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2R.CN·阅读之路

所谓体贴

本文地址:http://v2r.cn/f9fa3959038d3e43/
读马勒夫人阿尔玛的回忆录。马勒很爱这个美貌的小太太,维也纳第一美女才女。抛家舍业众人中,柴进最让人心疼,火上烹油也似的家业,陆地神仙也似的生涯。有些公子舍财交友,是为了弄一群半清客半奴才簇拥在身边,紧要关头给他鸡鸣狗盗,柴进最难得是热忱熨帖,从心窝子里掏的。上了山混在那起粗胚里做个鸟头领,堪称冰炭共器,哪搭寻个识家。宋江这货有时也懂体贴人的。头回与李逵吃酒,戴宗不住埋怨黑厮“你好村”,宋江却特地分付酒保,我两个面前放两只盏子,这位大哥面前放个大碗。又猜到他吃鱼吃不痛快,叫酒保切大块羊肉将上来,自替他会钞。憨子最怕人对他好,从此意输心服,便死了也做哥哥身旁小鬼。这种体贴不过兵法之一种,诡道也。又如袭人。要嫁时揣着必死的心肠,回了家见哥哥办事办得辛劳,若死在哥哥家里,岂不害了哥哥。过了门欲要寻死,又恐害了蒋家。夜间本欲不从,奈何姑爷玉函曲意承顺。两个伺候人的人,前半辈子谋生的本事就是温柔体贴,倒确实能过到一块儿去。比较可怕的是爱意不能久长,历数从前温存点点,都成如今罪状斑斑,王尔德与波西情浓时,波西患流感卧病,口味刁,不爱吃旅馆里供应的葡萄,老王遂特意买伦敦的葡萄飨之,这些后来都以忿恨哀怨的语气,被写进《自深深处》里。以及聂政故事。聂政刺侠累后,怕连累姊姊,毁容决眼,破腹出肠而死。姊姊聂荣明白他心意,但不肯领他的心意,不愿因畏殁身之诛,灭贤弟之名,遂抚尸一恸而亡。有些体贴令人下泪。我姥姥死前那天,母亲搂抱着她,让她倚在自己胸脯上,姥姥闭目半晌,轻声说,你放下我吧。母亲说,没事,这样你能舒服一点。她叹气,唉,那你可多累啊。这是她一生最后一句话。