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村庄

本文地址:http://v2r.cn/ce98e104fb416b15/


如果从卫星地图上看,鲁西南大地平坦辽阔,上面密密麻麻地布满了村落。我们村就是其中一个。这片土地沃野千里,气候湿润,风调雨顺,极适宜农业的发展。但又有传说,认为这里原是一片汪洋泽地。这也或许可能,因为“菏泽”这个名字里,也依稀暗示了这一点。但这片泽地,是本来即有的,还是因为黄河泛滥而不定期造成的,则暂无定考了。

山东旧影

菏泽古名“曹州”——这一名字沿用至今,尚有“曹州牡丹甲天下”之号称——我们村庄,即在曹州府北二十华里处,东西南北不逾二里,便是其他村落。村与村之间是分属两村的耕地。与许多村落一样,我们村据说也是明初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下迁移至此。当时是吕氏二兄弟,至此已是潦倒至极,乃被邻村邓氏人家收留。后二兄弟择定现址,奋发有为,垦了地,盖了房,娶了家室。兄弟二人一东一西,后各延嗣众多,成了一个千人大村。至今,这一东一西的格局依然保留着,以我家胡同为界,可分为村东与村西,号称“东院”和“西院”。东院各家之间在血缘上更亲近一些,西院类此。我们家的近族俱在东院。

山东旧影

我们村在周边来说,是较大的,经济状况也较好,近村的姑娘也都是愿意嫁过来的。这不得不归功于先祖择址时的明智:村西是菏泽通往鄄城的主干道,村北是洙赵新河,村东和村南则是大片的耕地。这种格局利于交通,灌溉方便。所以我们村的农田从来不怕缺水,村民进城入镇也极便利。无论是古时的农业生产,还是近时的发展经济,兴办小型加工厂,都占尽天时地利。

山东旧影

村西集中了几乎所有的公共设施。有一所小学,原极富盛名,邻村的孩子都来就学,母亲即执教于此。有一座宗祠,年年举行祭祖活动,远近的吕氏人家也来祭拜,乃至外地亦有吕氏人家前来认祖的。还有一座不大的龙王庙,是有一年出现了一条灵蛇,村民便在它盘踞之处盖了一座小小的庙坛。我儿时曾亲见几位老太太拿了红纸或黄纸,在庙前的香柱上来回晃动,上面便出现一层粉尘,乃是龙王赐的灵药,老太太便当场吞服了,据说能治百病。后来村民兴办麦秸打包加工厂,亦在村西靠近大马路的地方,便于为城内的造纸厂运输。

山东旧影

村中尚文崇武风俗亦盛,春联以前都是村民自己写的。近春节了,便见村民满脸的欢喜与满意,手中提着艳红的联纸,上面是刚写好的大字,浓墨闪着亮光,从这家出来,入了那家去。农闲时,村中便会办起两三个武场,在谁家宽阔的院子里,扯了亮亮的电灯,由几位老人家执教,一帮子弟前来学习。刀枪棍戟,一应俱全;洪拳梅花,一套套打下来。长枪对单刀,耍得既好看又惊险,眼见得要戳上了,那刀轻轻一拨,化险为夷,紧接着又抢上前去,直逼对方。我在一阵惊吓之后,得知每个动作都是有特定套路的,对方如何出枪,我方如何应对,都是编排好的。这又让我如看戏一般,觉得失了武术的真实。

村里也出息了几个人物,有在北京从政的,有在南方经商的,有读了名校博士的,也有在地方上小有名气的,不一而足。但村中老人总是感叹,说本村从未出过大人物,以后怕也不会出的,因为这是命数被坏掉了。传说,邓氏见他们曾经救济过的吕氏竟然一日比一日繁盛起来,便起了嫉妒之心,将吕氏的祖坟刨了。竟见里面泥人泥马,泥车泥轿,满满当当,成群结对,乃是吕氏先祖成了仙,要去赴任。但这一刨就全完了,吕氏的命数便被破坏了,极难再以养成。所以后世两村便有了怨结,常为地头水源等事发生斗殴。这个传说自不必当真,但也恰好说明了村与村之间为争抢有限的资源,而结下的恩恩怨怨。所谓刨祖坟一说,极有可能是吕氏对邓氏开拓耕地而发生的附会,因为吕氏祖坟正在村东,与邓氏耕地比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