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告诉美芽我爱她

本文地址:http://v2r.cn/d0b524b9e68c27d0/
凌霜降

不要联想到那个人尽皆知的坏儿童小新,也不要联想到那个有点可怜的妈妈美芽。因为这个美芽比那个美芽要可恶很多倍,而我这个小新要比那个小新乖无数倍。

可是美芽还是很不满意,很多人,包括我们的亲戚和邻居都觉得美芽提早进入更年期并无限延长了N倍。美芽甚至非得让我直接喊她的名字美芽而不是妈妈。

她不允许我把她喊老了。

可恶的美芽还曾把我和一个MM的聊天记录打印成稿在左邻右舍中发放了N份,然后告诉别人说:你看吧你看吧,上网就这个坏处,我家小新居然都成了40岁的 老男人,还去骗人家小女孩的感情,多坏!一时让我在小区里再无立足之地,天天上学放学都像一只过街老鼠,甭提多丢人了。其实我只不过在安慰那个据说 父母离异天天想着自杀的小女孩才拌成熟。我招谁惹谁了呀!

我知道美芽惟恐天下不乱,八卦多事到能把芝麻绿豆大的事儿说成是世界末日。可我是她儿子,她怎么忍心,拿她儿子的私生活作为她的八卦佐料?

我17岁了,可比一个7岁小孩更没有任何自由。这样的生活让我自己觉得我很快会身心发育不健全,然后成为一个和美芽差不多的疯子,至少我很多时候认为她是个疯子。

从小到大,我极少让美芽出现于我的学校生活。我甚至不喜欢提到我的妈妈,宁肯别人在背后偷偷地说梁小新是不是没有妈妈呀?没有妈妈不是什么可怜的事情,有一个像美芽这样神经质的妈妈才是人生最大的不幸。

我的哥们儿小蔡告诉我,我因为寡言成了全班女生眼里的忧郁少年。其中还包括了小蔡最欣赏的杨意柳。

正说着,小蔡忽然停了下来,然后很风骚的喊:杨意柳,我们在这儿。晕, 我们只穿着泳裤又还没有下水,小蔡这家伙也不怕难为情。我不习惯穿的这么少的时候在自己很有好感的女生面前出现,那感觉比较丢脸。

嗨,小新!杨意柳走近了,向我打招呼。她穿着小吊带裙子,很可爱的样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有点慌,刚想说什么,我的脚下却不是很配合的滑了一下。结果,我虽然没有很丢脸地滑倒在地上作四脚朝天状,但也很没脸面地掉到了游泳池里喝了好几口水。偏偏在水中还听到小蔡叫:晕。见到女生而已,你不用这么丢脸地用摔倒作为回报吧?

游泳池事件后,小蔡提议一起去喝东西。吃冰的时候,我们相谈甚欢。忽然 发现杨意柳比想象中要可爱的多。走的时候她说:以后游泳叫上我啊,和你们在一起很开心。

小蔡很爽快地满口答应,我则左顾右盼地看周围是不是有美芽的眼线。有时 候我觉得自己简直是生活在万恶的旧社会里的地下党人,时刻警惕着以美芽为首 的特务的监视和迫害。

路上,我拿出MP3听英文的时候,小蔡扯过去:我说梁小新,你那么用功做 什么呀?你成绩已经快成状元了。我懒得理他,难道我要告诉他我就是要考到离 这里最远的地方去远离可怕的美芽?

 

第一次发现回到家里竟然半个人都没有。赶紧打了老爸的手机,不通。坐了好一会,怎么也想不起美芽的手机号码。8点,我啃完了第二包方便面,门仍然没有什么动静。9点,电话终于响起,是美芽在那边哭:小新,我们在医院里。爸爸今天被车撞了。

我一阵眩晕,赶紧问地址,偏偏美芽只顾着哭,半天没说出一个字来。我只好挂了电话,查来电号码,然后把家里的存折和钱都带上跑出门。果然, 不用指望美芽会在出门的时候懂得带上这些东西。八成是医生在急救,她在外面哭,然后发现忘记带钱了哭得更厉害了。

完全晕掉,唉!

忽然发现手术室外面的走廊很空,很长。美芽还在哭。声音在走廊里来来去去,让我烦躁得像一颗将爆的炸弹。妈,你能不能安静一点?我试图 让她安静,她却哭得更厉害:混蛋小新,都怪你。今天和谁去吃蛋糕?一个高中生,你居然就学人家约会。都怪你。我想过去找你问清楚,害你爸爸被车撞倒。混蛋小新!

我完全呆掉。不难想象一定是美芽发现我和杨意柳在吃东西然后冲动 地穿过马路,再然后,我可怜的爸爸为了救她不幸被轧于车轮下。      刘美芽!你给你身边的人儿一点安静,给自己一个机会好不好?你就不能控制一下你的好奇和冲动?就不能像一个真正的大人一样成熟一点吗?

或许,美芽从我出生到现在,都不曾见过我这样吼她;更或许,我这个儿子 这样的态度让她感觉到害怕。她忽然静了下来。

而我却没法儿安静下来:你想过没有?你这个样子,给我和你身边的人 多少压力?你以为你还是一个15岁的小姑娘吗?你不能稍微做一个象样一点 的妈妈吗?你已经38岁了,不是18岁,我是你的儿子,我才是18岁,我需要一点点健康长大的空间和自由。

当我说完的时候,美芽的眼睛,就像我是她不共戴天的仇人,又像我是 迫害良家妇女的黄世仁,看了我好一会儿,直到我的心里发毛得够格之后,她才“哇”的一声大哭起来。我目瞪口呆,我早就应该知道,不能和美芽说 任何道理。于她来说,任何道理都是废话一堆。

我在路过的护士们很鄙视这个不孝儿子的眼里发誓,我绝对地绝对地 要远离这个女人。尽管她是我妈妈。

我每天往返于医院和各种补习班之间。美芽很多时候不愿意去医院,她认为医院的气味很奇怪,让她难受。她只是在邻居之中,不断的对人说因为发现我早恋而冲出马路,爸爸为救她而住院的事情。她不断地说不断地说,像祥林嫂一样。邻居和我都习惯了她的这一种行为,很难得的是原来世间还真 有那么多无聊的人陪着美芽一起说这些事。

爸爸很幸运,但也要一个月之后才可以出院。美芽宁愿跟踪我,也不愿 意去医院照顾爸爸。我自然再不敢,也没有空约上小蔡和杨意柳去游泳。一来美芽总在跟着我,二来我要照顾爸爸。

爸爸出院的那一天,美芽终于亲自到医院来接他。美芽打扮的很漂亮,在坐在轮椅上的爸爸身边转圈:我漂亮不?爸爸很高兴的笑着说很漂亮。我站的远远的,冷冷的看,幸好美芽没过来缠着我,要我赞美她漂亮。

我忽然很同情爸爸,他需要多大的耐心,多深的爱情,才能容忍一个 像美芽这样的妻子?

终于到了高三,忙得已经没有时间去和小蔡聊漂亮女生或者谁暗恋谁。我只想考一个远离广州的大学,这是我心中唯一的目标。

美芽仍然对我的行为时刻注意,她从来不问我的功课好不好,她只是 一如既往的翻我的笔记,偷开我的电脑,试图破解我的QQ密码,诸如此类。有一天,她对着爸爸哭,她说:小新都不让我了解他。小新好象在恨我。 我听到爸爸在叹气:美芽呀,你什么时候才会好呢?

 

高考前一周,爸爸说要带美芽去旅游,居然就真的去了,也不管我这 个儿子正在经历人生最大的考验。

收到中大录取通知书的时候,爸爸很高兴得买了葡萄酒。美芽很快喝 醉睡了。我想幸好美芽喝醉的时候是安静的。爸爸说:小新我以为你会考到北京或者什么地方去。我拍着他的肩膀说:爸,你辛苦了,以后我 会和你一起照顾美芽。爸爸显然有些惊讶:小新?

是的。我知道了。美芽在我1岁那年,因为抱着正在发烧的我赶去医院 从楼梯上摔了下去。我没事,美芽的头却撞伤了,甚至伤及神经,智力衰退 到只有15岁。我说:你们去旅游的时候,我收拾房间发现了诊断书。 爸爸,对不起!     没事!爸爸哭了。

 

母亲节的时候,爸爸带了美芽到上海去看医生。

我打电话去,美芽不愿意接。爸爸说她在海滩上玩螃蟹玩的很开心。

我只好说:爸爸,我爱你。然后我说:告诉美芽我爱她。

后来爸爸说,美芽一边玩螃蟹一边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