻,硬弩轮番射杀。两次打退金军冲锋。黄昏时,吴玠趁金兵慌忙撤退派兵绕到后面掩杀金兵。当夜,吴玠命优秀射手用强弓专指金兵烧火的地方射,吓的金兵不敢点火。二更,吴玠直接对兀术大营发动袭击,杀得金兵鬼哭狼嚎。四更,劫寨归来的宋军杀气正旺,会同替换他们的又向大散关的金兵发动进攻,金军又被杀的大败。此时的兀术早已没了刚来和尚原的壮志凌云,金兵早已人疲马乏。次日凌晨,金兵后撤。吴玠早已做了准备,听到金兵后撤的消息 ,马上下令。宋军由守转攻,全线反攻。从和尚杀到神岔,金兵金兵死伤累累,满地横尸。兀术也中了箭,据说兀术在逃命的时候,听到吴磷喊“兀术休走”大惧,竟学起当年的曹操:“割胡逃生”。至此和尚原大战以金兵的惨败告终。捷报传到朝廷,宋廷一片欢呼。这是靖康之变以来第一同金作战的第一次大捷,所以意义重大。高宗也很高兴遣使授年仅三十九岁吴玠镇西军节度使。

金自然不会和尚甘心的惨败。1133年春,金集合各路兵十余万宋 绕过和尚原想从当时相对薄落的饶风关夺取蜀地。金兵为了迷惑金州守兵声称要攻取汉阴。宋将王彦中计,分兵据守要塞。金兵乘隙攻破金州。但王彦撤退时焚毁了粮草。宋将刘子羽闻金州失陷,估计金兵要攻击饶风关,马上派兵驰援饶风关,并通知吴玠。饶风关是连接秦楚蜀的道路,东南有一百多里,人烟稀少。但他是入陕重要关口之一,地理位置重要。

此时吴玠接到情报后,率2000精骑一夜疾驰三百里在金兵之前到了饶风关。吴玠一面筹划城防,一面派人给金主帅撒合离送去一颗黄柑,附语:“大军远来,聊逢止渴。今日决战,各忠所事.。”本来已经准备攻绕风关的撒和离大惊,叫道:“吴玠,你怎么来的怎么快啊。”撒合离以为吴玠做了准备,迟迟不敢进攻,吴玠乘机抽调人马,增援饶风关。几天后,撒和离终于才下定决心进攻绕风关,此时,宋军早以做好了充分准备。撒和先是从女真人中专门挑出了一批“敢死队”,这批金兵身批重甲,专打头阵,宋军用大石头滚压金兵,金兵死一个后面的继续进攻,战斗异常惨烈。

但宋军在吴玠指挥下沉着应战,吴玠之弟吴磷更是身先士卒。金齐联军损失惨重,还是无法攻取绕风关。撒和见硬攻不下便把军中虏去的妇女还给宋兵。想这样瓦解宋军。这时有名应为怯战险些被吴玠杀了的士兵投靠了撒和,并告诉宋军的城防,撒和听了之后觉得应该攻后侧的郭仲营。便重赏了那名士兵,招募了五千敢死队,并叫他带路。深夜,金兵绕到饶风关后进入郭仲营。

此时郭仲营收留着不少从金兵那里来的妇女,士兵心猿意马,战斗力下降。不一会功夫郭仲营就被金兵攻破。攻破郭仲营后,金兵马上进攻饶风关。此时撒和也从正面进攻。宋军腹背,纷纷溃逃,吴玠用刀先砍了几个最先逃跑的士兵,并想组织宋军反击。但宋军溃逃太多,吴玠无奈,只得撤退。宋军虽然溃退,但从容退到定军山,刘子羽也烧了兴元的存粮。金军没有占到什么便宜。熟悉三国的人应该知道,定军山是汉中的门户,攻破定军山就可以破汉中进而取成都。不过金齐联军在绕风关损失惨重,没有能力再打一场硬战。

但此时吴玠的胆怯缺似乎给撒和一个机会,饶风关金兵的凶悍给吴玠造成了很大的阴影,他怕万一金军进攻定军山自己弄个全军覆没。所以决定退到仙人关。守金牛道的刘子羽得到吴玠撤退非常气愤,给吴玠写去了绝命信:“子羽发誓死在这里,于吴公子永别了。”刘子羽对吴玠有伯乐之恩,就是他向张浚推荐吴玠才当上统制,吴玠看到信十分内疚,一边读一边流泪。这是部下杨政在门外大叫:“吴节使不可负刘待制!不然我们也要随刘待制去了。”吴玠这才认识到自己的胆怯是多么愚蠢,带上卫队马上去跟刘子羽负荆请罪。刘子羽的防区已经有金兵活动,刘子羽听到吴玠来了故意把警卫支走,自己呼头大睡。吴玠看到了叫醒刘子羽关切的问:“都什么时候连警卫也不派。”刘子羽本来就有气故意说:“都要死的人了,还要什么呢?”吴玠没话说只得先刘子羽道歉,看到吴玠态度诚恳,刘子羽气也消了,两人握手言和。

吴玠跟刘子羽分析敌情:“金兵之所以不敢进攻是应为我害怕在进攻时我从后面偷袭,所以我应该驻守在仙人关一带。敌人见我们在他后方自然不敢进攻,而金军孤军深入,缺少粮食必然要撤退。金兵撤退编制必然散乱,所以他撤退时出兵伏击就可以胜了。”刘子羽觉得吴玠说的有道理便在地上较高的潭毒山屯兵柱防。如吴玠料想的那样金兵少粮,而人汉中民配合宋军坚壁清野。金军粮食供应非常紧张,于是开始吃起马来。次年春,瘟疫爆发不少金齐联军都感染了瘟疫。金主帅撒和离终于呆并不下去了,决定撤退。撒和非常狡猾,为了能顺利撤退他先向西走摆出一副要进攻潭毒山的驾驶。宋军得到情报后非常紧张。刘子羽不慌不忙,独自走到阵地拿一把椅子做下,随人怎么拉都不走。宋军才慢慢稳定。这是侦察兵传来情报说金齐联军撤退了。刘子羽这才恍然大悟。金兵是撤退不是进攻。吴玠得到情报后马上出兵到武休关,但慢了一步金齐联军早已撤退。通过武休后走斜谷就可以到长安了,但撒和离绕来绕去就是不敢进他怕什么呢?他怕斜谷有宋军的伏兵,所以又从连云栈道到凤州,再去和尚原,北撤到宝鸡。金齐联军到和尚原后守将吴磷和增援的杨从义率军重挫金齐联军,并不断掩杀金兵。撒和不敢再有攻打和尚原的心思。随后宋军一路强杀夺会了汉中和金州。此时吴玠因功进检校少保。

1134年(绍兴四年),金国经过短暂的装准备由金帅兀术率领10万人马,分三路进犯,攻破和尚原,转趋仙入关。吴玠兄弟率军据险死守,金军始终不能破入。翌日,吴玠乘金军疲惫,率诸将反击,猝然杀入金营,金阵大乱,开始溃退。吴玠又乘胜督军奋击,同时暗遣王浚断敌归路,遂大败金军,金兵不敢再犯。吴氏兄弟因屡败金军,声威大震,名扬陇蜀,朝廷下诏拜授吴玠为检校少师,任命为川陕宣抚使。吴玠与敌对垒数年,为减轻民众负担,几次淘汰冗员,紧缩开支,实行屯田,开发水利,发展当地的农业生产。因此,他深得陇蜀人民的敬佩拥戴。1139年(绍兴九年),皇帝以吴玠功高,授开府仪同三司,晋升为四川宣抚使。不久病重,卒于仙入关,年仅47岁。

吴嶙(1100~1166)南宋抗金名将。字唐卿,德顺军陇干(今甘肃静宁)人。

绍兴初与兄吴玠守和尚原、仙人关,击败金兵。金完颜亮部南侵,他领兵督战,收复秦、凤等路所辖十六州军,守蜀有功,官进太傅,封新安郡王

建炎三年(1129年),吴璘与兄长吴玠同时被陕西宣抚处置使张浚所赏识。此后兄弟二人并肩作战,同受升赏。兄吴玠去世以后,吴璘接替哥哥的使命,成为陕西抗金的主力部队,被升任龙神4厢都指挥使。绍兴十六(1140年),正当宋高宗和奸相秦桧庆祝“和议”成功的时候,金人撕毁和约,分兵四路在主帅金兀术的指挥下,对南宋发动全面进攻。金兵很快占领河南、陕西的许多州县。接着,金将撒离喝率领西部金兵,强渡黄河,攻占长安,直趋凤翔。这时,只有四川制置权宣抚司事的胡世将和吴璘驻防在河池,情况十分危急。胡世将紧急召集各路将领商议防御办法。参谋官孙渥提出河池不可守,宜退保仙人原的意见。吴璘认为孙渥长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愤怒的说:“儒语沮军,可斩也。”并自愿“请以百口保破敌。”在吴璘的指挥下,首战大获全胜,打击了金军的嚣张气焰,阻止了敌人的西进,挽救了全陕的危局。朝廷升吴璘为镇西军节度使、并授予侍卫步军都虞侯。吴璘在对金军的作战实践中,也总结创新了一种新战法,名叫“垒阵”,专门打击敌人的骑兵冲锋队,行之有效,屡挫金军,在西北战场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金将胡盏和习不祝两军联合在一起,以5万之众屯驻在刘家圈,对全陕的战局有极大的威胁。吴璘请战,要求把这支敌军赶走。胡世将问他用什么打法破敌,吴璘说用“垒阵法”。所谓垒阵法,即以长枪兵排坐在前面,不准站立,最强的弓箭手跪于其后,最后面是神箭手。待敌人距阵地百步时,神箭手先射;距70步时强弓手齐射。敌骑临阵时,长枪刺敌战马和骑手。同时,在布阵时先将骑兵以铁钩相连,在前面遮挡,等布阵完毕后,骑兵退后。

绍兴十一年(1141年),南宋与金签订和约。此后,虽然宋金处于和议之中,但吴璘治军经武如同战时,一刻也不放松警惕。

绍兴三十一年(1161年),金主调集60万大军,亲自率领倾巢南下,妄图一举灭宋。仅仅用1个多月的时间,就打到长江北岸的和州(今安徽省-和县),南宋朝野大为震惊。是年,吴璘已62岁高龄,且身患疾病,宋廷在金兵大兵压境的危急关头,任命吴璘担任四川宣抚使兼陕西、河南招讨使。吴璘指挥西线宋军,接连收复秦、洮、陇、商等州,吸引了大量南下金兵,缓解了东南战场的压力。

乾道元年(1164年),吴璘被召回京城,受到宋高宗、宋孝宗厚礼款待,又封为太傅和新安郡王。不久,再出镇兴元府。他来到汉中以后,修复古堰,灌田数千顷,使当地百姓爱益非浅。乾道三年(1166年),吴璘病逝,享年66岁。追赠太师,追封信王。

曹友闻--曹友闻(?-1236年),字允叔,同庆府栗亭(今甘肃徽县)人,南宋名将,以忠义闻名。

自端平元年 (1234)以来,蒙古军屡犯金牛(今大安镇)、大安(今唐渡乡擂鼓台一带),时任南宋左骁骑大将军的曹友闻与弟曹万誓死抗击。次年十二月,蒙古军攻陷沔州(今略阳)直逼大安。曹友闻派遣部将急速前往鸡冠隘(今阳平关鸡冠山下)、阳平关(原阳平关在今黄家坝)据守。部署刚定,蒙军数万已突至阳平关,即命令出击。又亲帅帐兵(相当今之警卫部队)和背嵬军 (即亲兵)突出阵前,左右奔驰射退敌兵。友闻料定:“敌人必回兵攻鸡冠隘,应加紧增援。”后来蒙军果然以步兵万余猛攻隘口。友闻立令步骑直冲前去左右夹攻,蹀血10余里,敌方败退。

翌年,友闻率兵把守仙人关,探知蒙古兵联合西夏、女真、回回、吐蕃和渤海军大举来犯。友闻对曹万说:“国家安危在此一举,众寡不敌,岂容浪战。惟当乘高据险,出奇兵,藏埋伏以待来犯,誓与阵地共存亡。”

不久,蒙兵攻陷兴元(今汉中市),欲冲大安。南宋制置使赵彦呐令友闻控制大安,以保蜀口。友闻驰书彦呐称:“沔阳蜀之险要,吾重兵在此,敌有后顾之忧,必不能逾越沔阳而入蜀,又有曹万和王宣首尾呼应,可保证大捷。大安地势平圹,无陷可守,正好发挥敌人骑兵之所长,我步兵之所短,况众寡不敌,岂可在平地控御。”彦呐不以为然,1日7次持小红牌来催促急速行动。有友闻认为以寡击众,非乘夜出奇兵内外夹攻不可。于是命曹万、曹友谅领兵上鸡冠隘,多张旗帜,向敌人显示我军坚守的决心。友闻选精锐部队万人,夜渡嘉陵江,秘密往流溪沟埋伏。事先相约,敌人来到,内以擂鼓举火为号,外呼杀声以响应。

部署既定,蒙兵果然来犯,曹万冲出阵前迎战。敌将八都鲁拥有万余众,达海率千人,往来搏战,矢石如雨。曹万身被数创,遂令诸军举火。有闻遣诸军全面迎战;亲率精兵3000人疾驰至鸡冠隘下奋勇冲杀。时遇大风雨,诸将请求:“雨不停烂泥没足,等稍晴再战。”友闻责备说:“敌人知道我伏兵在此,迟缓必失良机。”遂拥兵齐进。友闻入龙尾头,曹万闻五鼓已响,即冲出鸡冠隘口与友闻会合,内外两军皆殊死战斗,血流20里。西川的军队素以绵裘代替铁甲,此时尽被雨湿透,不利徒步战斗。黎明蒙军更蜂拥而至,以铁骑四面包围,友闻叹息说:“这难道是老天注定的吗?我只有为国战死而已!”于是破口骂战,杀死自己所骑战马,以表示殉国的决心。血战更加激烈,友闻与弟曹万皆战死,全军覆没,蒙军长驱入蜀。

曹友闻死后,南宋朝廷特赠为龙图阁学士、大中大夫,赐庙“褒忠”,谥曰“节”。元朝人刘麟瑞有诗赞道:“雁塔名香本一儒,执殳几度为前驱。元戎却敌世间有,教授提兵天下无。花石峡鏖忠奋勇,水牛岭度死生殊。英风壮节谁堪匹?千载人称大丈夫。”

毕再遇--毕再遇,字德卿,兖州(今属山东)人。父毕进,为岳飞部将,阶至武义大夫。

毕再遇以父荫补官,隶侍卫马军司,“武艺绝人”,受到宋孝宗的召见,赐战袍、金钱。

开禧二年(金泰和二年,1206)四月,以殿前副都指挥使、镇江诸军都统制郭倪兼任山东、京东路招抚使,率宋东路军北伐。毕再遇率87名敢死队,从镇江都统司的武锋军统制陈孝庆渡淮攻泗州(今江苏盱眙西北)。毕再遇定计,以宋军主力佯攻泗州西城(州治),自率部下出其不意奋勇登上东城(淮平县城)南角,杀敌数百。东城金军溃败后开北门逃走,毕再遇攻占泗州东城。金军仍坚守泗州西城,毕再遇又转攻西城,树大将旗,大呼:“大宋毕将军在此”,“可速降”。金淮平知县降,毕再遇又占领泗州西城,取得了东路宋军北伐的首功。招抚使郭倪赶到新占领的泗州,慰劳得胜的宋军,授毕再遇刺史衔。毕再遇说:“国家河南八十有一州,今下泗两城即得一刺史,继此何以赏之?”坚辞不受。五月,郭倪派池州(今安徽贵池)诸军副都统制、主管马军行司公事李汝翼,率军数万进攻宿州(今属安徽),派陈孝庆率部进援。

又命毕再遇率骑兵480名为先锋,直接进攻徐州(今属江苏)。当毕再遇进至虹县(今安徽泗县)时,遇到从宿州败退的宋军,随即加速进军,到达灵璧(今属安徽)时,又遇到进屯附近凤凰山的陈孝庆,他也要退兵。毕再遇说:“吾奉招抚命取徐州,假道于此,宁死灵璧北门外,不死南门外也。”遂自率所部阻击金军,当5000金军追来时,他派20名骑兵守北门,亲自率其余骑兵向金军冲击,金军大败,毕再遇率部追奔三十里,使宋军陈孝庆的大部队得以安全退兵。当宋军退到泗州后,毕再遇“以功第一”,升为武功大夫、左骁卫将军、殿前司选锋军统制。

不久,奉命退回淮南的盱眙,兼任盱眙军知军。九月,毕再遇升达州刺史衔,又改任镇江中军统制仍兼盱眙知军。十月末,东路金军主帅、山东两路兵马都统纥石烈执中,统兵渡淮南下,进围楚州(今淮安),毕再遇奉命救援楚州,郭倪另派部队接管盱眙的防务。毕再遇率部北上后,金军进攻盱眙,接防的宋军惊溃,盱眙被金军攻占,毕再遇又回军收复盱眙。不久,毕再遇升任镇江诸军副都统制,再次率军救援楚州,面对十倍于己的金军,毕再遇派小部队,间道乘夜赶赴金军运粮车的宿营地淮阴(今淮阴西南),烧尽金军的后备粮草,大败淮阴的护粮金军。

其时,西路金军已渡淮并迫近长江,围攻和州(今安徽和县),毕再遇立即率部南下,坚守六合(今属江苏)。宋朝廷任命毕再遇带节制淮东军马衔,以便调遣淮东的其他宋军抗金。十二月上旬,金军进至六合西北二十五里的竹镇,毕再遇随即登城部署战事,命令守城宋军偃旗息鼓,并伏兵于南土门,排列弩手于土城上。当金军刚进到城濠前,宋军突然万弩齐发,开门出战,鼓声大作,城上旗帜并举,金军惊恐而退,毕再遇乘机率军追击,金军大败。

金军数万随后又围攻六合,金河南统军使纥石烈子仁督兵攻城,六合城中宋军的箭已射尽,毕再遇命人打着青盖在城墙上来回走动,金军以为是宋军主将,因而争相向青盖射箭,城楼、城墙到处是箭,宋军拔取使用,多达一二十万支。毕再遇又命人在城门附近奏乐,以示闲暇,间或出兵袭击金军,使得金军日夜不得安宁。乘金军稍退之机,毕再遇亲自率军出城,夺取城东的野新桥,宋军突然出现于金军背后,金军遂退兵,毕再遇率军一直追击至滁州(今属安徽),俘获大量骡马衣甲。毕再遇又以功升领忠州团练使,并升任镇江诸军都统制、权山东·京东路招抚司公事。毕再遇自北伐以来,仅八个多月,已自低级军官升为独当一面的大将,接替郭倪全面指挥淮东的抗金战争,这在宋代是极其少见的。

开禧三年春,毕再遇回至扬州(今属江苏),又加骁卫大将军衔(正四品)。毕再遇派兵分头袭扰围攻楚州已数月的金军,金军终于不支而退。毕再遇改任兼扬州知州、淮东安抚使。十一月,奸臣史弥远矫诏杀害主战派权臣韩侂胄后,积极向金乞降求和。

嘉定元年(金泰和八年,1208)初,毕再遇又加左骁卫上将军衔(从三品)。宋金签订“嘉定和议”后,毕再遇一再请求解甲归田,以表明自己反对和议的态度。但未被准许退闲,仍一直担任镇江诸军都统制、扬州知州、淮东安抚使。嘉定三年(1210),还晋升为保康军承宣使衔。嘉定四年,才以提举宫观任闲职。

嘉定十年(金贞佑五年,1217)四月,金军再次南犯。年近古稀的毕再遇,已无力效命疆场,升以武信军节度使衔致仕。不久病死,享年70岁,后赠太师、谥忠毅。

开禧北伐时,“诸将望风奔衄,再遇威声始著,遂为名将”①。毕再遇不仅改进军队装备,制造轻甲,长不过膝,披不过肘,又减轻头盔的重量,马甲也改以皮制,车牌改为木造,使一个人即推动、举起,以便于战斗。还善于用计,金军常以水柜(筑坝贮水)放水以淹宋军,毕再遇即命战士做草人,“衣以甲胄,持旗帜、戈矛”,排列成行,清晨击鼓,金军以为宋军来攻,随即开放水柜来淹,才知道是草人,毕再遇乘机出兵,杀败金兵。有一次,与金军作战,时而进攻,时而后退,相持至天黑,将用香料煮过的黑豆撒在地上后,“佯为败走,金人乘胜追逐,其马已饥,闻豆香皆就食,鞭之不前”,毕再遇乘机反击,打败金军。又有一次,遇到数倍于己的金军,难与争锋,只得退兵以保存军力,怕金军追击,于是“留旗帜于营,并缚生羊,置其前二足于鼓上,击鼓有声”②,金军不知虚实,相持数日后才发觉有假,想追击宋军,但为时已晚。

作为岳飞部将后代的毕再遇,开禧北伐时,在对金作战中几乎是没有打过败仗,即使因军力悬殊不得已而退兵,也从未受过重创。在很短的时间内,由列校升为独当一面的大将。可是,由于奸臣史弥远乞降求和,不仅使南宋与金签订了最屈辱的“嘉定和议”,也使一代英才毕再遇未能发挥其卓越的军事才能。

王坚--南宋名将。曾知合州,后任湖北安抚使等职。

理宗宝佑六年(1258年)蒙古蒙哥率军攻四川。开庆元年(l259年),蒙哥汗(元宪宗)亲率大军围攻合州(今四川省合川),他率部坚守5月之久,蒙哥汗受创而亡(一说病死),元军被迫撤退。又调任湖北安抚使等职,因遭权臣贾似道排斥,愤世而亡。

杜杲---杜杲(1173-1248年),字昕,宋邵武城关人,是南宋战功显赫的爱国将领,且有文才。《宋史》载,杜杲盛富文才,是难得的文武全才。

杜杲之父杜颖,官至江西提点刑狱。杜杲因父亲的关系被安排在海门盐场供职,未上任即被福建提点刑狱陈彭寿召去代理闽尉,之后又被江滩制置使李珏聘为幕僚。嘉定十二年(1219年),金兵围攻滁州(今安徽兴滁县),他带兵救援。在激战中,他面部被射中二箭,不但没有下战场,而且方寸不乱,沉着指挥战斗,极大地激励了士气,打退了金兵的进攻。金兵久攻不下只好退兵。此役,显示了他出众的军事才干,调任江山县丞。淮西制置使曾式中担任庐州(今安徽合肥市)节度推官时,当地发生兵变,杜杲单骑前往平息了叛乱。此后,又先后担任六安(今安徽六安)、定远(今安徽定远)知县,均有政绩。这时,叛将李全犯边,因他熟悉边防事务,朝廷又提升他为濠州(今安徽凤阳)知州。制置大使赵善湘欲收复盱眙(今江苏盱眙),密访杜杲,杜杲说:“贼恃外援,当断盱眙桥梁以困之。”赵采用他的建议,果然成功。其时,驻在榆林埠(今陕西榆林)的数万金兵请降,有人建议在金兵投降后杀之,夺取辎重。杜杲认为:“杀降不仁,夺货不义,纳之则有后患”,主张对金兵进行教育,后悉数遣散。

端平元年(1234年),金为宋、蒙所灭。朝廷要收复金人所占据的“三京”(今开封、洛阳、商丘),庐州守全子才和大将赵葵、赵范将出征。杜杲任淮西转运判官,他认为“江淮灾荒连年,移南实北,腹心之地反为可虑了”,上奏朝廷极力反出师河洛。理宗不听,结果兵败洛阳,大家才服杜杲有先见之明。

嘉熙元年(1237年),蒙古宗王口温不花部攻安丰,时杜杲知安丰军,他先把军民迁到淮城,命儿子杜庶押运银粮接应,设伏兵于城的四周。蒙古军扑了个空,杜杲即率军穷追猛打,大获全胜,蒙古军败退。蒙军又利用火炮攻城,把安丰城的城楼全部摧毁。杜杲一开始也是一坏即马上补上,后来杜杲发明了一种用木材搭构起来的移动木楼,因为很高,可以放到护城壕沟的旁边,上面开有箭窗可以射击,楼与楼之间用横木连接,可以如同城墙上一样的调动兵力,这种楼的坚固度是普通城楼的三倍,而且制作方便,杜杲一下子就做了几百个,布置成防线,哪个楼被蒙军击毁了就同位置换一个新楼上去,就如同一道移动城墙。

因为安丰城有宽广的护城壕沟,蒙军便发明了当时的新式战术,用木石去填平壕沟,杜杲有设计了一种专用的平底船,来往于壕沟上,击杀蒙军的填壕沟士兵。除此之外,根据史料的记载,杜杲还发明了鹅梨炮、三弓弩炮等武器帮助守城,杜杲的儿子杜庶也发明了一种排杈木帮助守城,但由于史料的缺乏,我们不清楚这些武器到底起什么特别的用途。当时,有一种新发明的用木头撑开网罩在城墙上,以网的弹性和韧性以及网与墙间的空隙来消弭抛石器投来的扔砸城墙的大石头,以保护城墙的做法,应该也已被使用在安丰城墙上。

经过长时间的围攻,蒙军终于用石头在安丰的护城壕沟河上填出二十七道坝桥,可以直接攻击安丰城,但杜杲马上派宋兵攻夺并扼守住护城壕沟内侧的二十七个桥头。蒙军又组织了一批敢死勇士,身批十余层牛皮做的厚甲,连面部都罩住,向宋军发动冲击。杜杲又利用再严密的铠甲也不能完全遮住眼睛的特点,挑选了一批宋军中的神射手,使用一种特制的小箭,专门射击蒙军的眼睛,杀伤了许多蒙军中的敢死勇士。

随着蒙军攻城时间的拖长,各路宋军援军也接近安丰,池州都统制吕文德便是第一个率援军到达安丰城外的宋将。他用计一举突破蒙军包围圈,杀入安丰城中与杜杲会合。宋军士气大振,并且获知了外围宋军的部署和作战计划。

于是,在又一次蒙军借助风势进行火攻失败之后,杜杲招募敢死勇士向蒙军反攻,夺得一些蒙军填住护城壕沟河的坝桥,并在随后约定的时间里,安丰城里的杜杲军、吕文德军,与安丰城外的余玠军、赵东军、夏皋军等内外夹击蒙军,击退蒙军,并把蒙军的火炮、攻城器械等来不及撤走的器具全部摧毁,蒙军遭受严重打击,遗尸一万七千多具后仓皇撤退。安丰三个月的坚守,是宋军在两淮战场取得的又一个重大胜利。战后,杜杲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

1238年秋,也就是蒙军在安丰失败半年多之后,蒙古大帅察罕率蒙军再次大举进攻两淮,蒙军号称80万大军,包围了庐州(今安徽合肥),意图攻破庐州,然后以巢湖为基地训练水军以渡过长江。

这一次蒙军作好了更加充分的准备,攻城的器械是数倍于当初进攻安丰时候的器械。然而,注定蒙古得不到好处的就是,杜杲因守安丰有功,升任淮西制置副使兼知庐州,制置副司的衙门,就设在庐州。

如同半年多前安丰之战,蒙军与宋军都兵来将往地斗着攻守器械,蒙军为了阻止宋军增援,筑了一道六十里长的土墙将庐州围起来,但最终也给杜杲毁去,蒙军继续用炮攻击庐州,但是杜杲这次利用庐州城内充足的物资,再上次设计的木楼的基础上加设炮楼,与蒙军展开炮战。如此这般的攻守战进行了一段时间之后,蒙军知道无法攻下杜杲防守的庐州,只好撤围转而向东进兵。

然而这时的杜杲手中的兵力,已经不是安丰时候的那点兵力了。杜杲等蒙军撤走大半后,乘胜开城门袭击蒙军后军。宋将陆旺、李威率两百敢死将士直插蒙军后军,打败了蒙军。杜杲指挥其他宋军追杀了数十里才回军。又派吕文德、聂斌等率水军扼守淮水,使蒙军无法继续南下。此战之后,杜杲因功升淮西制置使。

第三年,蒙古军又大举进犯,杜杲趁其征途疲乏,命子杜庶及统制吕文德、聂斌监军,自外出击,连传捷报27次。朝廷得报惊喜,升杜杲为权刑部尚书,他恳辞。淳祐元年(1241年),杜杲再三请辞,朝廷授予工部尚书,以直学士职退休。

淳祐二年(1242年),蒙古军又大举南侵,杜杲应诏为官,任太平州(今安徽当涂)知州,不久提拔为华文阁学士、沿江制置使、知建康(今江苏南京)府,行官留守,节制安庆(今安徽安庆市)、和州(今安徽和县)、无为(今安徽无县)三郡。在真州(今江苏仪征)又大败元军。淳祐四年(1244年),杜杲进敷文阁学士,升为刑部尚书兼吏部尚书,升宝文阁致士,最后进龙图阁。杜杲晚年专意理学。淳祐八年(1248年)病故,享年75岁。朝廷赠开府仪同三司。

王彦--南宋将领,“八字军”首领。字子才,上党(今山西长治)人。

建炎元年(1127年)为 张所部都统制,率7000兵渡河抗金,入太行山创建八字军,发展至10多万人,屡创金兵。后在川陕地区与金兵及 伪齐军作战。绍兴七年(1137年)解兵权出知邵州。

王彦(1090-1139),字子才,高平人,宋代名将。年轻时性格豪放,爱读兵书,赴京师,隶弓马子弟所,经宋徽宗亲试,任命为清河尉。先后随大将种师道两次入西夏,立有战功。金兵攻汴京,王彦弃家赴京讨金兵,被河北招抚使张所看中,破格提拔为都统制。

建火三年(1129)九月二十一日,王彦率岳飞等11将7000人渡河,打败金兵,收复新乡县,金人以为宋军主力来到,便出动几万精兵将王彦军队团团围住。王彦看到众寡不敌,突围而出,转战几十里,入共城西山,派遣心腹联络西河豪杰,共同抗金。金人立重赏捕杀王彦,王彦为预防发生意外,夜里经常换地方睡觉。部下为他抗金的一片赤心所感动,都在面上刺"赤心报国,誓杀金贼"八个字,决心随王彦抗 金到底。不外,西河忠义民兵首领傅选、孟德、焦文通等都来归附。队伍扩大到十几万人。金欲派一首领功王彦,首领赶紧下跪,哭诉:"王都统的营垒坚如铁石,不好打"。金人又派骑兵截杀王彦粮道,王彦早有准备,杀得金兵逃窜。王彦派人与东京留守宗泽联系,约定日期,大举伐金。宗泽召王产议事,王产领兵一万渡河,金人派重兵尾随,但始终不敢交战。王彦到汴京,宗泽非常高兴,布署王彦部队驻兵近郊,保卫汴京,王彦将部队交给留守司指挥,带亲兵赴杭州见宰相黄潜善,汪伯彦,要求朝廷出兵北伐。黄、汪是投降派的代表人物,对王彦慷慨陈辞极为反感,便向皇帝建议,下旨反对,任王彦为御营平寇统领,位在投降派范琼之下。王彦托病不就。年底,张浚出任川、陕、京、湖宣抚使,举王彦为前军统制。

建炎四年(1130),金大将娄定带兵占领潼关,张浚在汉中召开军事会议,打算在富平与炎安决战,诸将表示同意,唯有王彦反对,他说:"现在陕西兵将,上下之情皆末相通,如果打了败仗,会导致五路丢失。不如屯兵利、阆、兴、洋四州,坚守阵地"。张浚不听,王彦便要求到地方任职,于是改任知金州。时局变化如王彦所料,张浚兵败富州,经原等地统统丢失。

绍兴元年(1131),王彦先后平定了李忠、桑仲等部,李忠逃奔刘豫,桑仲部下所杀。是年冬天,王彦与关师古打败伪齐郭振率领的数千骑兵,活捉郭振,收复了秦州。绍兴三年,多兵大举进攻齐豫的西南部,二月,金兵攻打饶风关,王彦与吴阶联军抵抗失利。五月,王彦打败刘豫的部将周贵,收复金州。绍兴五年,改知荆南府,那一带由于战乱,荒地很多,王彦从四川购买耕牛近2000头,发给官兵,营田850公顷,改善了军队给养。此后,宋、金战争进入相持阶段,南宋朝廷中主和派逐渐占了上风,解除了王彦的军职,改任地方官,高宗还亲自召见他说:"因为你善于管理百姓,所以让你担任行政长官"。这位抗金名将在忧愤中离开了人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