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我们如何捍卫私人生活

本文地址:http://v2r.cn/d0270c11f8c968bb/
洪晃

今年的6月1日是周五,我这天的工作从早上9点30分开始,到晚上8点结束,等我到家,女儿已经睡觉了。第二天早上她说,妈妈你必须给我买礼物,因为昨天是儿童节。这句话让我郁闷了一个周末,里面有太多问题。

首先,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女儿认为礼物是庆祝她的节日的第一方式。我是欠她,但是我更多的是欠她时间,不是物质。我和其他家长一样,养成一个坏毛病,用物质来弥补时间。明显,她已经习惯了这一切。很糟糕的迹象。

其次,她已经不要求我陪她,只是要求我用一个玩具证明我欠她了。我是物质可以代替的。这个真的很糟糕。而她跟她爸爸却不是这样的,爸爸在家办公,她每天放学第一件事情就是找爸爸玩闹一会儿,爷俩热热闹闹,我一进门就跟家长回来了似的。

美国有个社会学家阿利·拉塞尔·霍克希尔德的故事书,讲一个大力士的孤儿女孩。仔细想想,我和她最多的共同语言都是讲这本书里的主人翁。

但是我还不是最坏的,有比我更缺席的母亲。我发现阿姨带大的孩子经常用哭来解决一切问题,因为保姆最怕孩子哭,似乎孩子哭就是她们失职了。我还发现有的家庭是随时随地都要有一个排的人伺候的,不管去哪里都有一个排的随从,浩浩荡荡的。小阿姨、小老师、小司机、小助手... ...这些毫无生活经验的孩子在承包着一部分家庭生活。问题是有些缺席妈妈并不是职业妇女,而是全职太太。她们平常把孩子扔给保姆和家庭教师,自己出去吃吃喝喝、搓搓麻将、做个指甲、美个容,连运动都是被按摩师代替掉的。

我们生活中,外包的项目越来越多。劳动不再是光荣,自己动手做点什么成了失败的象征。这种生活在改变我们的价值观念:劳动不光荣,赚钱才是高尚的。以此推论,贪官污吏是最高尚的人,因为他们真是不劳而获;其次是各种大款,看不见他们动手,动动嘴,钱就来了。这才叫本事。都市的中产阶级属于干多少活儿挣多少钱的人群,虽然越来越多,但真是一群高不够低不就的丝。而真正动手干活儿的人,就是“人民”,他们却成了社会的边缘分子,成了放弃自己家庭去承包别人家务活儿的人。

我不想让我女儿接受这种价值观念,如果我不去当一个更好的妈妈,她就避免不了这个社会给她的烙印。她会越来越物质,今天一个玩具可以代替妈妈一天的时间,明天一条裙子就能代替一周的假期。所以我决定,带孩子,写东西。从头开始,一切都还来得及。(摘自《我们如何捍卫私人生活》推荐序)

阅读更多“洪晃”的文章:找妈型男人和找抽型男人、王安忆说得比公知好、难看女人千万别贤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