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黄河边湿地公园爱情断想

本文地址:http://v2r.cn/ee98285ff120aeb7/
张筱

黄河边湿地公园爱情断想

◎ 张 筱

“你晓得天下黄河几十几道湾哎?几十几道湾上,几十几只船哎?几十几只船上,几十几根竿哎?几十几个那艄公嗬呦来把船来搬?

我晓得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哎,九十九道湾上,九十九只船哎,九十九只船上,九十九根竿哎,九十九个那艄公嗬呦来把船来搬。”

这是一首朴素、短小、精悍并具有鲜明形象的民歌,它一直在黄河沿岸西北大地遥唱。“天下黄河九十九道湾”正是这“船夫曲”中的一句唱词。也正因这九十九道湾,千百年来一直传唱着黄河绝唱,一直传扬着黄河绝恋……这九十九道湾中,有一道湾在进入兰州时拐了一下,就拐出了不一样的风情。湿地公园,就这样恬静地呆在兰州的黄河风景中,就这样绝唱着水岸风情。

今年九月中旬,十一月初,我有幸两度踏进温地公园:苇草、蒲草自在而安详,亭台、拱桥朴素而雅典,长长的木板桥若长长的琴键没入风景深处,水泊里盛开的莲若爱情一样灿烂。翩翩而舞的野鸭,引颈高歌的白鹅;还有小径旁边姹紫姻红的格桑花、蜀葵星罗着自然的野性……这些顺天然之势而成的苇草、水泊,加上精心布置的建筑物点缀其间,再加上随意种植的花草、牧养的一群白鹅、随时自由地来去的野鸭水鸟,它们一同构成了湿地公园的风情:宁静、淡泊、祥和,灵性中充满野趣,水韵花香中飞动着浪漫。这样的地方,是最容易产生爱情的地方。自然,这一感知从与我擦身而过或迎面而来的一对对牵手徐行的情侣、从他和她满脸流溢的幸福之色与眉目间跳动的甜密之情,就极易看出。由之,我称其为湿地公园的爱情。看着情侣们亲昵的表情时,我一时间也不由脸热心跳,不由自主地坠入对爱情的回味……是呀,还有什么地方,还有那一方天地,能比湿地公园的天然天生浪漫,更适宜爱情的生发呢?湿地公园的爱情,没有奢华气色,没有酒精迷醉,更具天然本色,更接近爱情的真意原味。在这儿,散发、流溢着古典爱情的温婉、典雅、纯粹、迷人、浪漫……

九月时苇子青青。漫步在其间,《诗经》中的爱情诗《秦风·蒹葭》就自然在心间流淌开来: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所谓伊人,在水一方。

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凄凄,白露未日希。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随着诗句的悄咏,一幅幅珍藏于心底的画面,就浮现在眼前,让人进入如梦如幻、如痴如醉的幸福境地。极至恍然梦醒,那丝丝甜蜜,还存于心底不甘隐去。感慨一番之后,也会失笑自已:老夫聊发少年狂……于湿地公园,知道得很早了。大约在四五年前,就知道有这样的一处风景。记得那回在安宁陪朋往回返途经银滩大桥时,还站在桥上拍过一组照片。收入镜头的,是弯曲的木板桥、亭子,还有如镜的湖水;看不到苇子青,只有风景边缘稀疏的柳树显露着些许柔媚。眼里看到的是人工造成的景致痕迹,没有天然的美感。这样的一方景致夹在两岸高高大大的建筑群中,显得是那样渺然、颓唐,与黄河风情线上其它的景物诸如黄河母亲雕像、水车园、龙源等处,它确实显是枯燥而乏味。没想到过了几年,湿地公园会以如此的婀娜多姿与我邂逅,这多少让我感到惊异。

大片大片天然野生的芦苇,是湿地公园最生动的表情。由之我想到了这几年兰州的生态环境变化,的确比十多年前要好得多了。黄河边上,苇草、香蒲丛生的自然野趣在多处都能见到。特别是南北两面山的绿化,近年来俞加显示出不断治理的良好效果,正在影响、改变着兰州的气候小环境。北山的柏或南山上的松与槐,正是这样一些树木、树林,正是许多的植树人与护林人,才让这两山的绿日渐浓郁。突然地想到,一个护林人与一位姑娘上世纪八十年代的爱情故事。其实这个故事,源自于我写的第一篇小说,当时在省文学刊物发表的《燃不尽的篝火》。小说是虚构的,可是小说中男女主人公的爱情、爱情观,却是那一个时代的爱情。当然,也是我们逝去的那个青春年代的爱情观,为了高尚的爱情,会不顾一切的阻挠:社会的、习俗的、家庭的。它是超越于功利之上的,最完美的爱情。

再进入湿地公园时,已经是十一月了,时节正值霜降后立冬前。早上正往公司走,就接到同事电话,让我拿上相机,说湿地公园景色正美,开完会后顺便到湿地公园拍照。也许是潜意识的作用吧,半个多月一直没有随身带相机,那天出门时,却想带上,结果还没到公司,同事就电话相告。这一件小事是偶然中的必然,还是必然中的偶然呢?我想是偶然,也是必然吧。开会的地点在十里店桥旁边,距湿地公园很近,上次是开完会议去的,这次亦然。可谓是忙中偷闲,难得地放松一回。从开放式的公园门口进入,踏着台阶移步时,远远就看到天地间几重不同的色彩,层次分明,景色撩人。纷纷扬扬的白是一层,金黄色泽是一重;嫣红一层,青绿一重。四层分明的色彩,倒映于水面,层次更加深蕴。是呀,这回见到的不再是芦苇青青,它已是炫然黄色,白色的荻花已然早在上端纷纷扬扬;水畔大片大片的蒲草,从叶梢也在往下慢慢地裼黄,乍看过去泛动着秋深的红韵,可是水上面的茎还绿着。正是它们显现的不同色彩,构图着湿地公园的风姿形彩。让人叹自然四季变换之快、概草木不同时令的妩媚。相机一次次定格,快门一回又一回揿动。这一次与同事一行五人漫步在湿地公园当我为他们拍照时,透过镜头,我仿佛看到了他们的爱情。镜头中四个人,从上世纪60年代出生到80年代出生者俱全,不同的三个年代中人,他们的爱或者爱情观已悄然发生了变化,爱的行为方式也不可避免地发生了变化,但不可否认的是,他们对爱的追求、对爱的渴望都是一统的,也可以说是无差异的。这是人性中与生俱有的,只是每个人感知爱、学习爱的行为方式千差万别而已。爱,无谓是人类具有的共同的美德。

还是那些植物,亭台,浮桥;还是那方水域,风景。可是,它给我们的观感以及心灵反应,却与上次是那样地不同。又一次踏在如键的木板浮桥上,我倾听到了生命弹奏的音符、章节,它是属于我自已的,属于心灵的。我想凡是能静下来聆听的人,走在桥上,他们都能聆听到自己生命弹奏的欢乐曲吧。扭头之际,却发现荻花背后的景深处的银滩大桥高耸的桥身,如一张满张长弦的古琴正在天空中弹拨着天簌之音。瞬间,我被偶然触目的景象惊呆着。定睛再看水面上这长长的琴键,它若大地弹奏的律韵,被无数过往的生命反复漫弹;而那天空中的长弦,它昼夜被日月弹拨,回响着的是无尽的美妙灿烂乐章。此情此景——恢弘、起伏于天地间的盛大乐章,让红尘中那颗浮游的心,一时搁浅,化入风景。

2011-11-05 三合居

……………………………………………………………………………………………………………………

张 筱

上世纪六十年代生,独立写作者,中国文学网总编

本名张志明,网名九米斋主,自号三合居士,又署半破居士

二十多年来进行散文、散文诗、诗歌、小说、评论多种文体写作,创作300多万字作品,已出版自选集6种。

媒体号:九米谵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