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精神分析疗法究竟有没有用?

本文地址:http://v2r.cn/d3c507a96cbfe8b5/

译者:xforange

作者:GERALD SCHOENEWOLF

多年来,精神分析能否对病情产生疗效遭到了许多人的质疑。最近几年,精神分析尤其受到攻击,因为许多抱怨长期治疗方法的保险公司控制了心理治疗领域。那些进行精神分析心理治疗的相关人士则有力地宣称,精神分析性心理治疗的确能对病人产生效果。他们指出,病人在社会交往、自尊心、工作关系以及其它方面都得到质的改善。而且,自弗洛依德以来,成千上万的治疗记录可以证明心理治疗获得了成功。

然而,对于心理治疗方法的有效性来说,一个严峻的考验是如何在各类研究中获得确凿的证据。事实上,最近的两个研究为精神分析方法的有效性提供了证据。

《美国心理学家》(由美国心理学会出版)2010年2-3月刊上一篇由Shedler所开展的研究检验了一系列治疗的结果,这些治疗利用心理动力学的心理治疗方法来解决不同种类的心理障碍。这是一个元分析,覆盖了全世界范围内已经进行的研究。它的结论是,心理动力学的治疗效果与其它心理治疗方法一样效果显著。这些心理治疗方法已经有经验性证据的支持,如CBT(认知行为疗法)。

先于这个研究的是一个由Leichsenring和他的同事进行的短期心理动力治疗研究。这个研究发表在2004年的《普通精神病学汇刊》上。它随机考察了17个受到观察的治疗案例。这些治疗针对抑郁症、暴食症、创伤后应激障碍、广泛性焦虑障碍和各种人格障碍。他们通过Hamilton抑郁表值和其它类似工具对结果进行评估并发现,与那些候诊的病人或是没有接受心理动力治疗的病人相比,这些案例中的病人其症状有所改善。

当然,近年来大部分的心理治疗师,包括大部分心理分析师,都使用综合疗法。因为没有一个方法适合所有人。在我38年的心理治疗生涯中,我会同时使用行为疗法、认知疗法和心理分析疗法。我有时候发现,有的病人需要同时使用这三种疗法,而且三种方法的同时使用会产生很大的影响。

一位患者可能长期以来对配偶怀有一种愤怒的情绪。这位配偶可能正在遭受各类抑郁的折磨,这些抑郁带来了情绪障碍并导致配偶无法工作。如此一来,关乎收入的所有责任都落到患者身上。在认知-行为层面,我会鼓励病人将注意力放在当下,也就是说,强调配偶不是因为“配偶太懒惰”而不去工作,而是因为情绪失调。

在行为层面,我可能会同患者讨论远离愤怒的重要性,提醒患者愤怒会导致健康问题。同时,在精神分析层面,我会将注意力放在移情上——患者对父亲怀有的尚未解决的愤怒被转移到了配偶身上。所有这些方法对患者新情况的产生都是必须的。

然而,精神分析治疗中,最为关键而又贯穿始终的因素是患者与心理分析师之间的关系,这使得它成为治疗中最重要的一个形式。通过病人在分析师面前完全坦白自己的思想和感觉,病人学会理解自己,也学会理解他是如何将自己与分析师(由此而推及其他人)联系起来的。这个直接的方法可以触及到患者的核心问题。在这个过程中,通过面对直接的效果,患者占用战胜错误解释(认知障碍)。

有一次,一位患者在最初几个星期的治疗中都不说话。在她长久的沉默中我会问“你现在在想什么呢?”。最后,这个患者终于开口,讲述了她成长过程中父母是如何指责她的。在治疗中,她将父母投射到我身上。如果她告诉我的信息比较多时,她就害怕我会指责她。她也意识到她把与其它人的关系变成了与父母的关系。这样,精神分析的方法从一开始就帮助她解决了最核心的问题。

然而,方法并不是治疗的关键;人才是治疗的关键。方法只有碰到善于使用他们的人时才变得有效。如果你能与患者建立一个良好的治疗关系,他或者她通常会变得更好,不管你使用什么样的方法。如果医患关系不好,那么没有什么方法能够见效。

综上所述,最起码的事实是,的确有证据显示心理分析治疗是有利的。当治疗按照它所需要的方式和病人所需要的方法时,它的确是有效的。

通常对疗法有效性的怀疑不在于疗法,而取决于个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