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还原1898年“戊戌政变”的历史真相

本文地址:http://v2r.cn/e5a3d4102e14c256/

“原来的叙事模式有严重的问题,我们带有政治目的地去扭曲了这段历史。在意识形态的作用下,这段历史被‘妖魔化’了!”讲座中,马教授根据自己十几年的晚清史研究,提出了不同于教科书上说记叙的晚清史学观,打破对晚清历史“腐朽“的认知,重建晚清叙事模式。

教科书上的“戊戌政变”是杜撰

晚清史中轰轰烈烈、振奋人心的“百日维新”最终被以慈禧太后为首的顽固派所镇压。在袁世凯告密后,慈禧把光绪痛骂一番,并将他囚禁在瀛台,自己重掌大权,而后将谭嗣同、杨锐、刘光第、林旭等6人押赴菜市口开刀问斩,百日维新到此结束。这就是历史教科书上所说的“戊戌政变”和著名的“戊戌六君子”。

“教科书上的‘戊戌政变’完全就是在杜撰历史!”马教授愤愤不平的说道,通过自己这些年的研究,他对这场政变有着自己的看法。

“从来没有见过慈禧,只见过光绪帝1个多小时”的康有为,一走上政治舞台就反复强调“皇上无权”,大权落到了慈禧手中,作为维新派的代表,他们要救皇上于水深火热中。于是,康有为暗中策划着一场政变。

有一天,光绪帝因为和慈禧在免掉礼部干部的问题上发生了“言语冲突”,光绪帝请来当时军机章京上行走的杨锐出主意,希望他能够帮忙想出一个“可以让老一辈人”放心的改革之方。杨锐在获得了皇帝给的“免死诏书”后,说出了“康不去,世不兴”几个字,建议光绪帝把当时改革太激进的康有为逐出北京,以缓和内部矛盾。光绪当时听了杨锐的建议,并让他以“派康前去上海办报”的理由将康有为迁出北京。

杨锐事后将皇上的口喻告诉了当时和康有为政见一致的林旭,并由林旭再转达皇上旨意。可是,林旭却传达了错误的信息,让康误以为是皇上已经被慈禧关起来了,还在关心着他,让他快快离开北京。康有为在感动之余,决定不能这么走掉,要救皇上出来,于是联系谭嗣同准备发动自己酝酿已久的政变。

谭是江湖中人,当时就召集了很多“大刀”王五之类的人物,准备救皇上。在事情败露后,谭嗣同面临一死,他却无畏地说“各国变法无不从流血而成,今日中国未闻有因变法而流血者,此国之所以不昌也。有之,请自嗣同始...”。然而这句话,马教授却认为其真实性有待进一步考究。

谭嗣同为什么不像康有为一样离开北京呢?“那是因为作为一个江湖中人他不能走,他不能在看到他请来帮忙的朋友们都死后,还安然的苟活着,”马教授如是说,他认为历年来人们都太过于美化谭嗣同的革命形象。

慈禧:中国历史上最不幸的女人

“慈禧其实是中国历史上最不幸的女人!”马教授说到,26岁丧夫的慈禧,做为一个寡妇,带着独生子同治帝活在大清王朝的纷争中,而且不幸接踵而至,在慈禧40岁的时候,同治帝也离开了。青年丧夫、老年丧子的慈禧饱尝着鳏寡孤独,而她却仍旧要昂首面对整个大清。

很多人都认为慈禧对光绪过于严格,马教授不否认这种观点,但他觉得慈禧之所以这样做,“是走了两个极端”。

慈禧在过去对同治是“太溺爱”了,以至于同治帝17岁的时候拿到大臣们的奏折都断不了句。更为严重的是,同治帝小时候就跟着一群小太监不学好,出去逛北京南城的“红灯区”,为了避免在名窑碰到他的“众爱卿”,小同治只有去逛低等的窑子。17、8岁的同治就染上了性病,以至于在他21岁死时,下身溃烂。

慈禧失去了她唯一的孩子后,将自己妹妹的孩子,也就是当时4岁的光绪过继了过来。“为什么慈禧会打光绪?”马教授坦言,自己在琢磨了很多年后,发现慈禧在同治帝死后,已明白溺爱的下场,于是走了另一个极端“领养过来的孩子不能再溺爱!”但是,尽管严格,“慈禧确是将光绪‘一把屎一把尿’的带大的”马教授说。另外,对于光绪被慈禧毒死的说法,马教授也不甚赞同,他经过研究,认为他们都是死于久病,而慈禧更是因为光绪的死,而加深了病情。

袁世凯没有告密

“我们对袁世凯的认识实际上是采用了一种‘逆推法’,因为他的复辟,所以他之前的一切都是坏的,”马教授说,当时谭嗣同确实找到过袁世凯,希望他帮助他们发起政变,但袁世凯是“有密可告”,可是却“没有告”。

没有告密的原因,马教授认为有二。首先,当时作为清政府“高干”,他根本就瞧不起这些书生,认为他们根本就不可能成功;其次,当时的袁世凯正忙于第二天的“谢恩”仪式,根本无暇顾及其他事情。“我们不能倒放历史!不能因为政治的需要而撰改历史”马教授说到。

“我们对晚清的历史,要怀有敬意、激情地去看待,要跳出政治形态的圈子,去认识真正的历史!”马教授反复强调着这句话。另外,马教授也认为,中国的历史教科书也需要更趋向事实。

怀着敬意和温情回顾历史

“我是希望大家对我们的历史教科书有一个全新的考虑——怎样让它更合乎历史的真实。”

自古以来“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话语权总是掌握在胜者手里,也正因如此才有了呈现给人们的1840年以后被“妖魔化”的清政府。马教授说,从洋务运动开始的30年,中国大量学习西方的先进科学技术,经济有很大的发展。有外国学者称,1891年中国在国际经济体制上的份量甚至比过今天。1883年中法越南战争,中国在战场上打败了法国却签订了不平等条约,将附属国越南让给了法国,也就是所谓的“不败而败”。而到了1894年,针对同样是附属国的朝鲜,中国却敢于对日本说“不”,选择“打”,是因为这期间中国有了一定的经济积累,国力上升。

关于为大家所熟知的、使中国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程度大大加深的《马关条约》,马教授也有不同的说法。他认为,对于当时的中国,赔款是担负得起的,对于割地,台湾是当时中国走私最严重的地方,割让台湾在一定程度上是甩掉了包袱。所以《马关条约》的损失并不大是很,它真正的影响是给当时的知识分子的震动,让康有为等人认识到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是不够的,更要学习西方的思想和制度。在这批知识分子的煽动下,1898年上演了一场大规模的政治变革。康有为主观臆断光绪皇帝没有实权,就策划了一场武装政变,包围慈禧太后,要求其交权于光绪。马教授形容它为“近代版的玄武门兵变”。而这与教科书上的西太后发动政变的说法也是大相径庭。

历史最大的价值就是可以照亮未来。

《中国历史的侧面Ⅱ:近代史疑案的另类观察》作者:冯学荣

当当搜索“中国历史的侧面”即可了解详情!

公众号搜索:小马连环 查看各类历史小说最新连载!

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bocaiya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